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漢服二三事
2007/06/06 00:48:21瀏覽545|回應0|推薦3

杜忠全

文章的開頭不妨先說個故事:去年夏天到北京悠晃,浩暑三伏天的北京氣溫特別高,共和國首都的中心地帶,08年北京奧運的建設工程與宣傳廣告,也一起在暑溫中燃燒蔓延著。避開暑熱的天氣,導遊姑娘把我們帶到冷空調的商場閒逛的時候,置身其中的當兒,週遭的氣溫霎時降低了,但商場裡卻顯然有著一股熱燒的氣氛──漢服熱啊!商場裡的漢服熱霎時讓我心頭一熱:喔,老早就想為自己置一套漢服了,幾番殺價得逞之後,我的行李包裡,後來也就多了幾件漢服帶回國了。但是,將近一年之後,作為尋常衣著的漢服,往往還是掛在衣櫃裡典藏的時候居多:

“就怕我穿了到檳榔路溜逛,人家要把我當作從哪家茶坊翹班出來的茶小弟哩!”有一次喝茶聊天時,我對茶友打哈哈地說。

“是囉是囉,我也會這麼想,哈!”一個在茶坊打工的小朋友應聲說……

繼續再說第二個故事:去年──也是去年喔,我們在會議裡討論統一制服的時候,大夥兒原則上都同意採納中裝制式為上衣的意見,然後我開始想像,想像一個辦公室裡,大夥兒都一身的中式上衣進出穿梭的,嗯,那樣的畫面該是多麼優雅哩。就在這當兒,一位同事冷不防卻“從旁殺出”,說:

“嗯,如果這樣的話,到時會不會給我們專門準備個更衣室呢?”

“為什麼要更衣室呢?”有人笑問。

“我想,我還是把中裝上衣帶來了才換上,回家的時候………”說完了後,換來一個會議室的哄然大笑!

漢服或唐裝,這其實是經過很長時間的周折與覓尋之後,才逐步找回來的民族服裝呢!自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王朝之後,即使沒有了異民族政權壓制在頭頂上,但漫漫三百年的滿清統治,讓漢人的民族服裝從此斷了傳承。相對於少數民族,漢人在過去一百年來依然“全民裸體”,這樣的一種論調(其實也近於事實的),自近年漢服復興運動開展以來,就一直被反覆強調了。滿化過去了之後來了洋化,烽火連天又內亂連綿之後,明朝滅亡以來的三四百年間,漢文化在夾縫中若存若亡乃至大肆異化:還在幾年前,幾個婦女趁清明節穿上唐宋時期的漢族傳統服裝,結伴到北京郊外祭袁崇煥墓,過後徑直到王府井大街閑逛。漢服遊街的事情經平面媒體報導之後,網路轉貼版卻變成了駭人聽聞的“壽衣上街”,並且更還冠以“封建迷信”的指摘,認為這有違於改革開放的大潮云云。這是兩三年前的北京,尚且還出現這樣的一種認知,那麼,我們這裡更尤其是陶傑所說的“不知有漢,何來有服”的了(陶傑:《漢服》,20-5-2007,優專欄)!

於是乎,為中裝制服而提出了設置更衣室的問詢,這,其實是很能讓人理解的,我想,呵呵!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1007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