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家與社會
2014/03/03 15:37:59瀏覽398|回應2|推薦9
傳統中國的結構是國家強於社會的,組成國家的統治階級是皇家、貴族、讀書人等等,組成社會的則是我們這些平頭百姓,社會是國家剝削的對象,但不具備合理性,所以得為這種剝削行為建立法理,讓代表社會的草民認為我們值得為國家(統治階級)犧牲奉獻,為了這個目的,皇帝及讀書人都有必要被提高,皇帝是神在人間的代理人,讀書人則是士農工商四民之首,他們不事生產卻可以獨佔利益,再把這些利益賞賜給專事生產卻無利可圖的小民,小民們還得下跪山呼萬歲,但剝削久了以後終究會引起反彈爆發革命,因此要想辦法盡量擴充小民對剝削的忍耐極限,於是他們找到了兩個工具,一曰儒學,一曰科舉

科舉是溝通國家與社會的一個重要管道,農工商雖然是社會的組成份子,但只要肯用功上進,就有機會透過科舉考試成為代表國家的統治階層(士),但讀的書只限定強調忠君愛國的儒學,其他學問科舉不考,讀了也沒用,無數想要鯉躍龍門的讀書人讀了這套思想以後,不管考試結果如何,終究會將這思想套用在自己家中,要自己家人也遵照這個儒學的規範生活,最終創造出大批支持國家的順民,古代中國就是一個大金字塔,皇帝在塔頂,大金字塔裡面有無數小金字塔,每個小金字塔又都有一個類似皇帝的獨裁者坐享其成,這有點類似今日的多層次傳銷(或稱直銷或老鼠會),只是他們賣儒學,任何願意來幫忙販賣儒學的,只要拉到一個下線就可以分享這個下線為自己創造的利潤,位置越高下線越多,得到的越多,皇帝則是這個大老鼠會裡最大的一隻老鼠

至於不念儒學的,國家最高指導原則是最好去耕田,何也?農夫的活動範圍充其量就自家幾畝田,一天辛勤耕作下來,要東家長西家短去串門子的力氣也沒了,當然提供糧食來源也是很重要的,至於工人所學,則被視為奇技淫巧,搞著搞著說不定弄出什麼高科技武器,這種危險份子要盡量打壓他的社會地位,商人更不用說,有活動力、創造力、接觸面廣兼且思想靈活,做事不擇手段又擁有造反最重要的資本,這種人絕對要嚴加看管

柏楊先生說秦始皇統一中國後也統一了文字,中國人不管南腔北調,最終書寫相同文字,於是意識形態上再也擺脫不了一個大中國的思想,我說這是他老先生的一廂情願呢,在民國以前有多少中國人會寫字?真正把一個大中國牢牢拴住的,可是這人類史上僅有的大老鼠會呢,這套統治手法,在代表資本主義的民主代議政體出現以前也確實領先其他文明,千載猶行秦政治,一套制度可以運行兩千年,自有其道理

至於現代社會的政治家主要工作是將我們所納的稅合理的分配到社會各個角落,他是我們稅金的代理人,就好像我家財萬貫但不擅理財,請個經理人幫我投資一樣,透過媒體渲染,跟我們過去對政治家的印象,感覺他們似乎很偉大,都是一些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偉大人物,其實不然,台灣跟中國現在當官的途徑幾乎都還是入黨為官,政黨暫時還大部分壟斷參政權,但實際上政黨在先進國家只代表一群人的相同利益,像國民黨及共產黨這種專門革命的政黨,時代變了他們必須跟著變,學習如何維護中產階級最大利益以取得政權,過去學而優則仕,我說以後是商而優則仕;賈而優則仕呢,傳統意義的知識份子已不復存在,美國開國之父的華盛頓連總統都不願當,念茲在茲他要去賣Whisky,這苦哈哈的總統另請高明吧,這種型態則是社會強於國家了
( 時事評論雜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imtsao&aid=11478036

 回應文章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老共 大國堀起, ....
2014/10/30 10:08
文革後 一窮二白, 有如北韓,今日 世界 坐二望一。

憑的是 國家 ? 社會 ?
懇請不吝賜教?
Timothy(timtsao) 於 2014-12-11 17:20 回覆:
抱歉,我才疏學淺,今日中國發展對我來說有如霧裡看花,未敢妄發議論,老兄可有以教我?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個人反對二分法‧‧‧‧
2014/10/29 18:04

把國家與社會如此劃分,何必呢

那完全是概念上的吧;現實中國家應該是社會成長過程的必要之惡,客觀的說,是必要的組織。

不同的歷史條件,造成了不同的組織,以處理他們各自所遇到的問題

哪一種方式比較好,大多是事後諸葛亮的比較吧──否則就是哪個社會被幹掉了,只好認輸

泥人想這比較接近真實的過程

就像當年的歐洲文明被日耳曼人入侵,應該不一定說歐洲多爛,而是他無法應付興起的蠻族吧

泥人有感

 


Timothy(timtsao) 於 2014-12-11 17:47 回覆:

我格子疏於經營,竟不知泥人老兄枉顧狗窩

是不必硬將國家跟社會分開,可能是我自己習慣將過去的既得利益階級歸類到"國家",反面則是社會,想表達的只是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感謝泥人老兄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