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5.06.05 梳妝打扮
2015/06/06 03:24:02瀏覽143|回應0|推薦11

喜歡現在的生活。

覺得,現在的生活可以讓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有些喜歡的事情,不知不覺中都被擱下來了,

現在想要一件一件的找回來,找回來去做。

而且是單純因為「我喜歡」所以去做,

去寫網誌、去畫畫、去寫故事,而不是為了某個功利的目的性。

這樣的感覺,很單純,很美好。

   

  

星期日晚上要去參加晚宴。

現在是星期五的晚上,星期六的凌晨,

才忽然想起自己都沒有準備(大笑)

   

生平沒參加過晚宴,覺得挺新奇的。

剛剛Yvonne姐翻出她以前穿過「一次」的晚宴服給我,

讓我周日可以穿著這件衣服出席,不用再花費。

  

剛問Yvonne姐一些晚宴的事情,

才知道原來衣服穿過一次,就不能再穿了啊……

不然被朋友認出來:「這衣服你上次穿過了喔!」就會糗糗的。

所以她很多晚宴服就只穿過一次,然後送洗完後就放在家裡了。

也是為什麼Yvonne姐不喜歡參加晚宴,因˙為˙很˙麻˙煩。

   

後來Yvonne姐晚宴服就改用租的了,

不然用買的家裡沒得放,穿一次就不穿,也浪費。

  

我滿喜歡跟Yvonne姐、Camny哥聊天的,

他們,很不容易。

從奢華歸於平淡,放得下擁有權力、高消費的生活。

這也是為什麼我上一篇會提到,想要避免多談到他們(笑)。

有那樣的生活,肯定也不是很簡單的人。

現在既然回歸平淡了,就平淡的好好生活吧,

就怕我自己不小心講太多,打擾到他們的平淡生活XD

  

回歸正題。

  

除了衣服之外,還有其他配件啊!

項鍊我有了,現在差鞋子跟耳環。

我沒有穿耳洞,所以還要花點心思找夾式的耳環。

  

剛剛也google了一下宴會髮型跟妝容。

整個覺得麻煩到爆炸(倒)

 

看不太懂網路上的教學啊……

平常都紮個馬尾,不然就是梳得順順就好,

根本沒有練習過各種各樣的髮型樣式,

就算是電棒捲,也不知道怎麼捲才好看、才持久。

  

Yvonne姐姐說,真的不行,就要去做頭髮了。

梢:「有必要這麼……慎重嗎?」(表情都垮了)

Yvonne姐:「因為是晚宴啊。」

  

Yvonne姐姐的回答裡,

我看到的是,做什麼事情,就要有什麼樣子。

出席什麼場合,就要有出席該場合的服裝跟儀態。

不管大小事,一律都是這樣,這才是態度。

  

要做一件事,就認真的做好,就算是打電動也一樣。

Camny哥常把這話掛在嘴邊。

因為現在的人,包括我自己,

常覺得這事情不是很重要,因而輕忽怠慢了。

  

Yvonne姐的一句話,又提醒了我這件事。

  

另外,關於那件衣服,

還有預計要找的高跟鞋,

我心裡其實有點OS。

  

就是……感覺超級沒有安全感的啊!

那件衣服不暴露,簡單素雅的金色貼身長洋裝,

這種長洋裝……不好動來動去,穿上了這件,姿態就要擺好,才好看。

(幸好私底下我自己有偷偷練習站姿坐姿……)

然後預計搭配淺色素面高跟鞋。

穿高跟鞋,走路就會走很慢,因為不好走。

但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有優雅的儀態。

(好啦,我也有自己偷練高跟鞋走路,因為人家想給人優雅的感覺咩!)

   

沒有安全感的點在於,這樣萬一我遇到壞人,不好「落跑」啊!

這樣的裙跟鞋,動作沒辦法很大,宴會包也裝不了防身物品。

雖然在正常狀況下,參加晚宴應該不至於有什麼生命安全的威脅。

但是,對於難以行動自如的服裝鞋子,梢兒就會有種不安全感。

  

這也是我認識Yvonne姐之後,我才發現的自己其中一項特質。

我有非常非常強烈的防衛心。

原來以為自己很open,不然怎麼這麼容易信任他人?

後來發現,我的防衛心超重,只是跟一般所認為的防衛心不太一樣而已。

然後從防衛心延伸出來的,就是去「保護我身邊的人和物」的行為思想。

  

剛剛已經安慰過自己一輪了。

這次晚宴,Camny哥也會參加,還有海棠也會去。

海棠要帶一位朋友一起參加(不知道是不是她男友@@),

想說那我認真的跟在海棠身邊就好,如果海棠不方便讓我跟,

那就跟在Camny哥身邊吧!如果Camny哥也不方便讓我跟的話,

那我就自立自強吧!(咦?)

  

對了,Sam也要去!(Yvonne姐的兒子,8歲)

好吧,這樣不管怎樣,我身邊都會有個別人的老公陪我了(大笑)。

Camny哥應該不會放任他兒子亂跑,會帶著兒子吧。

然後我跟著Sam就好了。(笑趴)

  

  

上次回去找高中老師聊天,提到我現在的生活。

老師提醒我,可要小心,不要搞出個什麼來啊!

  

關於這個問題,我思索很久。

  

國中的時候,我跟理化老師很要好。

我向他問很多問題,他都會認真的跟我討論,而不是簡單打發我。

這些問題,通常是人為什麼存在啊~為什麼生活是如此啊~等等,

很形而上,很哲學、很生命本質的一些問題。

  

可是,在跟理化老師學習的這段時間裡,

總是有個困擾跟著我。

同學開始有些流言,說我喜歡上理化老師。

就只是因為我是女生,老師是男生。

  

國中畢業之後回頭一看,

我才發現,這股壓力不只是同學,

老師們之間也很注意我跟理化老師的互動。

不過因為我跟理化老師之間真的只是單純師生,

所以當時的我才沒有發現。

唯一的蛛絲馬跡,就是我國中的班導一直說我跟理化老師真是「亦師亦友」。

現在覺得,國中班導或多或少有點暗示吧。

只是真的沒有奇怪情愫,所以我對班導的話語一點感覺都沒有(笑)

   

我跟Camny哥也是,而且他的年紀可以生出我了。

上次他跟他朋友在客廳聊天,我剛好回到家,

他跟朋友介紹:「她就像我們家的另一個女兒。」

  

我也覺得Camny哥真的把我當女兒一樣。

 

前幾天我跟Yvonne姐一起出門,回到家時,

Camny哥說,他把衣服都收進來了。

我跟Yvonne姐一起覺得很尷尬,我們女生之間還好,

可是我不想要讓Camny哥看到我的貼身衣服,何況是「幫忙收」。

Camny哥:「大小都一樣,我哪知道誰是誰的!我放一起,自己認領。」

(……Size一樣並不重要,重點是不想讓Camny看到啊!)

晚上我跟Abby(工作主管的妻子,跟Yvonne姐、梢兒私交也很好)說這件事,

Abby大笑:「Camny應該是把你當女兒了吧!」(所以才會這樣)

   

對於高中老師的疑慮,我的回答是,

我相信我自己,我相信Camny哥,也相信Yvonne姐。

Yvonne姐對我跟Camny哥的相處很放心,也代表Yvonne姐同時相信我們啊!)

   

 

又扯遠了(笑)

  

總之,對於沒參加過晚宴的梢兒,

服裝上不能隨心所欲的跑動,讓我覺得有點不安。

不過想到Camny哥,就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放心吧。

爸爸不會讓女兒出事的(咦?)

   

如果是跟著江風出席啊,

我應該就不會想穿高跟鞋,而是中根或低根了。

中根鞋雖然不比布鞋,但是我有無數次穿中根鞋奔跑趕公車的經驗了。

(題外話,跟Camny哥往來後,我就再也沒有踩根鞋奔跑的窘況了……)

   

上次Camny哥問我,在跟江風交往的這五年半,他到底給了我什麼?

我答不出來。

Nothing,除了得到一個「江風女友」的名稱外,其他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我越來越少畫畫、寫故事,網誌也要盡量避免掉他,很少跟朋友互動,

生活上的大小事也是我自己一手處理,因為江風「很忙」,

約會行程也全部陪他跑case,到後來他工作不如意,

我還要當他逃避的對象,甚至開始金援他。

還有……對於我的原生家庭,江風是要我去切斷關係的。

   

他的缺點我看在眼裡。交往之初,我就知道他有些地方是有問題的。

但沒有想到,這些缺點在他工作不如意之後,越來越誇張。

分手也分得很爛,他無縫接軌就算了,剛分手的那幾天,

他也一直打電話來關心我「分手之後」的狀況。

明明今天跟我分手,明天就去擁抱新女友了,還可以哭著說愛我。

  

所以分手值得痛苦嗎?雖然被劈腿、被對方提分手。

但是我,超級快樂:「終於分手了啊!」

         

分手這兩個月,我的思想、溝通、各方能力都迅速的成長,

其中也包括了我與我父親、母親的關係,我也在努力修補。

感謝,我父親與母親,都有給我好的回應。

 

尤其是我母親,已經有五六年以上不曾跟她說話了,

我卻在一個月內,跟我母親說兩次話。

很戲劇性的轉變啊。

  

下次,就來分享這一段吧!

  

BY 明明Camny是醫生,認識他後作息卻越來越不正常的 梢 Fri.05th.Jun.2015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2408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