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童話創作/妮妮與魚精
2010/02/05 08:54:39瀏覽418|回應0|推薦2

                            
                           妮妮與魚精



小朋友,你知道什麼是壺穴地形嗎?基隆河在八堵與暖暖的區段就有許多壺穴,你看過嗎?隨著河水流下的砂石,遇到崎嶇不平的河床,被擋住去路後在原地打轉,轉來轉去的結果,把地面鑽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凹洞,就形成壺穴了。站在河邊往下看,河床上一個個不同形狀、大小的開口,好像把幾百支水壺埋在土裡,又像一口口的水井,十分壯觀。
但是,一個個凹洞的底下是什麼呢?是淺淺的河底,還是深深的通道?如果鑽入壺穴,一路走下去,會到哪裡呢?
相信那是你沒有到過的地方。可是,有一個小朋友曾經進到凹洞裡面喔!讓我們來看看她的故事吧。

妮妮小妹妹一家住在台北,爸媽是上班族,姊姊唸小學三年級,弟弟才剛學會講話。平常的日子,爸媽上班,妮妮和姊姊上學、上安親班,弟弟則住在基隆由外公外婆照顧。假日的時候一家人會到基隆,住在外公外婆家。
妮妮的爸媽原本計畫生兩個小孩,一男一女恰恰好,姊姊誕生以後,爸媽預期下一胎是個弟弟了,想不到又是女生,因此,妮妮來到世上第一眼看到的,是皺著眉頭的爸媽。妮妮長相平凡,頭大大,眼睛小小,不像姊姊五官細緻,清秀可愛。
後來妮妮的爸媽繼續努力,幾年後終於生了弟弟。他們如獲至寶,對弟弟寵愛有加。
小弟弟體質敏感,喝牛奶會起疹子,媽媽不辭辛勞,每天上班時間用擠奶器抽抽吸吸以後,將奶水裝在無菌袋裡,下班後由爸爸開車送到基隆給弟弟享用。
媽媽每天打電話給外婆,問看看小弟弟狀況如何,有沒有長高?體重有沒有增加?一有發燒咳嗽,立刻要外婆帶去看醫生。外婆為了照顧小弟弟,每天神經緊繃,擔心疏忽了什麼。
而姊姊也因為長得文靜可愛,深得爸爸喜愛。姊姊小的時候,爸爸晚上邊看電視,會邊讓姊姊坐在他的腿上盪鞦韆。睡覺前,爸爸會躺在姊姊旁邊講故事給她聽,直到她入睡。
姊姊要上幼稚園,爸爸讓她上學費很貴的雙語學校,老師都是高鼻子、捲頭髮的外國人,教的都是ABC。姊姊唸小學的時候想學樂器,爸爸找了音樂老師,買了幾萬元的長笛給她學;姊姊學得很慢,吹起莫札特噗噗做響,曲不成調,爸爸還是給她鼓掌喝采。
只有妮妮,總是得不到爸媽的關愛。

    「妮妮,不要欺負姊姊!」兩姊妹爭吵打架的時候,被罵的總是妮妮。
    「妮妮,趕快睡覺了,不然虎姑婆要來抓人了。」妮妮沒有聽過爸爸的床邊故事,只有大人的恐嚇。
妮妮要上幼稚園,只能選附近公立小學附設的,每天老師只教唱歌、跳舞、做遊戲。
妮妮要學樂器,媽媽拿給她兒童用的短笛子,要她自己伊伊嗚嗚地吹。
回基隆外婆家的時候,三個姊弟擠一間房間睡覺,床不夠大,妮妮被安排打地舖,看著姊姊跟弟弟舒服地睡在床上。
    「阿嬤,我是不是撿來的?」小小的妮妮老早就感受到爸媽的偏心,她問起外婆,外婆只能安撫她。

雖然如此,妮妮卻是三個姊弟裡最聰明的喔。
妮妮很小的時候,剛學會走路不久就開口說話,而且字正腔圓。
幼稚園老師雖然教得不多,妮妮竟然自己學會認字,電視報紙上的國字很多都認得出來,比上小學的姊姊還厲害。不久,妮妮甚至自己學會看故事書,自己可以講故事給弟弟聽了。
還有,妮妮音感不錯,聽過外婆哼唱民謠「天黑黑」,沒有人教,自己慢慢摸索,竟然可以吹出完整的曲調。
「天黑黑,欲落雨…」有一天妮妮在客廳吹起來,大家都驚訝不已。「掘到一隻……阿公要煮鹹…」
從此以後,妮妮只要心情不好,就會一個人拿起短笛,吹著「天黑黑…」,她就會快樂一些。

週末的時候,一家人回到基隆,白天在暖東峽谷玩水抓蝦子,晚上到廟口吃小吃。外公外婆很疼孫子,三姊弟都很喜歡來基隆。
假日的晚上,外婆煮了一桌的飯菜,外公跟爸爸喝點小酒,媽媽在旁邊餵著弟弟吃飯,姊妹倆邊吃邊說著學校的事,是最輕鬆愉快的時分了。
外公愛吃基隆的海鮮,桌上總有透抽、海瓜子、鯊魚煙等等海產,而每次桌子中央總會擺上一尾魚,或煎炸,或煮湯,肉質新鮮滑嫩,好吃極了。
特別的是,這魚幾乎都是外公釣來的呢。外公平常沒事的時候,就會背起長長的釣竿,走到附近的基隆河岸,坐下來等候魚兒上勾。他技術不錯,總是會釣到又大又重的魚,讓家人飽餐一頓,而吃不了的,就先放到家中庭院的魚池裡餵養。

這一天傍晚,外公又帶回幾條魚,其中有一條大頭鰱身長兩尺多,魚鱗閃亮,雙眼炯炯有神,魚嘴開闔不停,好像想說些什麼,外公覺得很珍貴,就將它留在魚池裡。

原本白天烈日當空,當天半夜卻下起傾盆大雨,雨落在鄰居的鐵皮屋頂,嘩嘩啦啦,將妮妮從睡夢中吵醒。妮妮醒來,有點害怕,想去找睡在隔壁的爸媽,又怕被罵,只能閉著眼睛躺在地上,希望趕快再睡著。

忽然,房門咿咿呀呀被打開了,妮妮以為是爸媽來看她們,睜開眼睛一看,哇!竟然看到一個魚頭人身的怪物走了近來,看那樣子,應該就是阿公釣到的那條大頭鰱,可是怎麼有身體有腳呢?
    「小朋友,別害怕,我是魚精。」魚精看妮妮一臉驚慌,要她放心。
    「你是誰?要做什麼?」妮妮起身坐著,緊抱著被子。姊姊弟弟仍在床上熟睡。
    「我是住在基隆河的魚精,當年是鄭經養的魚,後來隨他從廈門來到台灣,到了基隆,覺得這裡環境不錯,就住到基隆河的壺穴裡,修練成精,想不到一晃眼就三百多年了。」魚精解釋自己的來頭。
    「你怎麼會來我家?」妮妮還是不了解。
    「哈哈,我一個人在壺穴裡住久了,雖然有妻子陪伴,但一直沒有小孩,想要來人間找個小朋友到我家裡玩玩,就故意讓妳阿公釣起來,跟著他來到你家。」
    「我不想去!」妮妮雖然不討爸媽喜歡,但陌生人更讓她害怕。
    「小妹妹,反正你們三姊弟裡一定要有人跟我走,那我帶走弟弟囉!」魚精威嚇起來。
妮妮一聽,皺起眉頭,想到弟弟如果不見,爸媽一定很傷心。
    「你不要抓弟弟,我跟你走好了。」
    「太好了!」

下大雨的深夜,街上無人,只見魚精摟住妮妮,兩腳往地上一蹬,凌空一躍,竟然在夜空中滑翔起來。從半空中俯瞰暖暖街,房子車子變得小小的,一路經過教師會館、戶政事務所、暖暖國小、土地公廟、過港橋,不久就來到基隆河岸。
站在遍佈壺穴的河床,魚精要妮妮閉上眼睛,然後抱起她縱身一跳,往其中口徑最大的一個鑽了進去。
在壺穴的通道中滑行,好像坐著兒童樂園的雲霄飛車,咻咻幾下就到了目的地。妮妮這時爭眼一看,哇!魚精住的地方竟然是一間大大的玩具屋,客廳裡面擺著溜滑梯、盪鞦韆,牆角堆著皮球、玩偶,桌上放著積木、拼圖,這些都是妮妮最愛玩的。
妮妮頓時睡意全消,在魚精家裡快樂地玩了起來。玩餓了,魚精媽媽會準備蛋糕、巧克力給妮妮吃;玩累了,可以躺在臥房的水床,舒服地睡覺。妮妮就在魚精家裡住了下來。

這天,妮妮在客廳玩的時候,門外突然飄來一陣異味,臭死了。
    「怎麼回事啊?」妮妮趕緊告訴魚精爸爸。
    「唉,又是人類把廢水排放到河裡,趕緊把門窗關好。」
    又有一天,水流把好幾條小魚沖了下來,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又怎麼了?」妮妮再問。
    「有人在河裡電魚,電死了一堆。」
    「人類好壞,魚好可憐喔。」妮妮為死掉的小魚感到難過。
    「當年我剛來基隆的時候,河水清澈,魚類繁多,人們在水面划著小船,魚兒快樂地在河裡生活,大家和平相處,生活十分愜意,跟現在差很多呢。」
    「我沒有划過船,好想去喔。」妮妮露出嚮往的眼神。
   
    妮妮在水底住了一陣子,日子雖然過得快樂,魚精也對她很好,她卻忍不住想起地上的家人。
    「我想回家了。」妮妮提出要求。
    「不行,不然就拿弟弟來交換!」想不到一提到回家的事,魚精就變得嚴肅起來,大聲回絕了妮妮的要求。
    「那可不可以上岸去走走,看看家人?」
    「好吧。只是為了怕被人認出來,我必須讓你失聲,暫時沒辦法說話。」
    魚精讓妮妮喝下一種藥水,妮妮的聲帶瞬間麻痺,發不出聲音。魚精夫婦變裝成一般人類的模樣,也讓妮妮挽起頭髮,帶上帽子,打扮成小男生,然後就帶著她到地上逛逛。

魚精在基隆住了三百多年,熟悉基隆的人文景觀,就當起導遊來。
   「和平島當年被荷蘭人佔據,那時我跟著鄭經一同來過,把他們打得落荒而逃。」
   「基隆嶼原來是一顆龜蛋,母龜被鄭成功的大砲打傷以後,爬到海裡產下的。」
    妮妮聽得津津有味,這些故事連阿公都沒有提過。
   「海門天險是一級古蹟,裡頭的砲台在清朝的時候,可以把砲彈打到遠遠的海上。」
   「仙洞巖位在海邊,古早時候有仙人在這裡煉丹。」
   以前跟爸媽來過,妮妮認出熟悉的景點。
   「老大公廟負責在每年中元開鬼門。」
鬼?啊—!妮妮嚇得拉住魚精爸爸,但叫不出聲。

玩了半天,原本興高采烈的妮妮漸漸低下頭,無精打采。魚精一看,原來前面有一對夫婦牽著小孩出遊,魚精知道她又想家了。
「好吧,帶你回暖暖街走走。」
妮妮跳了起來。

妮妮回到熟悉的街道,平常不太留意的便利商店、早餐店、麵包店、大賣場變得親切許多,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來到家門口,四層公寓的一樓,門前不見爸爸的車,應該是全家出門了。妮妮挨過去朝家裡面望了半晌,果然不見人影,她落寞地走回馬路。
魚精見她又不開心,提議到廟口吃東西好了。妮妮點頭答應。

傍晚的基隆廟口,人潮開始聚集,一攤攤美味的小吃吸引遊客坐下來品嘗。鼎邊趖、天婦羅、泡泡冰、鰻魚羹,這些都是妮妮最愛吃的,魚精夫婦陪著妮妮逛逛走走,看看要先吃什麼。
突然,妮妮看到對面有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
是妮妮的家人!

    「……」妮妮大叫,但出不了聲。
家人擦身而過,也認不出變裝的妮妮。
    「啊……」妮妮更用力,但沙啞的嗓音一下子就被鼎沸的人聲淹沒了。
眼見家人就要遠離,妮妮快急死了。

這時,妮妮望見小吃攤後面的店面有一家百貨行,她靈機一動,拉著魚精就往店裡面跑,魚精莫名其妙地跟著進去。妮妮在裡面東看西找,還好她認得字,一下子就來到兒童用品區,買到了她要的短笛子,隨即又拉著魚精往外跑。
妮妮在街上東張西望,看見家人在附近的攤子停了下來,尚未走遠。
妮妮站在人來人往的小吃街,將短笛湊近嘴巴吹了起來。雖然嗓子暫時被麻痺,發不出聲音,但吹氣沒有問題。

    「天黑黑,欲落雨……」妮妮吹起她最擅長,也是外婆常常哼的民謠,不少路人轉頭觀望。「阿公欲煮鹹…」
    「妮妮啊,妳在哪裡?」外婆聽到了熟悉的笛子聲,趕緊帶著家人走了過來,但只看到一個小男生吹著笛子。
我就是妮妮啊!妮妮在心裡喊著,急得冒出汗來。

    「妹妹,是妳!」朝夕相處的姊姊認出妮妮了。「爸,媽,是壞人把妮妮化妝成男生啦,快抓壞人!」街上的行人一聽也都過來指指點點。
魚精眼見事蹟敗露,趕緊趁著混亂從人縫間溜走了。
媽媽把妮妮的帽子拿起來,放下她的頭髮。
    「妮妮,真的是妳!」趕緊將她抱在懷裡,臉上流下淚來。
妮妮就這樣和家人團圓了,聲帶的麻藥不久也退了。
    「媽,爸,阿公,阿嬤!」妮妮叫著許久不見的家人。「我沒事,可以去吃冰嗎?」
    「你還是這麼愛吃!」媽媽破涕為笑。

當天晚上,妮妮爸媽在街上買了一張小床回來,放在姊弟的房間,妮妮可以不用再睡地 上了。
    「妮妮,妳是一個好孩子,勇敢又聰明,爸爸以前只注意姊姊與弟弟,對不起!」睡前,爸爸走進房來抱著妮妮,妮妮不禁眼眶泛紅,依偎在爸爸懷?。
    「爸爸,明天禮拜天,我們要去哪裡玩?」漸漸睡眼惺忪的妮妮問起爸爸,
    「妳想去哪裡玩?」
    「我要跟阿公去…釣魚…」妮妮快睡著了,含糊說著。
    「釣魚?」爸爸覺得很奇怪,因為妮妮還沒透露這陣子經歷的事情。
    「我要去基隆河划船……」妮妮在爸爸身旁睡著了,沉睡中,妮妮道出了她的夢想。
爸爸看著妮妮,滿足地微笑起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egloberover&aid=3752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