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的軟性色情產業何在?
2015/09/01 11:34:19瀏覽5589|回應1|推薦6

台灣的軟性色情產業何在?
沈政男

台北悠遊卡採用日本AV女優波多野結衣做為卡面人物的爭議事件,表面上好像只是公營單位行銷理念與民眾集體觀感的衝突,實際上從這事件的發展可以看出,台灣社會即使是處理這樣一個簡單的民生議題,都暴露了政治人物媚俗、公民討論淺薄的問題。

台北悠遊卡公司為什麼使出這一怪招?因為長官要求業績的壓力很大,而網友都愛看波多野結衣,若拿來當卡面人物想必暢銷。網友為什麼愛看波多野結衣?因為她讓大家都甘願對著電腦螢幕獻出自己。說穿了就是一場從腥臭的衛生紙團裡搜找新台幣的鬧劇。

問題來了,接下來要檢討什麼?是波多野結衣到底是狂野還是清新、AV產業是不是物化女性、AV女優也是職業而職業無分貴賤為什麼不能印在悠遊卡上,這一類問題嗎?

不是嘛!台灣人根本不了解日本AV產業對日本人的社會文化意涵,要如何有意義地談這樣的問題?就好像今天要在台灣討論大麻合法化,有任何意義嗎?台灣人應該討論的是,為什麼台灣沒有自己的波多野結衣?如果有,大家相對上比較能夠了解那是怎樣的人物、那人登上乘車卡的意義又是如何,不是嗎?

台灣有沒有自己的AV女優?當然有,最出名的一位叫瑄瑄,幾年前與男優阿賢拍了「水電工系列」色情片,在網路上頗受歡迎。除了瑄瑄,還有沒有?當然有,但名氣就差很多了。拍得如何?跟日本AV當然不能比,但比起幾十年來,台灣社會偶而出現的,不曉得誰拍也不曉得誰演,更不曉得要表達什麼,只見兩個人表情與肢體都生硬到不行,好像臨時找來的路人,找間昏暗旅社就拍了起來那種,好上太多了。注意喔,色情片不是舒淇或徐若瑄拍過的那種香港三級片,而是真槍實彈的性愛表演。

很慘的,台灣人連色情片都不會拍。以前要揶揄台灣人多沒能耐,人們會說台灣人連一顆引擎都不會做,其實更讓人汗顏的是,台灣人連色情片都拍不好啊!

台灣法律容不容許色情片出版或播放?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於是瑄瑄只能因陋就簡,偷偷演色情片,欠栽培,成不了波多野結衣。於是台灣人只能找日本AV來看。於是波多野結衣紅到了台灣來。如果今天登上卡面的是家喻戶曉的本土AV女明星瑄瑄,是不是台灣社會的討論比較能夠聚焦與深入?而不是看到「暗黑林志玲」,有人挑暗黑,有人想說有林志玲三個字應該也不賴,然後打起糊塗仗來。

台北市政府的事業單位既然可以接受日本AV女優印在自家商品,接下來是不是應該思考,對於相關軟性色情產業要如何看待?軟性色情產業指的是性交易以外,帶有性意涵的商品或勞務,比如色情影片就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情趣用品店、脫衣舞表演、性交表演等。

前兩天台北市長柯文哲參加社區座談,有民眾爭取在社區設立性交易專區,柯市長聽了依然跟選舉前一樣,搔頭微笑帶過。性交易專區法律上已經准許設立,但談了好幾年始終沒有進度,因為此議題太過敏感,政治人物能閃則閃,沒有人要碰。

悠遊卡爭議爆發後,柯市長說他不認識波多野結衣,這句話的意思是他沒看過她的AV、沒看過任何日本AV,還是從沒看過任何色情影片?無論如何,身為首都市長,必須了解色情產業,這在全世界所有重要都市都是如此。

東京有歌舞伎町,首爾有清涼里,香港有砵蘭街,連新加坡都有芽籠,更不用說巴黎的皮加勒,阿姆斯特丹的運河區,漢堡的繩索街,與紐約的第四十二街了。台北呢?台北的紅燈區在哪裡?台北人、台灣人不需要紅燈區?

台北以前有紅燈區,也就是著名的寶斗里,可惜後來被剷除了。很扯的,台北的性交易專區,竟連同電動玩具與沒戴安全帽的機車,當年一起被剷除了,這幾件事情連結起來,其實構成了眾人無意間一起推行的「台北新生活運動」,在所謂的台北新故鄉。然後十幾二十年過去,如今才說要設立博弈專區、性交易專區。這一波「新生活運動」後來延續成了台北大眾捷運連一滴水都不能喝的無菌室政策,可笑的是,乖乖牌車廂裡,乘客口袋掏出乘車卡一看,竟然是打手槍用的大頭照。

台北或台灣如今要設立性交易專區困難重重,比較可行的做法是先從軟性色情產業著手,先允許性影片、性玩具與性表演這類商業活動出現,待自然形成集中區域後,那地方便是未來紅燈區的候選區域。國外的紅燈區都是如此,最核心是性交易區域,周邊則是各式各樣的軟性色情產業店面。

台灣過去其實已打下軟性色情產業基礎,可惜後來糊裡糊塗自我撲滅了。還記得1980、1990年代的牛肉場嗎?那就是軟性色情產業的典範啊,可惜台灣人不懂得珍惜,如今要看脫衣舞表演已經找不到地方。國外沒有一個大城市看不到脫衣舞表演,這是很簡單的日常娛樂,但台灣人沒有也就算了,反正躲在書房裡看波多野結衣就滿足了。

在牛肉場出現以前,台灣社會還有更露骨的性表演「十八招」,雖然隱藏在陰暗角落,但人們趨之若鶩。真槍實彈的性交表演也有,如果懂得門路的話。這些表演如今在國外的紅燈區外圍,都是稀鬆平常、觀光客經常造訪的娛樂場所,但台灣社會已經容不下這樣的商業活動,因為「新生活運動」已經在公民討論場域劃下了倫理禁區。

注意喔,牛肉場消失以後,什麼出現了?檳榔西施。檳榔西施就是性宣洩被圍堵之後,慾望隨處流竄,路邊也可以脫褲爛,就好像路邊也可以大吃特吃的宣洩慾望活動。

詭異的是,這些年檳榔西施也逐漸式微,卻也沒有其他軟性色情產業出現,台灣人似乎成了舉世難得一見的禁慾國度,大家都過著恪遵四維八德的新生活。

是這樣嗎?當然不是嘛!否則,只是把日本AV女優的肖像,只是肖像還沒有脫光光喔,拿來促銷乘車卡,怎麼就造成轟動?

這其實是慾望滿到一觸即發,看見一點點小暴露就騷動起來的怪現象。

從開放與扶植軟性色情產業,比如本土AV、脫衣舞、性表演等等商業活動,再進展到設立紅燈區的討論,這是AV悠遊卡事件可以帶來的深層思索。

(圖片來源:http://www.travellovestory.com/sex-drugs-alcohol-amsterdam/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egloberover&aid=29187167

 回應文章

Kitti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02 01:03
從腥臭的衛生紙團裡搜找新台幣的鬧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