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兼論啟動第四波「改革開放」(5)
2021/10/25 23:43:15瀏覽238|回應0|推薦0

2018年12月18-20日 定稿於清華無齋

最後,中國必須明瞭,超級大國沒有純粹內政,鑑於中國的經濟總量、人口和幅員,雖非超級大國,卻具有全球影響力,也同樣喪失了純粹內政的可能性。在國家政治、國家間政治和全球政治三重視野着眼,凡此大國秉具全球影響力,其內政治理具有全球示範性,由此造成了內政的國際化,反而致令主權受損,實為大國的必要代價。如阿甘本所論,這一悖論源自世界警察與主權者的關係,就是說,作為超級大國的國家並非世界警察,因而,不僅無權宣布例外狀態,特別是根本沒有藉機將自己當作例外狀態本身這一主權,而且,因其特殊位格,其主權行使反而失去了純粹內政性。既然大國的任何一項內政舉措,均不免深度牽連他國,攪動國際風雲,因而,均不得不考量其外溢效應,也無法以「內政」和「不得干涉內政」自我辯解。時至今日,隔洋相望,中美各有困境,而似乎都忘了大國位格及其悖論對於自己的要求。以此為戒,則中國不能深陷過去的革命話語和第三世界反抗者的角色,繼續沿用以應對當今世界,而需明白自己在世界格局中的位格,錘鍊出坦蕩從容的國家理性,有理講理,依法論法,借力打力。但是,這一切取決於全民意志及其立法者表達,而不能僅僅出乎黨派立場,更非定奪於內廷私議,恰須於權變之間,當變則變,該守才守。至於標準釐定,分寸拿捏,則牽涉到下列論題。

五、「該不該」與「能不能」,必須交由全民討論 「慶祝大會」定調,「該改的、能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筆者對此深表贊同。此間正需展現政治的決斷性質,而事關歷史進程與億萬國民福祉,並必將牽動五洲風雲。惟須補充說明的是,正因為事關國族命運和小民身家,則何為「該與不該」,怎樣才算「能還是不能」,就絕非一黨一派說了算,更非獨操於宮闈政治暗箱作業之手。相反,必須訴諸公共理性,經由全民討論,凝聚全民意志,進而登堂入室,錘鍊而成國族意志,這才有望萬眾一心往前奔。這是守法者就是立法者、人民才是主權者這一共和國立國之道的基礎規範,也是其基本倫理。否則,以此「慶祝」四十年,藉此向億萬國民攤牌,劃定底線,等於是在恫嚇天下,非惟「慶祝」,毋寧,是在為五年前就已終止的「改革開放」補辦葬禮,直接羞辱全民心智和心志,不僅否決了人民的主權者與立法者位格,從而等於承認此為僭主政制,而且,於造成逆流而動的大眾印象之際,鎖閉了一切對話窗口,也就等於是在自尋絕路。

 還有,「該與不該」、「能還是不能」的標準——姑且不論所謂「能」者是指「可能性」之有無多寡,還是指「能力」之有無高下——不是別的,就是法治秩序之內,自由平等的個體追求幸福的權利,億萬人安寧生計、保有私產與心靈自主、免於凍餒和恐懼的自由。至於什麼主義或者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等等,其本身並非目的,乃為手段,悉以實現上述目的為取捨標準。否則,要這個「國家治理」以及勞煩億萬納税人天天流血流汗供養的國家本身,更不用說什麼主義,這些個勞什子,幹嗎?!再說了,倘若所謂「不能」是指「非不能也,乃不為也」,則羞辱之際,等於開啟了忤逆全民意志的一場內戰之門,背離了政治乃合眾群居的和平哲學這一真義,真正危乎殆哉。 是的,年中高官曾經放言,年底中央將會「放大招」,出台更多「超出意料」的「改革開放」利好政策。言猶在耳,萬眾翹首以待,不料時限既到,善良心願等來的雖非晴天霹靂,卻是一盆冷水,則期望必將轉為失望,而於信心崩盤之際徹底絕望。實際上,最後的一點期待與期盼,連同那叫做信心的心氣兒,已於今日隨「一錘定音」而煙消雲散。置此時節,合作意願既失,則剩下來的唯有更加離心離德,乃至於對抗政治登場,三十多年裏好不容易漸次培育的和平、理性與中道的改革路徑及其共識遂將不復存在,實則意味着全體國民政治上和平共處的底線蕩然,一切危殆矣。

故而,「超越改革開放」的呼聲必將漸起,雖壓抑而難鉗矣。 接續本節起始的意思,筆者在此預先發言,想說的是,「立憲民主、人民共和」的普世道路,圍繞着「以文明立國,以自由立國」展開,是吾國自求多福的惟一大道。否則,沉湎於萬年黨國專政幻夢,而且,如筆者下篇文字所述,乃至於造成了中國漸為奠立於「大數據極權主義」基礎之上的「紅色帝國」這一國際印象,招致四面為敵,只能是絕路一條。

四十年前曾有「真理標準」討論,開啟一線生路。今日再遭「該不該」與「能不能」之問,則當軸可有雅量,先就此網開一面,讓億萬國民當一回家,做一回主,七嘴八舌先議議,然後再說「改不改」及其「該不該」與「能不能」。而國中賢達,峨冠博帶,明眸皓齒,為家國天下計,尚欲踴躍置喙,以險中求存、危中生機,力免徒使後人復哀後人耶? 處士橫議,說了未必白說,白說還是要說。否則,一個漫長的勃列日涅夫時代將會降臨華夏——不,是正在降臨並已經降臨,則大家一起遭難,玩完兒,夫復何言! (許章潤,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69862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