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遙遠的美麗
2015/10/07 21:30:23瀏覽612|回應2|推薦27

 

https://youtu.be/dWkU9R_5gdU遙遠的美麗

  上月下旬大凍山下來,登過大山後的疲累加上搖搖晃晃,遊覽車上坐最後一排的我們,勉強由最邊邊的一個,代表出去唱了一首歌;大家拿起外套,壓低帽子,縮頭抱胸,準備夢周公去。就在瞇眼間,我看到下一首演唱曲「遙遠的美麗」;站在後車門電視銀幕前準備開唱的,竟然是兩個月來走不出喪偶之痛的大師兄。


   我們這個健康旅遊團成軍將近兩年,會員有三分之一不是罹癌就是健康亮紅燈,另外三分之二是家屬或親友。大師兄的牽手患肺腺癌,發現的時候已經第三期。他瞞著她病情,趕快辦理退休,全心照顧她。除了陪著她做各種必要醫療,聽說溪頭森林浴對癌症治療很有助益,他促成這個溪頭健康旅遊團,成為創始會員。去年一年,到今年三月初,他扶著愛妻走林間小徑;只要她有一點點倦容,他靜靜陪著她坐在林間椅凳上深呼吸。隨著療程愈頻繁,他們越來越無法參加。五月間山友去探訪,她已必須輪椅代步,不適合再搭遊覽車。他們非常懷念大夥兒林間小亭聚會的溫馨時光,只要她情況稍微可以,他就在我們出團的當天,開休旅車,載著妻子與輪椅,自行來到溪頭;讓妻子能夠有5、60分鐘在大家聚會處聽閒聊、看下棋。本來兩週來一次,後來三週;七月下旬傳出癌細胞蔓延到骨頭,八月初聽說大師兄衣不解帶,席不暇暖。再聽說,她已於中元節過世。


  九月的第三個星期二,他被大夥兒千拖萬拉同車赴溪頭;他一路悶不吭聲,回程時,主辦人請他說兩句。他拿著麥克風,杵了好一會兒才哽咽著,細述這近20個月來大家的殷勤關懷;他深深鞠了三鞠躬表示感謝。大家給他鼓掌加油。有人出主意,點聲樂歌王唱這首歌為他打氣;另外有人噓聲制止說,「太殘忍了!」原本回程的卡拉OK熱唱,換成抒情輕音樂。第四個星期二,他也參加溪頭之旅,但是來回,他都一個人坐在最後座;在溪頭,他大都一個人隨處漫步,但是會跟著大家做瑜伽準備操,練拍打功。


  接下來就是登大凍山了。我們全車42個人都登到標高1976的山頂,在第二涼亭拍了團體照。有新人參加這個團體,回程的時候,主辦者依例以帶動唱歡迎新夥伴,接著隨個人興致點唱卡拉OK。沉默的大師兄竟然也有點唱,唱的還是我第一次聽,澎恰恰作詞作曲的『遙遠的美麗』。


 他的嗓音渾厚,帶一點點沙啞;歌聲迴腸盪氣,充滿深情與感傷。我聽著聽著,成串的淚珠悄悄滾落不停。他唱給亡妻,卻觸動我的傷慟!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achershen&aid=32400214

 回應文章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18 06:52

至少他還對亡妻噓寒問暖仁至義盡到她離世,沒有讓她含恨而終。

哎,隨著年紀漸長,我對人性已經沒有太大的期望。

與其寄望愛情天長地久,還不如落實家人彼此負責比較實在。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4-19 08:38 回覆:
說真的,現代人各忙各的,走入婚姻後愛情保鮮期也就過了;孩子出世,成為家人的戀人,只要有一方能努力經營,愛情轉化成親情雙方的黏著力更強。我這位「大師兄」盡管早已精神出軌,但畢竟癌妻自始至終都是她親力親為照顧;我也覺得他對她,算得上有情有義。

1450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17 09:30

回頭看這篇,覺得大師兄的深情打折扣,

眾人有點被騙的感覺!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4-17 10:38 回覆:

現實很殘酷,真相更槌人心肝;事過近七年,看這對老來伴的相依相隨,就像看張毅與楊惠姍。初始姦情,堅持到底就成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