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金縷曲」
2010/09/29 23:00:13瀏覽1224|回應1|推薦25

    吳兆騫 (1631-1685) 字漢槎9就會作賦少年時即聲震文壇。吳兆騫性情狂放,據說常小便在同學的帽子裏,老師責罵,他居然說,這帽子與其戴在俗人頭上,還不如拿來裝尿!他還曾對友人汪鈍翁)說﹕「江東無我,卿當獨秀!」(本劉宋袁淑對謝莊語。)

   吳兆騫雖為人狂放,但很有才氣,吳偉業(梅村)把他和陳其年,彭古晉合稱為「江左三鳳凰」。 他的詩句「山空春雨白,江迥暮潮青笛關山千里暮,江雲鴻雁萬家秋」皆傳頌當 時。

    清兵入關後,吳兆騫歸隱鄉里,隨吳梅村遊。後吳郡成立慎交同聲二社,吳兆騫,顧貞觀都是慎交社的重要人物。

順治十四年(1657年)吳兆騫中舉人,當年11月,南闈科場案生,因為江南主考官方遒取中的舉人方章鉞,少詹事方拱乾第五子,而且這兩家聯宗有素,天下士子譁然次年十一月定案,正副主考官方遒,錢開宗及十八房考官具正法。

 吳兆騫可能因為平日恃才傲物,得罪了人,也被人誣陷捲入闈場案中,因而必須赴京殿試時氣氛緊張,所有殿試的舉子都戴上枷鎖,沒有見過這場面吳兆騫,在試中交白卷,(一種說法說他負氣交了白卷),被革除舉人名。家產籍沒入官,父母兄弟妻子一併流放寧古塔(今黑龍江省寧安縣)。

  吳兆騫的師友吳梅村為此寫下感人的《悲歌贈吳季子》:

悲歌贈吳季子

人生千里與萬里,黯然銷魂別而已。
君獨何為至於此,山非山兮水非水。
生非生兮死非死。十三學經並學史,
生在江南長紈綺,詞賦翩翩眾莫比,
白璧青蠅見排詆。一朝束縛去,上書難自理。
絕塞千里斷行李,送吏淚不止,流人復何倚。
彼尚愁不歸,我行定已矣。八月龍沙雪花起,
橐駝垂腰馬沒耳,白骨皚皚經戰壘,
黑河無船渡者幾,前憂猛虎後蒼 
土穴偷生若螻蟻,大魚如山不見尾,
 為風沫為雨,日月倒行入海底,
白晝相逢半人鬼。噫嘻乎悲哉!
生男聰明慎莫喜,倉頡夜哭良有以,

受患只從讀書始,君不見,吳季子!

他的至交好友顧貞觀更在他送行時許下諾言,必定全力營救。

康熙十五(西元1676年),顧貞觀宰相明珠家課館。寒冷的冬天寓居北京千佛寺,環顧四週冰雪,顧貞觀想起當年的諾言遠在天邊生死未卜的好友,寫下了著名的「金縷曲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

記不起,從前杯酒。

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

冰與雪,週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

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

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

只絕塞、苦寒難受。

甘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

置此札,兄懷袖

   明珠的兒子,著名詞人納蘭性德讀後為之泣下,曰:梁生別之詩,山陽死友之傳,得此而三(註)」並也和了一首金縷曲送給顧貞觀,以表明自己一定會幫忙營救吳兆騫

金縷曲
簡梁汾,時方為吳漢槎作歸計

灑盡無端淚,莫因他、瓊樓寂寞,誤來人世。

通道癡兒多厚福,誰遣偏生明慧。

莫更著、浮名相累。

仕宦何妨如斷梗,只那將、聲影供群吠。

天欲問,且休矣。

情深我自拚憔悴。轉丁甯、香憐易爇,玉憐輕碎。

羨殺軟紅塵裡客,一味醉生夢死。

歌與哭、任猜何意。

絕塞生還吳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閒事。

知我者,梁汾耳。

  納蘭性德,徐乾學等人在朝中斡旋,康熙二十年(1681年)吳兆騫終于得以放歸。(徐乾學是顧炎武的親外甥於吳兆騫的贖回,他有很大貢獻。)

終於生入雁門關吳兆騫,回到北京後,一直住在徐乾學家裏。後來明珠邀請他作為小兒子的老師,總算在北京也有了生計。據說有一次因一些細故他和顧貞觀鬧不和,顧貞觀也不辯解。當明珠帶他到自己的書房,他看到

顧梁汾為吳漢槎屈膝處

幾個字的時候不禁大慟,聲淚俱下。

註﹕ 據說納蘭性德讀顧貞觀金縷曲後,為之泣下,除了答應幫忙營救吳兆騫外,還說了一句話,但說的是什麼,則有數種不同的記載。

一說山陽思舊都尉河梁,此而三矣!(好像還見過一種說法,諸字均同,但不是河梁,而是河橋。)
  
一說﹕都尉河梁之子荊楚雨此而三矣!
  
一說﹕河梁生別之詩,山陽死友之傳,得此而三

其中都尉河或都尉河橋,歷來均無異議, 說的是李陵與蘇武的故事。李陵曾任騎都尉之職。而河梁之作或河梁生別之詩,指的應是文選中認為托名蘇武李陵的離別詩。(「與蘇武詩」三首中,第三首﹕「攜手上河梁,遊子暮何之?」)又,庾信「李陵蘇武別贊」有﹕「河橋兩岸,臨路淒然。」故河橋亦通。

子荊楚雨吟,一般認為應是「子荊零雨」之誤。西晉孫楚字子荊,他的詩作「征西官屬送于陟陽候作」,也被文選收入,其中有﹕「晨風飄歧路,零雨被秋草。」句,抒寫離別,十分感人。

至于山陽死友之傳,或山陽思舊,則有兩種不同的說法﹕
一說指的是東漢范式與張劭之事,范式是山陽(今山東)人,兩人重守信諾,為生死之交的典範。另一說則指的是向秀與嵇康、呂安事。嵇康、呂安死後,有一次向秀經過山陽舊居時, 聽到鄰人吹笛, 感音而嘆,想起共遊的故人,  作出著名的「思舊賦」。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teng&aid=4456716

 回應文章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嚴厲
2010/09/30 07:48
正副主考官方遒,錢開宗及十八房考官具正法。

真是夠嚴厲.是滿人拿漢人開刀,以儆效尤嗎?
泰德(tedteng) 於 2010-10-02 03:57 回覆:

從來沒有由此角度考慮過這個事件。

 

歷來討論清初的高壓政策,一般只提揚州十日,

嘉定三屠;接下來就提到康雍乾的文字獄。

 

但丁酉科場案實為中國科舉史中最慘,最血腥的處分作弊案,

除了江南,還有順天及河南兩地;順天主考官李振鄴等七人

立斬,108人流徙寧古塔,河南案我找不到資料,想來亦慘。

 

這應該也是滿清要建立權威,威嚇漢人士大夫階層的手段

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