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06.05 Back to normal
2020/06/06 14:33:02瀏覽329|回應0|推薦11

就是覺得標題要下英文,那個發音的音調才是我想要的(笑)

Back是仄聲,to normal是平聲,一種從沉重到平坦的語調。

(連英文都要牽拖中文的平仄聲以強調感情,覺得自己很有事,哈)

   

   

前天傍晚來紅之後,昨天白天也躺了一整天,

腹部悶痛、骨盆腔充血導致腰痠到爆炸,但心情卻是愉悅的。

然後晚上才開始回訊息,看看停工了一周,有哪些事情要處理處理。

我從上周三(05.27)開始消失到昨天(06.04)才出現,

那些聯絡到一半的人們紛紛問我怎麼忽然消失了(笑)

   

我簡單的以身體不適,休養了幾天帶過。

是的,當症狀發作時,連跟朋友傳訊息對我來說都是心靈上的負擔,

通常那時候我只會跟少數幾位比一般朋友關係更緊密的親密友人聯繫,

為的就是如果我不小心死了,還有最後的線索可以找一下。(笑)

   

今天我思忖著,以往症狀發作時,我總是認命的接受

躺在床上讓情緒一遍一遍的沖刷著我,直到狀況比較好了,

我才會起身開始處理日常事務。

如果是以前上班的時候,那就是用盡全力應付完白天,晚上一到家立刻倒床。

在愛爾蘭的時候,雖然也有憂鬱的時期,但是並不嚴重

反正在學校撲克臉、周末假日去跑跑步,雖然不舒服但也過得去。

牛津的陽光比愛爾蘭少了50%以上,每天都是陰雨天,

房內陰暗濕氣又很重,住宿伙食也很差。

我就只有在律師先生家狀況會好點,無論廚房或臥房都是採自然光很明亮,

而且房間通風乾燥舒爽,律師先生也是一個熱愛下廚的義大利人。

  

目前只能說,居住環境對我的狀況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運動應該也有差,之前上班時幾乎每周都會練習一到三次的瑜珈;

愛爾蘭的時候也是每天來回6公里的走路上下學。

在牛津時運動比較少,雖然每天來回2~3公里,每周一次健身房,

但比起在都柏林時少很多,而氣候環境比愛爾蘭更潮濕陰暗。

 

這一次的話……

該怎麼說,我從大學就討厭被關在這裡的生活呀;

與世隔絕的養老日子,有時候我看著坐在藤椅上的阿婆

都會很不禮貌的想著:所以阿婆的日子,就只是在等死嗎?

很夭壽,我知道。

  

可是每天時間到了起床,時間到了吃飯;

餐與餐中間就坐在藤椅上看電視看到睡著。

總覺得阿婆腦袋清楚、行走自如,應該可以做一些事情,

比學習怎麼用youtube看歌仔戲更多的事情。

雖然阿德勒心理學說,人只要存在,就有「存在的意義」。

這部份我很認同,因為阿婆在,逢年過節親戚們總會聚首一次。

儘管不見得大家都喜歡這樣的場合,但這就是阿婆所擁有的影響力與向心力。

但我總覺得,阿婆絕對可以做更多他現在所做的事情。

(離題了)

    

所以這次很嚴重,大概就是一種新仇舊恨的概念

我想要跟朋友聯繫、見見大家,想要自在的出門走走看看,

想要想煮什麼就去買什麼食材,回家自己動手。

  

不是被隔離在這裡,說要去見朋友被說是出去送錢給人;

或是被責問忘記自己姓什麼,怎麼可以去找別人(我不懂這個邏輯)

不是說要出門就被審問去哪裡?跟誰見面?要做什麼?為什麼要做這個?

不是想做點菜,就被看護小姐搶走工作,或是被阿婆碎念浪費瓦斯浪費時間

去走路10分鐘外的超市,就被阿婆罵說去那麼遠的地方brabrabra

可以不用有壓力的用餐,而不是一直被要求:吃這個、吃那個、把菜吃掉!

也可以不用在不餓的時候一直被要求吃飯,吃點心,吃這個吃那個。

明明在電腦前認真,還要跟被嘟到嘴邊的饅頭抗爭:我不要!

  

老實說,我現在聽到「吃飯」就跟聽到「炸魚薯條」一樣

會全身起雞皮疙瘩的害怕。

更別說凳子很硬,我坐在凳子上上課讀書,超過兩小時就屁股很痛(抹淚)

還有永遠消不去的10來個以上的蚊子包。

以及客廳沒有冷氣,要享受台灣夏天的炎熱~

   

誰再跟我說住這裡很幸福,我就不相信他們有辦法接受這些精神耗損!

(整整超過兩個月,兩個月!!!)

連老人家看電視時,各種「強姦」、「搶劫」等等詞彙也會不停洗腦我。

   

唯一好處就是,可以睡到自然醒;以及時間自由安排(僅限在屋內)。

講完這些,好吧,不知道有沒有感受到我的心累了。

   

Leo提醒我,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只要我覺得這不是問題。

這是一個很深的概念,我不確定這樣說,是否大家看得懂。

這是談心念很強,可以讓那些本來是問題的,沒有問題。

換句話說,如果我相信我有經前不悅症,那我就是有。

但若我相信我沒有經前不悅症,即便我生理上真的有相關問題;

也會在我的心念之下影響我的身體內分泌,一切恢復正常。

  

有點玄乎,我知道。

但這正是宇宙能量的有趣之處,也是宇宙最偉大的秘密。

這時候通常會有人提出抗議:那那些病重,傷重的人,

最好可以一直催眠自己:「我沒病、我很健康」他們就神奇的好了!

我只能說,這中間牽涉太多細節,很難一次說明得清,

科學有科學的有理,但也有他的侷限。

   

  

來說點輕鬆的。

梢兒似乎又不小心捕獲兩位年輕男子的心了,

其中一位是我的保險業務員。

明明很簡單的保單手續,硬是要跟我聊天聊上半小時。

而且他明明知道我有男友。

  

他說:因為你很好聊,跟你聊天感覺很自在,什麼都可以聊;

而且不說話的時候,也不會覺得尷尬,相處起來很舒服。

  

謝謝,我相信這是我的個人特質,因為他不是第一位這麼說的人。

但是這其實是錯覺,錯覺!

他喜歡的不是我本人,而是「跟我聊天相處的氛圍」。

那是我用來面對普羅大眾的其中一個面向而已。

真正的我很難搞,很少有人有辦法應付經前的我。

(我幾乎跟身邊每個人都會吵架,只有跟孜孜不會)

   

我很壞心的跟孜孜分享我最近又捕獲了少年男子的心,

然後他們是說了什麼、有哪些舉動,讓我有這樣的判斷。

孜孜說:所以他到底要你跟他聊天還是不要說話?真是搞得人好亂啊!(笑)

  

   

歷經了一周的混亂,現在,要開始來上工了。

 

BY 回到現實世界的 梢兒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3795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