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兼論啟動第四波「改革開放」(1)
2021/10/24 22:09:09瀏覽279|回應0|推薦2

2018年12月18-20日 定稿於清華無齋

現代早期以還,地中海文明一馬當先,大西洋文明繼起,再第次擴張至太平洋文明體系,終於將全球裹挾一體,造成了這一叫做「世界體系」的現代秩序框架。其中,僅就「二戰」以來全球秩序觀察,其之依然未脱雅爾塔體系,纏繞於霸權秩序與條約秩序,說明世界體系一旦形成,非時代根本有變,否則不足言變。凡此秩序體系,歷經三、四百年,漸次砥礪成型,全球伸展,遂為典範,伴隨着世界性文明大轉型而來,框含起現代世界及其政經安排。它不僅意味着一整套現代文明及其生活方式,特別是全新的政經安排,而且也是一種文明典範,構成了現代世界的義理結構,鋪展出文明論意義上的全球景觀,從而,形成了具有全球同構性的世界歷史發展脈絡及其核心治理結構。

晚近三、四個世紀裏,籠統全球文明走向與政經實踐的,其基本框架,其結果形態,即此世界體系也。 中國的三波「改革開放」,綿延一個半世紀,就發生在這一世界體系之中,跌宕逶迤於自大西洋體系向太平洋體系的擴張之際,並煎熬於此刻印太格局雛形初現時節。因而,理解中國的近代歷史及其「改革開放」,必須回到世界體系中去,在全球史中返身回視中國,方能獲致完整印象。其間,以「民族國家—文明立國」與「民主國家—自由立國」為主軸的「雙元革命」,貫穿始終,蔚為經緯,而以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特別是正在中國上演的最後一役,演繹着「歷史不終結」的恢弘壯劇,並必將為此長程歷史作最後的收束。 理解中國的近代歷史及其「改革開放」,必須回到世界體系中去,在全球史中返身回視中國,方能獲致完整印象。

一、八大問題、轉型四系與雙元革命

十六世紀晚期、十七世紀初期以還,伴隨着荷蘭的現代進程與英國革命,世界不期然間逐步邁入這個叫做「現代」的時代,而有一個現代秩序、現代文明與現代世界的發生論。其間,從地中海向大西洋兩岸擴展,再推及全球,遞次出現而解決、對於現代世界的創生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概莫八大問題,而以八場政治革命的方式完成,啟動和迎應的是近代世界性文明大轉型,最終形成了上述雙元革命格局。兩個國家版本,搭伴聯袂,前後腳來到人世,演繹出人類群體生活治理體系的兩個世代,而二位一體,於提煉國家理性與民族理想之際,弘揚公民理性與公民理想,基本底定了這個叫做現代的人世生活與人間秩序。由此造成完整的現代秩序和世界體系。這是全球範圍內最為宏大的人間景觀,蔚為三、四百年來最為重大的地球事件。

凡此八大問題,或者八大案例,依其順序,概莫「英國問題」、「美國問題」、「法國問題」、「德國問題」、「西班牙問題」、「俄國問題」和「中國問題」。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轉型,規模既宏,進程跌宕,自成一脈。其中,「英國革命」開啟現代端緒,主要講述的是古今之變。「美國革命」以自由人的選擇自由和自做主宰的人權,於撕裂甚或摧毀母邦大英帝國之際,而另立新國。「法國問題」及其「大革命」,源自從路易十六開始的改革,卻因舊制度不恪重負,導致最終崩盤。此後德、俄轉型,另有跌宕,至為慘烈。除此之外,還有一脈典範,不妨名曰「西班牙問題」,包括希臘、葡萄牙、西班牙、智利,或許還可算上韓國與中國的台島,乃至於今日的緬甸,所講述的是獨裁者在專政最後時光逆轉歷史,或者,順應歷史,親自主導了民主進程,實現和平過渡。像智利的皮諾切特、希臘的帕潘德里歐、西班牙的大獨裁者弗朗哥,以及中華民國政體下的蔣二世,都是這號人物,例屬這一類型,不妨統稱為「西班牙革命」。 上述八大案例,歸納起來,實為四個系列,可謂「轉型四系」,或者,「革命四型」。此即英美一系的「英美型」,德意日一系的「德國型」,法俄中一系統歸「法國型」,以及「西班牙型」。凡此四系,庶幾乎描摹出這個風雲跌宕大時代的完整圖景。

非洲大陸與拉美諸族,超愈一個世紀的變革轉型,生聚教訓,不出上述四型籠統。 這一、兩百年裏,中國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是「中國問題」,一個世界體系背景下和世界歷史進程中的「問題」,既是構成此刻這個世界體系和世界歷史本身最為核心的元典性問題,也是全球範圍內近代大轉型最為典型而複雜的案例。在此,近代中國的大轉型是中國歷史邏輯自身演繹的必然結果,接續策應的則為地中海文明與大西洋文明的歷史進程,而匯入並推展為太平洋文明時代的宏大格局,並有望於未來以中國文明的在境性思考為此普世大轉型收束,收歸於下述自由主義的最後一役。 「中國問題」統歸於「法俄中」一系,就在於其政治革命的狂飆突進,不僅時段延綿,而且慘烈異常,尤以俄中為烈。另一方面,就轉型半途跌宕而後「重啟改革」而言,則與德日一系分享了歷史進程「斷而後續」的特殊性。德國於「1871」奠定國家形制,卻不幸攪合於兩次「大戰」,實為歧出,直待「1945」和「1990」,方始接續,重新出發。故而,1945年後的日本是回到明治再出發,德國則回到魏瑪、回到俾斯麥,一如「1978」的中國回到「1911」,回到「1945」,甚至於回到「1860」,採取的都是「向後倒退向前進」這一曲折進路。同時,中國已然長達一個半世紀的大轉型,中經辛亥光榮革命,而後內戰酷烈,卻又類似於英國問題的解決之道。再者,放眼大中華,則台島轉型啟動於獨裁者晚年基於無可奈何的自覺,循沿的彷彿是西班牙一系的軌跡。凡此種種,反映了「中國問題」及其大轉型的超級複雜性,由此而有下文將要論述的「最後一役」的複合性質。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6982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