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未知死,焉知生?──從史鐵生的《好運設計》談開去
2007/10/11 19:29:23瀏覽1527|回應0|推薦3

杜忠全

推薦文章──史鐵生:〈好運設計〉(收入《靈魂的事》,台北:海鴿文化,2006

近來都在重讀《中論》(青目釋本,鳩摩羅什譯),把《中論》讀累了就翻看史鐵生,看史鐵生解了疲,又繼續《中論》的閱讀。反覆的交互閱讀後竟發覺,這今古二文之間,有時居然還搭得通聯繫呢!

讀史鐵生,讀《靈魂的事》,尤其讀《好運設計》一文,史鐵生著實開了讀者一個天大的玩笑:兜兜轉轉又耗盡了心機,任想像盡情馳騁地預設了諸多好運,為著徹頭徹尾的幸福目的而安排,然而,這好運最終還是面對被強力註銷的結局──所有的“生”都無可避免地要走向“死”,死之結局,在生的那一刻就再也沒能擺脫的了。所有交得上的好運,所有自己蓄心培植的成就與幸福,原來都不過在為最後的絕望作舖墊!

人生的成就與目的,最終都將被取消;所有交得上的好運,在面對死亡的時候,都只能罷手就擒而無以反抗,這,就是目的論的人生無可逃避的結局了。

未知死,焉知生?所有的新生都走向同樣的絕路,但這並不表示人生只得空無與虛幻,或只是一場超強外力所操控的無聊遊戲,其佈局竟只為了要註銷。然而,死畢竟還是固定不變的結局,沒有誰得以脫逃,那麼,貪生怕死是惑於實際,捨生取義是參透生死的偉大靈魂所選擇的事業,一般人則處在從生過渡到死的漫長路程當中,究竟該如何面對並抵禦死亡的龐大陰影呢?

史鐵生說面對死亡,從《中論》涵泳而出的宗恪巴則強調念死:死生相因待,換個角度,何不說死成立了生呢?如果人生或生命只能以最後的結局來論成敗,那麼,最終的勝利者畢竟只是守候在末端的死神。透析了死生的相互成立,死也就不再是不可跨越的絕對檻限了。死既不是絕對,我們就能將自己所擬想的結局取消──注意,那結局只是你自己的擬想,死亡的背後究竟如何,你畢竟不曉得。

生死既非絕對的前端後際,那麼,生命的過程就很漫長很充裕,你不必再害怕誰來取消你的過程──就是死,也不過是過程中的一個小點,如此而已了……

未知死,焉知生?從死裡出來,你乃能安於每一個過程、每一個當下,史鐵生如是說,《中論》也如是說……

原始網頁http://www.fgp.com.my/star/rec/rec_duzhongquan.html

20077月,普門雜誌馬來西亞版,第90期)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129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