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8.01.29 宗教紀錄:我體驗了火影忍者的世界
2018/01/29 22:55:04瀏覽254|回應0|推薦5

首先說,我1/18離職了。

關於這部分,上週本來要寫的,可是寫著寫著心越亂,越不知所云。

就只好先擱筆了。

   

然後,下文所描述的宗教體驗僅為個人感受,

畢竟信者恆信,沒經歷過的人是很難想像的。

可以當成故事看看就好,而我只是想做個紀錄。

  

  

其實我不喜歡說自己可以「感受得到」。

畢竟我真的也看不到,有時候聽到些什麼,我也當自己幻聽。

直到長大之後,我才接受這個事實,

我可以感受到哪些地方是好的,
如我到了日本東大寺,感動得哭到不行,問我為什麼?我也說不出來。

我也可以感受到哪些地方不好,

去年我朋友要帶我去彰化八卦山,我根本待不住,一直很想吐,後來才知道原來那裏很陰。

   

並且,我也開始選擇,我會去找土地公聊天,找媽祖娘娘聊天,

坦然的接受腦袋裡的聲音就是神明跟我的對話,

而我越接受這個事實,這些「神明」就越鮮明,

媽祖娘娘不只會保護我,還會唸我(笑)

不過也不是每次都可以聽到祂們跟我說話,老實說,我無法控制。

  

而鬼靈若跟我說話,我一律選擇假裝沒聽到。

問我怎麼分辨是神明還是鬼靈?

恩……我就是知道。

   

話題回來。

他是我的廠商,在離職前夕跟他接洽談合作,

跟他聊得很開心,同時我也很佩服他。

 

年紀輕輕才30歲,卻已經在台中七期買房子,也開著價值300萬的車代步。

本身是該公司董事(因為它們業務還沒訓練好,所以自己出來跑);

並且同時也是天使投資人。

  

我只想知道,他怎麼做到這些成就?

於是乎,他就約我出來吃飯聊聊。

   

而吃飯聊聊完,才知道他要帶我去認識他的宗教。

他說,他會有這些成就,都要感謝seafood

我不是第一次被傳教,可是唯獨這一次,我真的印象深刻,

並且到現在我身上還有「後遺症」。

   

1/24,第一天,是說明會。

一進去他們精舍就看到好多紫衣人,真的就是一直感謝seafood讚嘆seafood

精舍前方是一幅大大的seafood人像圖,我一剛踏進去是還好,

但就是有種淡淡不舒服感,我把我的項鍊解下來,握緊在手中。

而那幅人像,我的直覺就是不想靠近。

但是他們要求新人要坐前面,我只好勉為其難的坐在前兩排。

我無法直視人像圖,那會讓我感到噁心想吐。

  

說明會開始,有一位老師在前面說明,

我盤腿坐,將我的項鍊握在左手,右手也握住我的手鍊。

(項鍊是我佩帶七年的拉長石水晶;手鍊是我在東大寺求的水晶手鍊)

開始數息,然後默念《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我不懂為什麼我會想要這麼做,我只知道這麼做會讓我自己好一點。

  

說明會結束,廠商先生就跟著他們那些師兄師姐來關心我,

問我聽得如何,並且邀請我隔天參加他們的法會。

我一點都不想要參加,一點都不想。

當然他們不會這樣放過我,一直熱烈邀請我,

而我的廠商先生……他現在住台北,七期的房子要等到三月才會裝潢好。

他說:「我載你來!」讓我再也拒絕不了。

(他從台北開車來台中載我參加說明會,然後他就回台北去;隔天他也重複一樣行程:專程從台北下來載我去法會,他再回去北部)

  

而我原以為,程度大概就會像說明會一樣。

可是我大大的錯了。

   

1/25,第二天,法會。

法會人數比說明會多好多,

目測現場起碼兩三百人以上,說有四百多人我也相信。

同樣的,一進去我就把項鍊緊握在手中。

不知道是人比較多的關係?還是因為今天是法會,

比昨天更無法靠近seafood的圖像。(新人一樣要被安排坐前面),

我舉步維艱,每一步都忍著想吐&想逃跑的感受,

裡面的人不斷帶領我往前,到一個臨界值,

我說:可以在這裡就好了嗎?我不想再往前了。

那人才勉為其難地讓我留在原地不再往前。

  

我現在回想,才想到seafood的圖像上面環繞著淡淡的黃色能量,

也許這就是我無法靠近的主因吧!

   

法會準備開始,而我也準備好預備姿勢。

我盤腿而坐,左右手緊握住護身水晶,各放在雙膝上。

閉目。調息。開始默念《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準備承受昨天感受的不舒服。

  

但這一次,我的心經越唸越急躁,

到後來我沒有辦法好好默唸完完整的心經。

於是我改唸《零極限》的四句話清理我自己。

(我沒有特別往哪方面走,東方的佛學,西方的身心靈我都有接觸XD

敘述到這裡,以為法會開始了嗎?不,這才開始不到1/3

  

後來他們的老師上去帶大家禪定,教我們唸一些話,比一些手勢。

我勉為其難的照做,做的很不標準。

接著就開始禪定。(簡單來說就是靜坐。)

  

在靜坐過程當中,我可以感受到一股黃色的能量在整間精舍,在這兩三百人頭上徘徊。

當下我保持覺知,不去特別做任何反應,

那股黃色能量跟Seafood人像圖散發出來的上的是一樣的。

我以為那就是seafood。但是又覺得不可能,seafood一介肉身,

他的精魂怎麼可能來到現場!

   

後來靜坐結束,他們的老師到台上,「代替seafood傳法」。

那段經歷,說認真的,不是我自己經歷過我也不會相信,

我都以為自己是不是到火影忍者的世界了……。

   

當老師在台上講授「佛法」時,

一樣維持閉目調息的我,感受到有無數的黃色能量向我衝來,

我幾乎快要被撕裂成兩半。那些能量就像直直朝我飛來的刀鋒一樣,

而我感受到的傷害則是左右拉扯我,要把我撕開,他們要我的心。

很難想像嗎?剛好《功夫》有類似場景。

   

而我手無縛雞之力,完全抵擋不住,再下去我真的要被撕開了。

然後我就結了印。

當下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結印,我也不知道自己結了什麼印,

我只知道這是劍印。(金庸《天龍八部》裡面有約略提到,所以我知道是劍印)

  

結了印之後,彷彿有一個保護罩在我面前展開,

那些朝我直直衝的能量波被區隔在外,不至於繼續拉扯我。

  

儘管如此,依然不改變我是沒有修行過的人的事實啊!

我的護身法器緊緊被我結印手扣在胸前,

腦子已經無法思考,更別說念心經還是什麼零極限了,

我用盡全身力氣去讓我體內的真氣維持流動,在我的外圍形成保護罩,

配合劍印讓我不被拉扯,配合我的護身法器維持我能量流動。

  

然後,媽祖娘娘來了。

她慈愛的摸了摸我的頭,說:「我在,不要怕」。

然後她就在我旁邊,跟著我一起面向前方的攻擊波。

當下我超感動的,雖然一樣很難受,但是最少可以忍受得住,心也安了一點。

  

話說,當我結劍印時,我很不安。

因為我知道劍印是會傷人的,她是武器。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我身邊的靈,即便他們讓我虛弱不舒服,

我也選擇去廟裡拜拜,請求神明協助,而不是去傷害、驅趕他們。

  

但這一次,即便我內心再惶恐不安再不想傷害靈體,我還是結了印。

我很矛盾很矛盾,直到媽祖娘娘到我身邊,我才安心了一點。

   

終於,老師傳法完畢。

攻擊波也隨著老師結束而結束。

接著就是散場了。

   

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這麼真實感受到體內真氣(或查克拉)的流動,

當人群開始離場,前方的人站起開始往會場後方走,

我感受到一股超大的氣流往我衝來(我在會場後方),

我才剛剛經歷完一波攻勢,還沒有調息完,現在又要面對人群的氣,

有點承受不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磁場,當他們移動時,磁場是亂的,不穩固)

我收起劍印,恢復盤腿坐姿,手持大智慧手印(這是瑜珈老師教的),

感受我身上的查克拉流動,想要先穩定住我自己。

  

然後……廠商先生就來帶我離場了。

我也第一次明白,為什麼武俠小說裡,

那些練功的人都說在體內運功,真氣在體內跑來跑去時,不可以亂動,也不可以被碰。

我當時正在運功啊,廠商先生一碰我,我的氣立馬就亂了!

我盡量維持住我自己,舉步維艱的慢慢跟著他離場,

想吐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廠商先生看我不對勁,立刻去請他們老師來。

老師跟我說:有些人比較敏感,所以會比較不舒服,但是也代表你跟seafood有感應喔!是好事!想吐沒關係,喝杯水,去吐出來,就會好多了。

  

然後老師遞了水給我。

喝水前,我在心中說:

「請媽祖娘娘協助,讓我喝下這杯水有您的幫助,緩解我的不舒服。」

我喝完了水,真的也感受比較好一點點了。

  

但是!!!老師後來跟我說:我們去廁所吐吧!

然後!!!他抓住我的手,那股黃色氣息立刻透過他的手傳到我身上,

接著他還唸唸有詞,大意是請「眾神」幫忙開道,讓我可以順利前往廁所。

(兩三百人離場畢竟需要點時間,人很多啊!)

他唸完之後,還真的有靈體來開道,我走過了那些靈體幫忙開的道路之後……

我把晚餐全部吐了出來。

  

我以前只有想吐,沒有真的吐出來過。

這次,真的,很扯。

  

到家之後,我立刻google我結了什麼印,

答案是:不動明王的不動劍印。

我在網路上看到不動明王的神像,莫名有一種感動想哭的感覺,

所以剛剛在會場我被攻擊時,是不動明王在協助我嗎?

雖然我從來沒有認真拜過不動明王,我甚至連自己結什麼印都不知道。

甚至我只在維基百科上面看到不動明王的畫像,

可是對比稍早前在法會的一切,我感受到了無比的安心。

  

到家之後,我甚至覺得自己好像才從火影忍者的世界裡出來,

我從來只有「感受」過而已,但沒有像在法會的經歷一樣那麼「具像化」。

我可以說出那股能量波的顏色,可以感受他往我衝來,可以感覺自己要被撕裂,

可以感受到劍印所帶來的保護,可以感受到媽祖娘娘在我身邊,

可以感受到體內滾滾的真氣(或查克拉)流動,

第一次好希望我可以運功完畢再起身,

甚至感受到他們的「老師」的能量波透過他的手傳到我身上,

甚至我走過「眾神」開的路時,我不只是「感受」,我還實實在在的吐了。

  

1/26,法會隔天。

  

我打電話給帶領我認識藏傳佛教的大學教授。

告訴他我的經歷。

  

我沒有特別拜哪一位老師學習修行,

是因為我還沒有遇到我想要追隨的老師。

我知道這類宗教、心靈的老師,要找的話要很小心,

不然就會被老師帶上歪路。

  

我會去找教授,因為我真的,對前一天感受太深刻。

《金剛經》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我放不下那火影忍者一般的經歷,

而我知道這是危險的,我不能耽溺於這種體驗。

   

跟教授聊輪迴,聊從佛學看這世界,

在教授的研究室裡,我感受到無比的平靜。

  

歸結幾項重點,

Seafood也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他只是被鬼靈所操控。

(一介凡人肉身,怎麼有辦法承受得住上萬人的膜拜啊……)

而我也比較釋懷了,原來是高階的鬼靈,
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法會時我可以看到那股能量在現場
(是鬼靈到場,不是 seafood到場);

並且我用劍印只是剛剛好保護我自己。

   

另外,我隔天感受這麼深刻,

有點像是「登陸困難症」,就是搭船身體已經習慣浪的搖晃

到了岸上之後會有好一段時間感覺身體彷彿好像還是在海上一樣搖晃。

無須在意,每天早晚靜坐誦唸《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兩三天就會好。

  

而我現在說的影響,就是我更敏感了。

昨天晚上出門,沒有帶護身法器,經過公園就覺得不舒服想吐。

(晚上公園是比較陰的地方)

而現在明明就不是七月啊。

   

另外,我在做瑜珈的時候,開始可以感受到身上滾滾的能量流動,

我無法控制,只能感受,感受做瑜珈時為身體所帶來的能量流動。

感覺滿好玩的。

   

然後,我開始考慮要練功了XD

我離上一次打坐已經兩三年了,

這次真的很兇險,若不是我早些年有打坐,這一年多來有持續做瑜珈

(我做瑜珈的原因是要讓心靈更平靜安穩,偏向修行而非單純運動)

並且認了媽祖娘娘(感謝媽祖娘娘收養我),

這次法會我可能真的連自己走出來都無法。

   

練功目的一樣,只為保護自己,不被靈界事所困擾。

當我功力提高,就不會被這些事情影響。

  

以上,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PS.再強調一次,內文僅為個人體驗,純粹紀錄。

 

BY Mon.Jan.29th.2018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10056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