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車過半港漁村
2007/01/17 00:56:46瀏覽1034|回應0|推薦3

杜忠全

出發到安順之前,地頭蛇捎來報告,直說市區沒啥看頭的──雖說是下霹靂的中心市鎮,其實不過尋常:“車遊市區約莫兩分鐘,路過斜塔的時候抬頭看個一分鐘,三分鐘逛完了。”到安順坐上“賊車”了,她還是這麼說。於是乎,關於如何打發白天的時間,後來我便遵照囑咐,讓帶著跑漁村路線了。

下霹靂八大漁村當中,安南河(Sungai Bernam)北岸的Hutan Melintang是最接近安順市區的──這地名源自其開發之前原為叢林地帶,而在數十年前,這是從雪州到檳城海港貨運線上的轉運港,當地華人傳說,早期大貨船入港都只能停泊在一半處,於是便喚作半港了。午後多雨的重陽天氣,我們趕在上午的艷陽裡出行,其中一人還與半港漁村淵源深厚的,但半途卻得停車問路。探得了路向又上路,我們沿著橫貫漁村的瀝青公路直去,那人才笑著告訴我們,說以前村子裡有個姊妹出外唸書時向外地同學寫下了住址,那人瞅著Hutan MelintangTepi Sungai(路名)的狐疑了半天:

“他大概懷疑,這是從大叢林跑出去的野人吧,哈!”

到半港,不是,應該是路過半港,開車的朋友決定停車逛逛。就近在半港的渡口外停車,渡口旁邊有個漁民的工作間──沿著河岸搭起來的,其原型應該就是所謂的bagan了,但不清楚那是漁民的繁忙時段還是休歇時間,我們沒見到漁船來靠岸卸貨,也不見正在勞作的漁工,只得一片寂清無聲息的。

沒有進村,我們只在渡口的周遭閒逛──帶路的人說,即使進得村子,也不認得任何人了。走上渡口,腳底下的橋板一直下傾並延伸到水平面了,才消失在濁黃的河水裡。河岸的泥地裡鑽洞又橫行的,是一隻隻的小蟹──聽說我從檳城下來,猜想對漁村景象很陌生的才是,於是她們趕忙招呼我看。其實啊,在喬治市姓氏橋的吊腳樓底下,也不難見到的,我說。說著說著,無聲無息地就來了一艘船。原先一直在渡頭的末端張目眺望的印度人,原來是等著渡船來泊靠的;他是渡船公司的人,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渡船靠穩並拉緊了縴繩,三幾輛摩托車被推出來了絕塵而去,然後朋友上前跟一位準備上船的阿嬸搭訕。她好意地告訴說,這渡船可到河對岸雪州的雙溪僑華(Sungai Tawar):

“但你們沒騎車是不行的,下了船還得走好一段路呢!”

沒打算渡河,我們只是路過半港了暫停觀景,只是這樣了。

安順歸來,半港漁民出海作業而遭鄰國“海警”扣押的新聞鬧了好一陣子。地頭蛇後來告知,那幾天接觸的一位朋友,原是在半港的魚行負責賬目的,但在事件過後,她就“只能幫著老闆收攤子結賬,然後準備回家吃老米了”,她說……

圖片說明──

1.沿著河岸搭起來的工作間,漁船在這裡靠岸卸下漁獲。

2.渡口的橋板一直延伸到水平面底下,然後消失在濁黃的河水裡。

3.沒有漁船來靠岸,漁船渡頭便成了眺望河景的觀臺。

4.停泊在河岸邊的漁船。

20061229日,星期五,南洋商報,逍遙樂專刊,地頭蛇版專欄-9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659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