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05.02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2020/05/02 17:54:07瀏覽249|回應0|推薦10

與其說是「禍」,不如說是「明知道該面對卻又不想面對」的事情。

    

我收到碩士班的錄取通知了,

在英國倫敦的Glion飯店管理學校;以及在英國牛津的Brookes大學。

因為新冠病毒,而提早回來的我、同時也要面對全球因為疫情影響帶來的經濟崩盤。

我們家老闆說,沒錢讓我繼續讀書了(笑)

所以,要開始規劃在台灣的下一步、準備回歸現實。

    

但是去年我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機場時,

有一種奇怪的預感「這種在航廈與登機門前輪轉的日子,將會是我未來的日常」。

沒想到夢醒的這麼快。

    

所以下一步思考,噢,要做什麼工作呢?

我喜歡飯店行銷業務工作,老實說。

當初做飯店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嚮往海外生活,

如果我有機會進入國際連鎖飯店,那將會有比較大的機率轉調到其他國家服務。

  

飯店工作真的很好玩,客人的客訴五花八門,管理階層也有底下團隊需要協調,

也要承擔向上報告的業績,花灑不靈、調酒不好喝、大廳擺飾不美麗、

櫃台夥伴服務不周、房務不小心忘記清冰箱,遇到高官貴賓還要小心翼翼的接待

也許我只懂飯店,不懂其他行業,

所以這些對我來說真的超有趣,五花八門,每天都在挑戰極限。

房子硬體設備、廚師功力、室內設計、接待服務、管理團隊很多不同面向,

我都可以在飯店管理中一次遇到全部。

超高壓,工時又長。

但是我很愛,我把這些視為樂趣去挑戰。

遺憾的是,薪水很低,低的不成比例。

如果我想要把在機場間輪轉的生活當日常,那靠飯店業的機率,偏低。

   

目標不變的狀況下,我得改變我的方法了。

昨天104一下,看到一家賣醫療器材科技廠的徵業務,薪水是五萬到九萬之間。

不須相關行業經驗,就可以有這樣的薪資水平。

在飯店,五萬可是要中高階主管才會有的薪水。

看到這個,就很想哀嘆:行業不公平。

  

偏偏我另外一項喜歡的廣告業,也是工時長薪水低。

只能說,台灣的產業舞台不屬於廣告、設計、旅宿、觀光。

想在台灣有較好的薪水,還是要走製造、生科等相關。

   

想到我很景仰的飯店業前輩說,

「如果你能做到區域負責人,你所能看到的視野是非常寬廣的;

但若你想要賺錢,建議不要選擇飯店業。」

平平都是大中華區負責人,如果是科技業就會比旅宿業薪水高。(嘆)

所以以上寫的,是弔唁我的飯店生涯。

為了我的理想,我得離開這個行業,未來會不會回來、我不知道。

  

    

那為什麼又要說,是禍躲不過呢?

因為我逃避了將近十年的家庭問題,現在我必須要面對。

父親從我國二就開始說要送我出國,我也一直相信他

然後他一直跳票一直跳票一直跳票,跳票跳到我心都寒了。

我不在意他到底有沒有送我出國,我在意的是「說出口卻沒履行的承諾」。

  

終於大三那年暑假,我爸說這次真的要送我出去了!

但是因為我的責任心(當時剛接社團社長),以及叛逆心態(不想再相信父親)

我斷然拒絕他。

  

這件事讓他很傷心,也成為他看到我就唸我一次的事情。

後來在台灣上班時被莫名其妙欺負的很慘,我對職場有點失望

想說求一個改變,才開口跟爸爸說,我願意接受他的安排。

爸爸說好,他要送我出去,然後又再度跳票。(笑)

那一次氣得我半年都不跟他聯絡。

    

然後好不容易送我出去,不過也只是在語言學校滾個一年,

完全比不上哥哥高二去美國、在美國完成高中與大學、澳洲完成碩士;

弟弟在國中在泰國、高中在德國這種「耀眼」的學歷光芒。

我不在意這種資源落差,但我在意他一直說我當年拒絕他、錯過大好機會。

   

我當然知道自己放棄了多麼好的機會,

現在年近三十還一事無成、苦苦掙扎。

但是我曾經是如此地相信他,曾經。

父親不停數落著我的不是,但是我內心就非常的反抗:

那當我在小時候,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

  

我努力讓自己心靈活得好好的,努力控制我自己自殺的念頭

流轉在一個又一個的輔導老師與輔導機構中,

在一本又一本的書裡面尋找我活著意義與勇氣。

對我來說,父親不懂我的內心世界(笑)

只會批評我好不容易建構起來的成果(活得跟一般人一樣,沒有歪掉)。

這不能怪他,我懂,因為他不知道我的內心掙扎與痛苦。

但我很憤慨,你怎麼可以因為不懂而去批評?

   

這個糾結,我還沒有打開。

  

雖然昨天我爸又在碎念,而我終於又更了解了一點。

我爸沒錯,我也沒錯,只是我跟他在不同的次元裡,

在他的次元看到的我,就是這樣沒錯,他用他的方式來跟我溝通

不幸的是,我在我的次元裡無法了解他的語言。

然後他也沒辦法用我的語言來跟我溝通,因此產生了這樣的摩擦。

因為我也只能用我的語言來跟他溝通。

  

如今,我總算看到這一層了。

  

但是看到歸看到,要實際進入我爸的次元,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這個,就是現在的我要面對的事情。

如果要去生醫科技當業務,那不如直接去我爸的公司。

我們家公司也是有製造、販售醫療用的機械手臂。

 

好吧,我想到就皮皮挫。

  

只是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好煩。

  

  

我哥買了一本書給我,很有趣。

這本書讓我對於我的敏感體質寬慰了許多,

我哥應該不知道我的敏感,他是看到裡面一個篇章

「每個靈魂都會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父母而來到世上」;

他希望可以幫助我面對我的家庭問題。

   

他不知道,我早已接觸靈魂學很多了(笑)

所以裡面的概念我很容易可以吸收理解,

總算我也對自己對於某些靈體會有感應、甚至不舒服這件事,稍稍寬慰了。

終於有一個「正常人」,有這些特別的體質,卻又不裝神弄鬼、故弄玄虛。

我很開心。

  

一直以來我都遇到各種故弄玄虛,刻意渲染,

或是不斷拉我入宗教的、有這樣體質的人。

但是對我來說這些東西太跨張、而我也不想入教。

  

唯一讓我比較有共鳴的是佛學,

因為佛不膜拜、佛教是強調自我修練,以達上乘境界

跟道教把希望寄託在各式各樣的神、基督教把人生歸托在上帝是不一樣的。

 

「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則非菩薩」(金剛經)

我篤信這句話,所以那些有實相的,我都不信他們是好的「神」,

或者說,是統御宇宙這股力量的能量體。

    

(雖然我會去找土地公聊天,去找媽祖娘娘幫忙、讓我的體質不要那麼困擾我

但無論是土地爺爺還是媽祖娘娘,祂們跟我相信的那種「能量」不太一樣)

   

而這些,我都在書裡看到了解答。

然後看到一半,我忽然知道,我上輩子是自殺死的。

因為太糾結於那樣的感情屏障之中,我自殺了。

     

然後這輩子一樣要修習上輩子讓我選擇自殺功課

(不要以為自殺就可以不用寫功課了XD

所以在面對家庭功課時,出於上輩子的慣性,我一直想自殺,

這個念頭大概從我五歲就有了。

   

所以這個功課目前來看,雖然難了點

但是我本身一直力求進化,而且有高靈指導

(土地爺爺、媽祖娘娘以及其他在我身邊保護我的高靈)

我的靈魂導師也幫助著我

(當我情緒崩潰、開始有可怕念頭產生,我就分成兩個意識的時候)

所以這輩子,這項功課應該可以,及格了吧?

   

BY 能夠越來越坦然接受自己敏感體質的 梢兒 Sat.02nd.May.2020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33364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