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06.02 抗焦慮
2020/06/03 00:48:30瀏覽436|回應1|推薦10

不得不說,抗焦慮藥物還挺有效果的。

雖然昨天身心科診所的醫生說,他開給我的藥是連續性藥物,

要持續服用六到八週才會見效。

但是今天回苗栗,我對八點檔吵鬧的聲音刺激不再像之前依樣劇烈,

我只是感到煩躁、然後離開現場,並沒有上周的焦慮症狀出現。

  

   

今天想按照心流去書寫,所以可能事件與事件之間,並沒有邏輯關聯。

(不過我大部分時候應該也沒有按照特定邏輯去書寫吧?都是想打什麼就打,笑)

  

  

昨天去看身心科診所,晚上,臨時決定。

上周五到台北放風時,其實就有想要去看診了,但是我離開苗栗之後

根本沒有任何症狀、一切安好,因此想要再試一把。

  

不過周一下午準備回苗栗面對問題時,接到阿婆的電話

她在電話裡大罵,我耐著性子問:你要浪費電話錢吵架嗎?

她繼續罵,我忍不住回嘴,然後她就掛電話了。

恩,真是聰明的回應方式。

  

我站在原地,消化了很久很久的情緒,覺得還是要回去面對、不能逃避。

所以,還是拖著行李離開了,只是在捷運上、忽然一個想法,

覺得我還是去看診好了。

畢竟,一直重複同樣的過程,只會得到一樣的結果。

如果我想要不一樣的結果,那我就要試看看不一樣的做法,看能不能達到目標。

  

掛完號,我打電話給阿婆,告訴她我要在台北多住一晚,

因為掛號人很多、看完已經晚上七八點,回去太晚。

阿婆當然又大罵,然後我就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崩潰,

我跌坐在地、對著電話大吼、急促的喘氣、伴隨心悸與眼淚。

然後又被掛電話。(可惡,這招很好用耶!)

   

被掛電話時覺得,好吧,也許我真的需要身心科一下。

另一方面則是困惑,為什麼長輩不懂,他們這樣的態度,

只會把他們所愛的子女遠遠的推開,而不是如他們所願的待在長輩身邊?

    

在等待期間,我覺得我好想要發IG,說說現在的狀態。

可是發完之後呢?得到短暫的抒發之後呢?

那只會讓真正愛我的人擔心我、不愛我的人覺得在討拍。

我問我自己,我想要的結果是什麼?發IG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會是我想要的後續反應嗎?

想完一輪之後,結論是不發比較好。

但是我又好想說,因此密了拉拉。

  

不得不說,Camny哥雖然非善類,騙了朋友很多錢,

但他真的有他一番的人生智慧。

至少在這件事(發不發IG),我所用的是他教我的方法。

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先問自己:做這件事情,想得到的結果是什麼?

假設結果是我想要的,那就去做;不是,那就不要做。

  

然後在候診期間,因為情緒太激動,衝出去診所兩次

很認真地大口喘氣、反嘔了一陣,比較平復之後,再回去診所內候診。

因為當天進食量太少,以及情緒消耗掉太多能量,在出力時我都微微顫抖。

  

然後我接到Leo的電話。

Leo提醒了我很多事情,包含「我們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起全然的責任」

「要擺脫受害者意識」、「我們完全能夠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這些我都懂,但是面對「家人」這些特別的困難,並且焦慮、恐慌發作的當下

我只能用生物本能地去選擇戰或逃,無暇去思考、使用這些宇宙的智慧去面對。

  

我不太喜歡在網誌上提到宇宙能量的術語,比如高靈、靈魂導師等等。

因為我自己本身在閱讀時,我也很討厭看到一些相關書籍大量使用這些術語

不是不好,而是這些書讓我有一種「走偏了」的感覺、

有點類似鑽研太深到入魔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的境界還不到、所以無法接受吧。

  

總而言之,Leo告訴我,需要時,他跟父親都在。

我想,2020對我來說是一個面對家庭問題的一年。

我自小討厭著他們,從來不覺得他們可以幫助我、

成長路上,遇到各種問題,我都是求外援(學校老師)、或想辦法自己解決

從來不曾想到要向家裡求援。

因為我家,就是讓我混亂與產生心理問題的根源。

Leo這麼一說,我忽然看到在「選擇」的時候,

擋在「家庭」這條路前方的荊棘灌木,自動退散了。

之前一直有這些植物擋著,所以我根本看不到、或是「忽略」了他。

  

Leo聊完,也輪到我看診了。

我盡量平鋪直述的跟醫生說明我的狀況,但是眼淚還是一直流。

我告訴醫生,整個求學階段我一直都有接受心理諮商,並且維持運動習慣,

去調適這個我一直都知道的心理狀態。

醫生問我:當我很不舒服時,我怎麼處理?我說:好好生活。

醫生頓時給我一個大白眼,覺得我在講幹話。

好吧,我也覺得我的答案很爛,但這事實。

因為憂鬱症狀發作時,我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只能躺在床上耍憂鬱。

不更衣沐浴、不吃不喝,就躺在床上醒醒睡睡,不跟外界有任何聯繫。

所以我要用很多力氣要求自己:起床、刷牙、吃飯、洗澡等等這些。

  

醫生開了抗憂鬱跟抗焦慮的藥物給我,要求我恢復運動習慣、並持續諮商。

至此,我才了解台灣在應對一般精神疾病的方法流程。

身心科診所有健保給付,醫生會開針對自律神經的藥,

緩和焦慮、恐慌發作當下所有的身體狀態。(心悸、過度換氣、噁心等等)

但這僅是針對症狀,就好像除草只是割去地面上的雜草,暫時看起來沒事。

這過程有點像是看感冒,醫生問症狀,我們說咳嗽打噴嚏,醫生就開相對應的藥。

  

而另一方面,要根除來源的話,得要進行心理諮商,

只是這部分健保沒有給付,一次晤談50分鐘收費至少1300以上。

這兩個部分同時進行,一方面先解除急性症狀、讓患者可以正常生活;

一面進行心理諮商,讓患者可以從根本治療。

  

當醫生告訴我這是連續性藥物,要持續服用六到八周才會見效

我有點失望。

我以為去看醫生可以像變魔術一樣,魔法棒一揮,我的焦慮症狀立刻消失。

果然一切只是我想太多。

   

   

覺得自己有點好笑,回家住,

居然住到跑去身心科拿抗憂鬱&焦慮的藥物。

持續服藥,只是因為家人要求我得待在家裡,

而我無法反抗、只好選擇默默承受,並且服藥控制情緒。

   

一般人應該大吵一架,然後搬出去住。

但是我的對象是90歲老太太,我真的很怕她一下子怒急攻心就往生了。

她不斷情緒勒索我,我不怕被勒索,我只是看她難過的樣子很心疼。

我更不敢跟父親說這些,上次,我只是跟父親說我不想要吃他給我的保健食品,

他就把「不孝」這頂帽子扣在我身上。

  

我在家裡吃免費住免費,到底有什麼理由要搬出去?

自小已經被洗腦「有吃有住就很幸福了,想看看其他比我更可憐的人」

就不敢再在基本需求以外,向家人要求其他東西。

社會、尊重、自我實現都是奢望。

  

我忽然想起來,小時候我躲在房間裡一面偷哭、一面打自己耳光

訓斥自己能夠苟延殘喘就已經很夠了。我一輩子只能苟且偷生。

(大概小三的時候吧?那時候已經開始學成語了。還是那時候還珠格格看太多?)

    

看來,我似乎是無意識的把現在的狀態又活到了過去。

我的被害者意識,真的滿重的。

既然意識到了,那就來改變吧。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37616580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志成跳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3 15:37
做令自己快樂的事吧,如果搬出去住能令你快樂,就找到經濟來源搬出去住。如果現在仍沒經濟能力,就想法做到局部的經濟能力。試著快樂的做吧,即使去7-11打工拼湊銀兩。
葉 小梢(think123) 於 2020-06-05 15:19 回覆:

謝謝您的建議,家兄也提出一樣的看法,

前天貼了很多數字網站的職缺給我(笑)

待下周考完試,會再評估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