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朱雲漢:大轉折(1)…… 中國經濟
2010/01/11 17:36:18瀏覽436|回應0|推薦0

2009-9-13   原載:《中國經濟》

從金融危機談四重歷史新趨勢的疊加

       這是一個巨變時代,是美國單極體系衰落第三波民主化退潮資本主義全球性擴張進入強弩之末非西方世界全面崛起四重歷史趨勢轉折的疊加。

對中國來講,2008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很不平凡的年份。對有些人而言,還可能是刻骨銘心的年份。年初冰雪災害,然後是汶川大地震,隨後迎來北京奧運會,還有兩岸正式大三通等等。從人類歷史角度思考去年種種非常特殊的歷史事件,我認為,歷史學家給予2008年一個非常特殊的評價——極不平凡的一個年度。在這一年裡全球發生多起重大而罕見的事情,向我們透漏了這是一個巨變時代的來臨。

所謂巨變,是指人類社會結構與秩序出現劇烈變動。通常出現的是一種漸進式演化,而巨變時代,我們過去認為理所當然或非常熟悉的歷史座標,很可能會在很短時間內消逝;或是有些歷史大趨勢我們認為是無可逆轉或勢不可擋的,很可能就會出現轉折。站在2009年回顧2008年,對於未來人類發展的幾個大趨勢,我覺得會看得更清楚。這些趨勢是在過去很長時間內存在的秩序與結構出現劇烈變動的一個關頭、一個歷史分水嶺。歸納起來,有四個或四重我們過去非常習慣或視為當然的歷史趨勢,這時同時出現轉折。這種情況我認為不僅是百年不遇,可能是數百年都很少碰上的。這四重歷史趨勢,昨天我們覺得它們是浩浩蕩蕩,今天來看則是搖搖欲墜

第一個是比較短的歷史趨勢。後冷戰結束至今,由美國唯一超強所打造的國際新秩序(也被稱作單極世界),很明顯鬆動了。美國作為唯一超強的霸權地位面臨各種力不從心的困窘。它只有20年時間,說它是一個趨勢有點勉強,不過回頭看,十幾年前,主流觀點一致認為這個結構很牢固,會維持很長時間。

第二重歷史趨勢,到今天為止也不過40年左右,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稱之為第三波民主化。這一波民主化浪潮似乎也已走入一個退潮階段。弗蘭西斯·福山宣稱的歷史終結論(註),到今天來看,很明顯完全破產了。這個趨勢也僅僅持續40年。

第三重歷史趨勢,我稱之為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資本主義全球擴張的周期。先是戰後重建,然後在一定的範圍內建立一個比較自由的經濟秩序。中間也發生一些波折,包括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特別是到了後冷戰時期,前蘇聯以及其他很多過去沒有被吸納進入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國家和地區一一納入了該體系。我認為,這個擴張周期至少是遭遇了一個瓶頸,也可能是到了走向頹勢的轉折點。這個周期大概就是60年。

第四重歷史趨勢,大概有將近三百年,我認為也是最有意義的。根據不同角度來界定,這個時期可以拉長點或縮短點。這三百年,是西方世界獨占人類歷史舞台、作為唯一主角的歷史時期。這個時期,我認為從今天來看比較清楚,就要告一個段落,接下來非西方世界將開始登上歷史舞台。世界歷史進入了這樣一個新的階段。

註:歷史終結論最早源于福山1988年所作的一次題為歷史的終點的講座。隨後,他在講座的基礎上寫成論文——《歷史的終結?》。1989年,美國新保守主義期刊《國家利益》發表了這篇文章,標志歷史終結論作為一個完整的理論體係正式出籠。事實上,這篇敘事有余而推理不足的論文最初並沒有引起學界的關注。《國家利益》雜志當時甚至強調:文章只代表福山個人的觀點,與雜志社無關。但很快,隨著東歐巨變和蘇聯解體一係列事件的發生,歷史終結論一夜之間獲得了現實驗證,從而引起關注。
1992
年,福山將他的觀點進一步發展,撰寫並出版了《歷史之終結和最後一人》一書。在書中,他向全世界宣讀了一份據稱來自西方的福音20世紀80年代世界上發生的一係列重要政治事件並不僅僅是冷戰的結束,更是歷史自身的終結;歷史的演進過程已走向完成,西方所謂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人類政治的最佳選擇,並即將成為全人類的制度
福山在強調西方自由民主思想勝利的同時,也承認目前的勝利並不代表以後再也沒有事情發生,目前的自由主義還只是在
思想或意識領域取得勝利,離在現實物質世界的勝利還很遠。顯然,他對于西方自由民主全面勝利之途的艱辛有清醒的認識,但對資本主義當下鏡像的美好及其在物質層面業已勝利的定性卻是毫不置疑的。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種定性成為其歷史終結論的立論基石。

           第一重歷史轉折:美國單極體系的衰落

在單極體系下,美國不斷地試圖擴張軍事投射力量、試圖支配所有地區安全結構與秩序、試圖對它未來所有可能的潛在對手做嚴密的圍堵防範。這讓它在軍事擴張上、軍事聯盟的擴張上,出現過度擴張(overreach),達到一個臨界點,就會出現各種反彈。北約東擴,把前社會主義國家的中東歐國家一個個納進來,更準備在這些國家包括波蘭、捷克部署反導防禦體系。這逼近了俄羅斯忍讓的極限,導致了俄羅斯在軍事戰略上全面性反擊,正式與美國攤牌。有幾個明顯的例子,一個就是北京奧運會開幕那天,俄羅斯派軍進入南奧塞梯地區,這是冷戰結束以來第一次我們可以看到的。另外一個就是普京把戰略結盟延伸到美國的後院,與查韋斯簽署軍事合作協議。這也是後冷戰以來俄羅斯的海軍彼德大帝核動力巡洋導彈艦,第一次進入拉丁美洲水域,與委內瑞拉進行聯合演習。

所有徵兆裡,第一屆拉美跟加勒比海國家首腦會議可能是最具有意義的。這次會議在巴西舉行,有36個國家參加。跟以往所有拉丁美洲國家首腦會議最大的不同,是美國沒有被邀請,古巴被邀請了。有人說這是向門羅主義發起挑戰的起點,就是說拉美已經開始尋求掙脫美國對這個地區的獨霸。這裡是美國的後院,這更明顯地說明美國單極體系的衰落過程。包括美國自己的外交政策精英,2008年都不約而同在思想上有這種準備和調整。這裡引用的代表性言論,均是20080915日雷曼兄弟倒閉事件所引發的大範圍金融危機爆發之前。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國東岸最重要的外交精英智囊機構外交事務協會總裁Richard Haass在《外交事務》上寫文章,明確指出美國單極時期已經結束,21世紀的國際關係將是一個無極的秩序。當然,到底是一個無極還是多極值得商榷。今年上半年外交事務協會還組建一個課題小組,專門研究未來拉美與美國的關係。他們說美國在拉美的霸權結束了,美國必須重新調整在拉美的政策。《外交事務》是美國權威性的外交刊物,至少代表了美國的權威性觀點。它對東北亞的戰略評估也是一樣的。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3329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