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兼論啟動第四波「改革開放」(2)
2021/10/24 22:22:02瀏覽246|回應0|推薦2

2018年12月18-20日 定稿於清華無齋

二、五場戰役

在此浩瀚進程中,自由主義及其政治哲學逐漸成長,並因其抉發人性,張揚理想,對於「自由在於分享公共權力」這一人類合眾群居的根本問題做出了有效體制安排,遂應時順勢,其勢洶湧,其力澎湃,歷經五場戰役,終於塑造出了這個現代人世,也是迄今為止最為合理而可欲的人間秩序。

第一場戰役,「古今之變」,行進於英法革命與美利堅建國進程,抽繹出自由主義的人性觀念,提煉出關於愜意人生的基本理念,鋪展開來了立憲民主的內政框架,特別是憲政安排的政治技藝,於古今之變中作育新型人世。由此奠立了「民主國家—自由立國」的思想和政治基礎,而以其人道意義與政治典範性,引領這個世界走入真正現代。關於「現代中國」的道德憧憬和政治想像,包括已然落地台島的政制實踐,以「立憲民主、人民共和」籠統,均為這一西潮洶湧拍岸的飛濺浪花,也是世界性民主大潮的華夏善果。

第二場戰役,「海陸之戰」,表現為「一戰」的慘烈起落。當其時,英法自由放任式經濟體系與普魯士組織化國家主義短兵相接,勢不相容,遂一決高下。某種意義上,就帝國爭鋒來看,這是發生在陸上容克貴族式帝國主義與海洋霸權國家之間的博弈,蔚為海陸之爭,也是守成大國與新興大國之間的殊死較量。就其帝國之戰的性質而言,將「一戰」稱為帝國主義內部的一場混戰,而「春秋無義戰」,也有道理。但是,戰後四大帝國解體,魏瑪共和誕生,從而得謂自由主義的勝利,卻也是事實。否則,後果更且不堪。不過,自由主義的慘勝,成果有限,而埋下第三、四場戰役的隱患。

第三場戰役,「文野之別」,以「二戰」為主戰場,並間歇延宕至1970年代中後期。這場反法西斯與抗擊納粹之戰,捍衞的是歷經憂患方始建立的自由民主政治,所要超克的是現代性的野蠻性,終於以再度重申人權和自由的至高無上告終,並建立了沿用至今的全球秩序、世界體系及其基本規範。至於1970年代中期西、葡諸國與東亞部分地區相繼從右翼極權紛轉為立憲民主政體,則為其餘脈,於時隔三十年後,轟然迴響,而大廈傾矣。若說教訓,則「二戰」的最大敗筆在於,為了擊敗法西斯和納粹,乃與蘇俄合作,以至於養癰遺患,滅小賊而肥大寇,不得已後來以冷戰終結,這才人間晴晚,天道好還。戰後差不多半個地球的苦難,數千萬人死於左翼極權暴政,遠超「二戰」本身,皆源於此。

第四場戰役,同樣是「文野之別」,也就是通常所謂的「冷戰」,發生在左翼極權國家與自由民主聯盟兩大陣營,以前者的徹底崩潰而告終。其所再度撬動的現代世界的文野之爭,以自由民主政體的人道對抗全面專政的暴蠻,並終於贏得勝利,再次證明了自由主義所迎應抉發的人性善良之不可凌辱。曾幾何時,蘇俄式嗜血極權政體,憑藉「人為的辯證法」,施行全民人身強制,厲行書報檢查,於說明和論證自認鐵律的歷史辯證法之際,用大牆和鐵牢來印證。億萬眾生,無名無姓,分納於敵我階級的框格之中,隨其起舞,成為這出鬧劇的繽紛道具和通向虛幻歷史願景長旅上的道道枕木。鐵桶之內,不僅「君子作歌,維以告哀」不行,就連「內心的流亡」也不準,文明遂在一夜之間潰退。因此,冷戰結果以共產極權的一夜崩潰結束,不僅是自由保衞戰的勝利,也是文明的凱旋,更是人性不屈的頌歌。鄧公南巡發生於1992這個時間節點,此為所謂「大環境」的重要因素。而此後以局部讓利於民和有限容忍市民生活的方式獲得政制迴旋餘地,乃至於反不學好,卻漸次發展成為「大數據極權主義」,同樣在於以蘇為鑑,取其偏也。近年來左派文人以「學習型」狀述其政,說對了一半,就在於只學有利於專政保存之術,而了無皈依人道普世大道的向善之德。若論晚近危害華夏最烈者,莫若蘇俄與日寇,如陳寅恪先生當年之預言,證諸青史,不予欺也。

第五場戰役,也是最後一役,正發生於此刻的中國,以華夏為舞台,綜含上述諸戰特質,併疊加上「中西之爭」。首先,在內政層面,它是中國近代的主流歷史意識和政治意志,指向民主中國與憲政中華,與曾經的「日耳曼-斯拉夫式」野蠻性的對決,已見諸港台民主法治的局部善果,而勢亦必鋪展為華夏秩序。當下膠着,野蠻性再度發作,遂令舉國焦灼。其次,就世界體系來看,它是自由民主國家聯盟與中國式「大數據極權主義」和「威權資本主義」的決戰。後者以黨國統馭,君臨天下,絕對壟斷一切權力,對於國民財富進行無度汲取,奉鉗口政策為維穩第一要務,造成了「黨國一體、黨政一體、軍政一體、經政一體和君師一體」的窒息局面。而五位一體,籠罩全民,其勢愈熾,長此以往,將了無希望。故而,較諸前此四場戰役,這場最後一役表現出前所未有的複合性質。說白了,就是華夏文明不甘曾經的日耳曼-斯拉夫式蠻力,而回歸文明傳統與普世大道的奮力反抗。若說「驚濤駭浪」,莫此為甚,其能阻擋耶!

中國式「大數據極權主義」和「威權資本主義」,以黨國統馭,君臨天下,絕對壟斷一切權力,對於國民財富進行無度汲取,奉鉗口政策為維穩第一要務,造成了「黨國一體、黨政一體、軍政一體、經政一體和君師一體」的窒息局面。 至於為何說此乃最後一役,就在於它發生在文野之別這一秩序之中,而以進入世界歷史為前提。就此而言,當今世界其他尚未進入民主政治境界甚至有待建構民族國家諸族,必先進入世界歷史,然後才能登堂入室,在文野之別的砥礪前行中,再成高階民主治理之國。而這是一個自然的歷史進程,不可見於可見未來,故爾另當別論。可以預期,一旦「最後一役」結束,世界上最大的極權國家終於完成現代大轉型,必影響風從,帶來多米諾骨效應,整個東亞、東南亞以及其他諸族諸國,將會隨之大變,世界現代歷史進入收束時段,而有待未來再接再厲,開啟第二期現代文明也。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69828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