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十八個月 (下)
2011/09/04 15:56:25瀏覽699|回應4|推薦13

(純娛樂)上圖:右二為宮原老師,當時約為四十六歲。如果你覺得中間那位看起來很像李小龍,答對了!這張照片是美國黑帶雜誌(Black Belt)在 1968 年辦的一場座談會,邀請幾位在美國不同的武術領域的師傅進行對談。(照片來源:Black Belt 1968 六月號)

不少知道我練劍道的朋友一開始都會問我是不是小時候漫畫看太多了,尤其是我在小學時期流行的「好小子」;其實不然。在我接觸第一本與劍道有關的漫畫之前幾年,大約是我小三、小四的時候,就已經對劍道產生好奇。當時是偶然在電視上看到短暫的表演,就覺得這種沒有太多花巧,瞬間決勝的武術很對我的胃口。

我剛進道場的時候,宮原老師已經七十八歲,但是他身手矯健,兩眼有神,一旦把「面」(保護頭部的面具)戴上,絕對看不出來這是一位快要八十歲的「老爺爺」。很多道場都是由較為資淺的老師教初學者,因為讓八段範士來帶連握劍都握不對的菜鳥似乎也太大材小用(八段是劍道能透過考試而獲取的最高段,每年的八段晉級考試通過比率通常都低於百分之一,就算是拿過全日本劍道冠軍的高手往往都要折騰個好幾年最後才能通過),但是宮原老師為了希望初學者能把基本動作和觀念建立好,初學者都是由他自己親自教。我們當時每週五晚上從七點練習到九點,大約到了八點四十左右就會停止練習,宮原老師就會一個一個的「點名」,然後告知他當晚所觀察到的這個學生需要注意與改進的地方;道場當時每晚都有二十多人,尤其到了自由練習時根本是一團混亂,宮原老師是相當用心才會注意到每個人的動作。這一點我在別的道場也都沒有再經歷過。

「我一點都不希望劍道成為奧運項目。」

當時聽到宮原老師這麼說時我很驚訝;絕大多數的運動或武術都巴不得能被列入奧運以增加普及率,尤其像劍道這種冷門的武術,如果能成為奧運比賽項目豈不是就能大為推廣?但是接來下他就解釋了他的看法:「如果一旦成為奧運項目,他們一定會把選手按照體重甚至身高等等來分組,那就不再是武術而只是運動。比賽雖然不是壞事,但是太注重比賽只會讓人著眼在技巧上,會使得劍道的發展走偏。」

「不要怪別人沒打準,想想自己為什麼擋不住。」

不知道為什麼,也許「看起來」比較華麗,許多劍道初學者喜歡擊「胴」,也就是腰的位置。擊胴實際上做起來比看起來難得多,劍道沒認真學個好幾年是做不好的;而且護胴雖然是一大塊,又非常堅硬,但是腋下卻是死角,一旦被誤擊,痛楚深達體內,非常不舒服。有一晚的練習,有位「同學」因為被對方失手打到腋下發了些「牢騷」,有點指責對方。練習結束後的例行講解時間,宮原老師就提出這件事,並且告訴大家「或許對方確實做得不好,可是自己也要檢討為什麼會被打中?難道不是自己的防禦沒做好嗎?」

「反求諸己」,「一根手指指著別人時,其他四根在指著自己」這類的話經常被用來互相指責對方在「一根手指指別人」,其實不論對方的攻擊是否合理,更為積極的作法確實應該是檢討自己的弱點;因為對手不會停止攻擊,對手不會消失。如果不能持續不斷的改進自己,就只能一輩子的抱怨對手「太差,沒水準,下流 ...」,可是對手卻不可能因此而改變。

多年之後我從 William Davidow (前 Intel 市場部副總)寫的一本我非常欣賞的書: Marketing High Technologies 中看到類似的概念。Davidow 說的是,當一家公司業務下滑,顧客流失,責怪日本人(當時日本公司是很多美國科技公司的勁敵)不公平競爭,把工廠移到便宜的地方生產...都是沒有意義的,對顧客來說原因只有一個,你的產品不能讓他滿意。

「劍道四十才開始」

宮原老師從十一歲開始向父親學習劍道,十二歲拿到第一個冠軍獎盃,獲得八段時是全美最年輕的八段老師,同時現在也是全美最高段的劍士(八段範士)。已經九十歲的他,仍然一週練習劍道四次,受邀訪問各個道場指導;他曾經在一篇訪問稿裡提過,他認為四十歲之後才能真正的學習劍道,因為人要到那個階段心靈才足夠成熟。從我來到北加州之後,雖然因為忙碌的工作與家庭生活,所以練習總是斷斷續續,但是以我現在的年齡和經驗,也能看出一個人的個性,確實會反映在他的劍道上。我劍道開始的太遲,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我能夠遇上宮原老師為我的啟蒙老師,其實是非常幸運的。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jkendo&aid=5611206

 回應文章

盹龜雞~ 金環之冠 聖三一大教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武藝中的禪
2012/01/06 10:39

謝謝 ,目前博客萊已經訂不到了 (說是搶購一空 ).

可以請你 節錄一些精彩的片段 , 讓我們分享嗎 ?

吶吶溪(tjkendo) 於 2012-01-07 13:54 回覆:
「搶購一空」?哈哈,他們講話像媒婆一樣誇張(明明就是一開始不看好這種書,每一刷都只有很少量)。既然妳不嫌棄,下次有機會我選幾篇分享。:-)

盹龜雞~ 金環之冠 聖三一大教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劍道四十才開始
2012/01/06 00:53

...有點道理 .  大學時我也參加過學校的國術社 , 想學點防身術 , 結果一學期不到就打退堂鼓了. ~ 熬不住苦練的單調 , 也壓不下浮燥的心.

五十歲之後才開始學太極拳 , 這一學就上癮, 再也離不開了. 年齡夠 時候對 是原因 , 碰到好老師也是原因 . 人品好 , 有內涵的老師, 對於拳理的闡述就是引人入勝.

吶吶溪(tjkendo) 於 2012-01-06 08:21 回覆:
十幾年前我在台北買了一本書「武藝中的禪」,只是本輕薄的小書,個把小時便能讀完;但是十幾年來偶而都還會拿來「溫習」其中若干章節。如果妳有興趣不妨到書店翻閱一下。

綠袖子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心與境
2011/09/06 12:01

老師很重要,學生的悟性也很重要,悟性高的,一草一木一砂一石,都能悟出一般人所不及見不及思的道理,這就是常言所說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無論學的是劍道,還是少林拳詠春拳醉拳,能藉境以觀心者,本身內緣能量就充足,一遇外緣啟發,便能散發異彩。

我在高一時,曾經與一個學劍道的人一同呆坐著等人,當時基於一時無聊就問:「聽說你劍道很強?你學的是宮本武藏還是佐佐木小次郎?」這位面惡心善、沉默寡言的人,本來面無表情呆坐著,這會兒只好開口:「妳年紀還太小,真的要講劍道,妳應該還聽不懂。」
我說:「沒說你怎知我聽不懂,你是惠子嗎?笑莊子不是魚所以不懂魚快不快樂?」
這位大哥於是說學劍道的人不會覺得自己很強,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劍道真正練的是心,是氣勢,是定力。接著他說他第一次對決時,對手不是被他的劍擊倒的,而是被他的吼聲和氣勢嚇得轉身落跑,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我想應該是那個對手太弱了。這次談話後,我對這人有很大的改觀,本來覺得他嚴肅呆板無趣,從此覺得他沉穩善良智慧。

吶吶溪(tjkendo) 於 2011-09-06 13:26 回覆:
「吼」是東方武術,尤其是中、日、韓的特色,武術的吼和狂暴的大叫或是尖叫完全不同;除非對方是外行人好騙,否則吼確實多少能夠傳達一個人的能力。但是每個人有不同的風格,有很多高手不會一開始對峙就大聲吼叫,但是「氣勢」一樣完全可以顯現。宮原師父有個徒弟姓「中內」,是六段高手(當年,現在可能早就升七段),平常看來就像個彌勒佛一樣,腰大腹圓,笑面迎人;可是他一旦換了裝,完全是另一個人。他的風格就是平常不會大聲叫喊(也有可能覺得對我們這些人根本沒必要),也不會擺出橫眉豎眼的兇相,但是氣勢很明顯的就能傳達出來。武術中的氣勢其實有點像是我們一般說的「氣質」,飽讀詩書的人自然也會流露出一種特有的「味道」。

蘋果蘇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劍道精神
2011/09/05 01:42
雖然我不懂劍道,但是大概了解日本劍道的精神,我想它除了是日本傳統武術之外,也深藏了日本文化內涵和武士道精神,甚至是「禪劍合一」的境界,所以如果純粹只是把它當做是一項比賽或競技,就會忽略了劍道本身所傳遞的精神吧?:)

我很欣賞您這位劍道恩師,宮原老師說的:『比賽雖然不是壞事,但是太注重比賽只會讓人著眼在技巧上,會使得劍道的發展走偏。』

我更欣賞他以
八段範士的身分卻還能耐心教導初學者,何況他以七八十歲高齡猶能親自教授基本動作不假他人之手,這讓我看到了一位教導者的謙虛和認真的態度,非常令人敬佩。

至於您的『劍道四十才開始』,這不正實踐了「只要有心學習,永遠不嫌遲」的道理嗎?

既是工程師也是人類學家和畫家的劉其偉也是「畫畫四十才開始」呢!他是37歲才開始自研習畫,雖非科班出身,認真習畫數十載,卻也畫出了一片亮麗的天空呢!:)


吶吶溪(tjkendo) 於 2011-09-05 09:16 回覆:
坦白說,我雖然喜愛劍道,但是我對武士道其實沒啥興趣,我甚至覺得武士道的主要目的不過就是洗腦,馴化人民以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還有什麼比為了一些小錯要人去切腹(或是自己去切腹)更蠢的?人都死了還要怎麼改正錯誤?日本坊間有關武士道的書籍是汗牛充棟,不過我個人覺得那是典型的「日本風」- 小題大作。
至於劍道中的禪學則是另一回事;基本上禪是適用於各種武術的,只要癛持同樣的精神,學習其他的武術也可以達到相同的境界。​
附帶一句,雖然我個人對武士道沒有興趣,但是我也想說,不少人把日本當時的軍國主義與侵略亞洲國家的暴行和武士道劃上等號也是錯誤的。如果武士道的本質就是鼓吹侵略擴張,那麼德川幕府兩百六十餘年又怎麼會採取鎖國政策?導致日本軍國主義的「脫亞入歐」論其實與日本在幕末,受到西方列強侵略有很深的關聯。用武士道來解釋日本二次大戰的罪行和把歐美的殖民與重商的責任推到基督教一樣,完全是過度簡化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