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林深不知處:美湖的洪荒記憶
2007/09/06 23:08:28瀏覽585|回應0|推薦3

杜忠全

對我來說,坐落在檳島西南的美湖,原只是個遠在天邊海角的符號,沒有任何的現實意義。第一次,我終於到訪美湖,那是一個釣友的邀約。朋友向嗜海邊垂釣,打算擇日到西南海角的岩石海岸,我沒有釣魚的嗜好,但聽說是美湖,也就無所事事地跟了去:嗯,就到那洪荒世界的海角邊緣看一天海吧,當時心裡是這麼想的,呵。

前去美湖,我們各自騎著摩托,他裝了一車框的釣具,我則輕騎上路,只帶上一身的輕風和滿腹好奇,然後一起從島嶼中部出發。出發了,方向往南,穿過輕工業區了又經過幾個南區小鎮和市集;那些島嶼南區的大小城鎮和集市,那時我就算三數年都沒路過幾回的!前去美湖,路旁的房子越來越疏落,眼前的視覺空間越來越顯寬闊了,彷彿就要趨近世界尾端的感覺那般。一大段路程之後,終於,我們把摩托騎到公路盡頭的美湖村了,但朋友卻沒有到點停車的意思,還繼續往山上闖了去:

“喂,”停下摩托了用腳撐住,然後我把他給喊住了:“當真要騎上去嗎,我們?”

“別懷疑,快跟上來吧!”把手一揮了示意要我跟上,在別過頭繼續上路之前,他又向我拋下了一句話:“我老爸帶我來過的,好地方喔!”

跟在朋友的後頭,我在蜿蜒曲折的密林野徑上茫頭亂竄一通的,確實是身在此山中,林深不知處了。上午時分的西南海角,陽光燦爛刺目的,山林卻只一片寂然無聲;山林寂寂,泥徑上輪鞅絕跡,我只顧尋著著朋友的背影,然後一個勁兒地趨前。待得他在一處山林人家的屋旁停下了提起釣具,我們才穿過人家的門庭和後院,小心翼翼地沿著陡斜的山壁攀步而下。長途跋涉而來,然後在密林掩護下與外頭的世界隔絕起來,在三幾個釣友隔著翻白的波濤又互不攀談的岩石海岸上,他不作聲響地拋鉤靜候,我則只管把目光往海天一色的西南絕境休歇了去,忘卻了五光十色的世界……

後來回家攤開了地圖才知道,原來落了滿山滿徑的枯乾葉枝了讓我們一路呼嘯而過的,就是從美湖村延伸出去的,我們檳島的西南海角了。後來,後來我自己又輕騎上山溜竄了幾回,有一次還在後座載了個外地來的朋友,讓他留下了心驚膽跳的島遊記憶;後來,後來聽說因為釣客太多,山居人家就不再予外人方便而讓自己的生活不便了;後來,後來我自己也將近十年都不曾到訪美湖了:

“你那裡太偏遠了,比天涯海角還要遠哩!”最近決心來一回舊地重遊之前,我還對電話裡頭的那人說……

圖片說明──

1.落日西沉,西南海角漸漸變成一面海上屏風,映襯著天邊的沉沉暮靄。

2.把自己給丟到這西南海角的最末端來垂釣,釣友們是得魚忘筌,還是忘了自己也忘了魚,乃至忘了世界?

3.多年以後舊地重遊,而且第一次坐漁船出海溜逛,船過岩石海岸時,我還是忘不了山裡的大世界……

4.漁戶不出海捕魚的時候,如果你有相熟的當地船主,也可請他提供服務,嘗一嘗海上垂釣的樂趣。

5.夕陽歸航,暮色把漁船在海上畫出的尾跡吞沒,只留下習習的晚風。

2007706日,星期五,南洋商報,旅遊達人版專欄-2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1214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