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02.06 自我療程2
2020/02/07 02:41:47瀏覽334|回應0|推薦11

覺得昨天的我,寫了很可怕的內容啊(笑)

為了不把自己孤立,我還是要求自己跟孜孜還有律師先生保持聯繫。

      

    

昨天也是在學校無聲流淚了一整天後,

在課程結束、跟孜孜通話時,整個情緒都跑出來

對著電話大哭,哭著問著孜孜、為什麼人要活得這麼沒尊嚴?(苦笑)

  

我父親始終在意著,一月回台時忘記傳訊息給他的事情。

但在我的立場,前一個月就已經周周寫E-mail告訴他我在台灣的時間

他不回mail也沒傳任何訊息給我,

我想說他很忙很忙,那段時間應該不在台灣吧,就不放在心上。

     

在台灣那六天,沒時間體驗什麼叫「時差」,

台北苗栗台中輪流跑,銀行、採買、換筆電,然後還有陪伴阿婆、跟孜孜約會。

自然我也就沒想到要跟父親說:我在台灣。

我已經告訴他超過三四遍,他始終無回應,我就把這件事情直接歸檔了。

  

結果那幾天,我父親在台灣,

他很生氣我竟然沒有想到要見他,卻只見他媽媽。

一個月過去了,他還是很生氣,過年接連打電話、他也不接、也沒回撥。

       

我在牛津生活不適應,各種身心症狀都出現

經期過長、不規律;結膜炎;一直長痘痘;憂鬱症狀一再發作

每天都好倦怠;幾乎天天都有哭泣時間。

   

雖然手邊的錢還夠我在這裡生活兩三個月,

但其實面對常常跳票的父親大人,我很沒有安全感

現在在申請學校、我也很不安、不知道到底繳不繳得出學費?

父親就一直說,做人要懂得感恩,要知道誰才是對自己真正有幫助的人。

  

我很痛苦。

童年時期與青少年時期,我最需要父親的時候,他都不在我身邊

現在忽然就要當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過去一直要我回家陪伴阿婆,我的高中大學珍貴寒暑假,

都在鄉下陪伴老人家、整天足不出戶的、關在房子裡

本該閃耀的青春,我用一串串的淚珠與一行行文字堆砌起防範憂鬱的碉堡

現在父親反而吃起他媽媽的醋,覺得我都只花時間陪伴阿婆

  

那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呢?

錢買不到快樂、買不回時光呀。

   

我不想要把選擇權交付在他人手中,就是這個原因

活得很沒尊嚴,而且還要努力活下去。

  

父親已經當習慣老闆,就像皇帝

不能忤逆、不能有其他意見、凡事都要順著他的心意走

這次龍顏大怒,我真的是死了活該。

   

但我是他的女兒,不是員工

我渴望自由而有尊嚴的生活

而不是為了五斗米把腰都折斷了

   

昨天又收到父親言簡意賅的指責

我崩潰大哭。

道歉信也寫了,電話也打了,訊息也傳了

你不回,不接,到底要我怎樣?

奪命連環摳嗎?

真是,本宮頭都疼了(扶額)

    

   

然後周一沒怎麼跟律師先生聯繫,周二稍微透過whatsapp小聊一下。

週三情緒超級不穩定,一邊跟律師先生傳訊息

一邊覺得我自己狀態很糟、律師先生會不會覺得我有病、很煩、厭倦了我brabra

然後又覺得有這種想法的自己很討厭。

一整個混亂的心智狀態。

   

昨晚寄宿家庭的晚餐很糟,難吃的披薩&薯條。

(我現在不懂會為什麼台灣人偶爾吃披薩漢堡薯條會這麼開心了,

 我在這邊吃到害怕,這根本是垃圾食物中的垃圾食物!!!!!!)

我分享了這個可怕的晚餐給律師先生(他是一位會下廚的義大利人)

然後開始跟律師先生對話了一整晚,到後來他還打電話給我。

  

我的寄宿家庭,家庭成員態度不會很差,但是環境不太好。

房間無法開窗通風、濕氣都悶在裡面,然後他們又不常開暖爐(不知道是否為了省錢?)

簡言之,就是濕冷不通風的房間,地毯床單都是滿滿的溼氣

衛浴也是密閉空間,潮濕之餘,水管管路也有問題,

淋浴間水下不去、洗手台把水打開,淋浴間排水孔會冒水出來

洗手台出來的水是白色的。

早餐是甜得要命果醬吐司,吃了幾次再也不願意在家吃早餐

晚餐碰運氣,但90%是炸魚,薯條,漢堡,披薩,油膩膩的很可怕。

順帶一提,他們「晾乾」我衣服的方式,是把我的衣服扔在另外一個閒置房間的地上

一歲多的小朋友不只一次跑進我的房間,弄壞了我的延長線插座

       

律師先生說,我一定要換寄宿家庭,立刻!

   

然後我覺得,律師先生有點不小心職業病發作

我得要想辦法上律師先生冷靜一下

他問了我很多資訊、要我蒐集「證據」(拍照),

跟我說,他可以幫我去跟學校申訴,內容大約是brabrabra,

關於這樣的陳述,正確嗎?要補充或修改嗎?

     

那個當下,有一種不小心請了律師的錯覺。

身為婚禮工作者,也常常被諮詢一些資訊,

但我會謹慎的篩選,如果新人要求太多,超過範圍,就會開始收費。

畢竟這是我的專業、我以此為生。

而律師先生的舉動,讓我有一種他不小心把專業用在我身上的感覺

我要阻止一下他才行(撓頭)

  

但在他的鼓勵(或是要求?)之下,我今天硬著頭皮去學校住宿辦公室

告訴住宿經理我的狀況,表示希望可以更換寄宿家庭。

去之前,我很緊張,緊張到先去上廁所,然後我在廁所裡開始反胃乾嘔。

  

律師先生本來是要幫我跟經理談,我說好。

我很怯懦的經理談,我朋友想幫我跟你談我的狀況(笑)

但是,我心裡深處其實不希望他幫我談,我想要自己處理。

  

住宿經理也是老江湖,他說:好啊!可以。不過先告訴我,你的問題是什麼?

然後我就被住宿經理牽走了(大笑)

其實我也不意外,一個怯懦的亞洲女學生,怎麼應對這些老練的歐洲白人?

何況我還站在她們的地盤上。

  

不過最後,住宿經理說,她會幫我確認有哪一個家庭可以更換

但無法保證下一個家庭狀況會不會更好。

畢竟,基本上會成為寄宿家庭的,都是經濟狀況不太好的家庭

需要透過這樣的方式有額外收入,住宿條件自然不太好、也不一定願意跟學生建立關係

  

老實說,我覺得我是可以應付得來這樣的狀況。

只是最近身心症狀不太好。

   

  

然後今天,在準備前往住宿辦公室時,也跟律師先生保持密切聯繫

在離開辦公室、跟律師先生說完結果後,下午上課還是不自覺想到律師先生。

覺得有點糟糕,好像產生移情作用了。(移情作用:個案愛上自己的諮商師)

   

不過,明天上午會跟診療中心的醫師見面

會在跟醫生討論,我目前的狀況,是要請他幫我安排心理諮商;或是藥物協助。

我很害怕藥物其實,雖然不難過、但是也開心不起來

而且我有藥物過敏史,可怕的是還不知道是哪一種成分讓我不適應

但偶爾服藥之後、有暈眩的症狀產生,還有短時間內極度憂鬱的情緒反應產生過。

   

  

覺得我是很理性的病人(如果我可以稱自己為「病人」的話)

理性到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就好像人格分裂一樣

一部分的我生病了,無法控制

但另外一部分的我十分清醒、也很清楚自己的狀態

甚至知道該怎麼採取行動去陪伴、療癒另外一個自己。

   

梢兒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31678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