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四旬期省思受難的意義
2021/02/22 13:09:31瀏覽1522|回應18|推薦141

上週三(二月17日)是教會的聖灰日,因為是上班日,施放聖灰的儀式改到週六、週日。彌撒開始,神父祝聖去年復活節前的聖枝灰燼後,先撒一把在自己頭上;教友們列隊到祭台前,一個一個接受神父唸著,「人,你原來是土,將來要歸於土」,然後撒一些些聖灰在頭上四旬期自此於焉展開。「旬」字意為"十",四旬期即:用四十天期1.紀念耶穌傳福音前,在曠野連續40晝夜守齋、祈禱、對抗誘惑(瑪竇福音第4章1~11節)2.提醒教友隆重準備身心靈,善度復活佳節,藉此紀念基督的逾越死亡及光榮復活。本堂阮神父非常注意教友們的靈修生活,本週開始,每星期五守齋、晚上有拜苦路、彌撒聖祭;3月28~4月4日那個星期稱為聖週,從31號(週四)耶穌建立聖體、週五耶穌受難、週六望復活連續三個晚上都有特別嚴謹的敬禮活動。阮神父歷經海上漂流的苦難,被台灣漁船救起來;我曾在UDN分享過,由他口述、我整理完成的「阮神父的故事」;值疫情尚須警戒與四旬期思索人類苦難,我特別重貼阮神父的逃難史。他的故事共有四篇,本篇是第二篇;其他篇章謹列於「精選文章」中。

逃難→海上漂流→九死一生 

        有個還俗的修士獲知我的意向,秘密為我打聽到搭船逃離的聯繫管道。逃難費用每人貳兩黃金。我早已一窮二白,對方答應我可以免費搭船,但要我招攬並帶領有意逃離者到集合地點。第一次行動在12月,船才要出海,12月的大浪就打毀了船頭;感謝天主,全員安然返回。隔幾個月,又安排了第二次行動;有幾個人半路遇到險阻,無法如期抵達集合地點,只好解散。第三次終於順利啟航,我清楚記著那個日子:1987年6月24日。船東預計,航行順利的話,一個星期內可以到達菲律賓。我們當時只知道菲律賓設有難民營。 

         這艘船不大,本來是行駛於內陸河中的貨船;船上備有簡陋的方向調整器,也搭配有可掛起或收拾的蓬蓋。船東把船交給我們,簡單說明完操作要領後就離開了。我們這難民團,男女老少共33人,只有兩位修士;因為另一位修士小我五歲,大家推舉我當領隊。我按個人年齡、能力、體力和意願,簡單分配了船位和工作,隨即從湄公河出發。船才駛離出海口,馬達就壞掉了。負責掌船的人撐起事先準備好的布帆,把小貨船當帆船用,讓船隨風飄行。大部分的人看船行駛漫無方向,有意轉回頭;但風勢太大,又一直往海的方向吹,船無法回轉,只能順風而行。剛開始幾天,我們還能按照個人負責的部份,各就各位;晚上,大家還聚在一起,由我帶領唸玫瑰經、祈禱、算時日。隨著糧食與飲水的減少,分配益形艱難;船老舊,常會進水,必須安排幾個人倒水。少數幾個頑劣份子,有力氣搶奪飲水,卻不出力倒灌入的海水。隨著乾渴與疲弱越來越嚴重,每個人越來越自顧不暇;我要帶大家祈禱,大家越來越無力參與。我沒有辦法召叫大家一起祈禱,只好默默懷著希望,自己在心裡,不斷地祈求天主的救援。 我主持的調度分配,越來越沒有人要聽。大家為了食糧,尤其是飲水,紛爭不斷。除此之外,天氣變化也是我們另一種折磨。

         天晴時,海上的太陽非常毒辣,整個海面被晒得滾燙;海面的風從滾燙的海面上吹送過來,一陣陣熱風吹襲下,我們只能盡量拍打自己,讓自己保持清醒。乾渴加上酷熱,慢慢有人病倒,有人失去理性。食糧與飲水慢慢沒有了,布帆也經不起風浪破爛了;船上原有的方向調整器,本來就非常簡陋,經過幾番折騰,即使我們遠遠看到有島嶼,努力旋轉調整器,試圖扳船頭往島嶼靠近,也都徒勞無功。我們成了海上孤舟,守著僅剩的 一些地瓜,任風浪吹打飄送。大家都乾渴極了,努力抓取海上漂流過的草根解渴。船隨風漂流,放眼望去,只是茫茫無邊的海水。飄過的水草越來越少,我們開始奮力去抓取船邊的水母。大家七手八腳把水母打撈起來,用布濾出水來解渴;極度乾渴下,沒有人去想那濃濃腥怪的味道,也不管它有沒有毒。 

            猛烈的陽光像一道一道的酷刑,下雨,船中卻又是另一種苦窯。記憶裡,大約七天會烏雲密佈,下起雨來。雨水澆灌下來,一方面要奮力把船上的積水舀倒出去,另一方面得用各種容器接雨水以便飲用。下雨時,雖然可以接一些雨水,但是氣溫也變得非常低;蓬蓋裡裡外外變得濕冷異常,大家縮頭抱腳,緊緊靠在一起,還是冷得直打哆嗦。雨水滋潤了乾裂的嘴唇,但也凍傷了冰冷的肌膚。一個星期左右下一些雨,能承接進容器的雨水原本就有限,要供大家飲用根本不夠。有人渴得受不了,掏起海水猛喝,第二天就拉肚子死了。地瓜早已沒有了,活著的人飢、渴、熱、寒交迫煎熬,抓水草、撈水母的力氣也沒有了。我們勉強睜著赤紅的雙眼,極目搜尋丁點其他任何船隻的蹤跡;一天天,一夜夜,尋不到一點蹤跡。有時看到遠遠出現大船的影子,大家鼓起勁來,揮著破衣破布放聲呼叫,啞著嗓子竭力求救;大船看似紋風不動,卻在轉眼間無影無蹤。商船一次次經過,我們一次次失望;瀕臨絕望中,我們還是抱著希望。大家雖然沒有力氣齊聲誦禱,各自內心還是乞求著天主的垂憐。有一次,也不記得是出海後第幾天,終於有一艘不明國籍的海釣船發現我們。它駛向我們,慢慢靠近,卻只拋來幾桶水就掉頭駛離。雖然沒有拯救我們,這幾桶水總算讓我們苟延殘喘下來;不過也撐不到幾天,最後一滴水沒有了。死亡籠罩下來:有的人體力耗弱,經不起船身顛簸;有的人感冒染病,慢慢撒手;有的人心肺衰竭,含恨而死。同船共度的人一個個死去,也只能由我帶著大家,做個簡單的祈禱,再把死者推進海裡。 

           死亡的人數越來越多,殘存下來的人也慢慢失去理性。有的威脅身體病弱的人跳海自殺,有的隨便抓個桶子當浮具,不顧一切投向深不可測的海裡求生路。小我五歲的修士早已餓死、被拋入海中;隨著困境的加深,人性的凶殘面暴發出來。有人竟然殺死奄奄一息的夥伴,割起他的肉來當食物!我看著這樣的慘案發生,全身虛脫,一點點制止的力氣也沒有。這個血淋淋的犧牲,也沒能讓大家撐兩天,最後有人計畫破壞船體,讓船沉下去,大家死在一起。計畫雖有,實際去做的力氣卻一點也沒有。我們陷入絕望。就在這麼絕望的時刻,有一隊遠洋漁船出現了;可能海面上漂流的屍體引起他們的注意,也可能上主讓他們感知我們垂死的慘狀。有兩艘船脫隊駛向我們。船在大海中調轉方向很不容易,他們打了好幾轉,才終於能向我們靠近。一接近我們的船,有船員跳下來,拋錨固定好我們的破船。他們把我們一個個抱進他們的船艙。殘存的人有13個,有一個一獲救上船就過世,船東把他的遺體安放在冰庫。安頓我們進船艙後,他們怕我們一下子吃喝太多受不了,飲水一點一點給我們,又煮稀飯給我們吃。我瞥到船上的日曆寫著:8月5日;又看到船頭飄揚的旗子有紅紅的 一片,我心頭一陣煩惱:莫非我逃出共產黨,又要掉入另一個共產黨?但船東送我們到台灣,8月10日到達基隆港,沒獲准靠岸。政府官員上船探視,給我們每人一個100元的紅包,醫生也上船診察。

            第二天,海軍軍艦陪這艘漁船,送我們到澎湖馬公;當時那裡設有一個難民營,我們被收留進去。8月15聖母升天日,我和其餘11人在澎湖望了四、五十天來的第一台彌撒;隨後,我們全被送進軍醫院治療。我的體重不到30公斤,在醫院住了將近兩個月,出院後,又回難民營。台灣的吳終源神父和阮梅山修士看到新聞報導,到難民營來探視我,問我:是否有意願加入嘉義教區。管理難民營的主任是嘉義教區的教友。雙方促成下,我在1988年1月14日抵達水上機場,那天蔣經國總統過世。民生路天主堂有幾位教友到機場接我,我就在教堂住下來,開始學國語。幾個月後,進入輔大語言中心進修,另外旁聽神學院的課程。經過檢測,我在國語聽說方面沒有問題。1989年6月18日,我被祝聖執事;1990年2月18日,我受林天助主教助聖為神父。



(附註:手機點「傳統版」,右欄「精選文章」可點閱:阮神父的故事,共四篇。)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achershen&aid=15669251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ir Norton 放逐週五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03 00:11
越南淪陷時的船民,敍利亞外逃的難民,緬甸北部的羅新亞族裔,政治民族的傾軋從來沒停過。🌈
岔題來說,政治的事物,衆人必須積極參與,賞善罰惡防微杜漸,否則政客遲早引發戰亂殺戮。💀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3-03 08:21 回覆:
唉!台灣40年來無戰事(雖然口水戰、政治紛爭不斷),深切體驗戰爭之殘酷者幾希? 我們看「越南戰爭」「前進高棉」之類的電影,看敘利亞、依朗、緬甸的難民潮報導,能有切身之痛得很少。事實上台灣在強鄰環視下,誰知道哪天會成為海上難民?只是台灣政治家沒有,政客一堆;升斗小民即使知道不能不關心政治,又能奈掌權者何?

慎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2/26 21:57

越南在1975年被赤化後,很多人民流落海上的悲慘遭遇讓人非常不忍。

太悲慘了!無法讀完前後完整的內容。

當年的政府藉此大內宣說「今日不反共,明日就變成海上難民」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6 22:24 回覆:

我才從教堂,望完阮神父做的彌撒回到家。

阮神父的故事共四篇,這「故事2」是四篇中最悲慘的。民國75~80年代,新聞常有「海上難民」的報導,當時讀來就好像閱讀一般社會新聞;阮神父的逃難事蹟傳聞甚久,直到2014年他委請我整理記述他的小傳,我才真正感受到:逃離高壓統治,歷程有多麼可怖....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輕鬆一下
2021/02/26 12:52

看了感人的神父故事

今天是元宵節  放鬆一下  祝福您元宵節快樂!要記得吃湯圓喔!

微笑天使  傳遞滿滿的愛和祝福給您!得意

今天我寫了一篇新文章  誠懇邀請您來賞文  謝謝

願上帝賜福您!

(我家社區有一棵櫻花  開得很漂亮喔!不用出門就可以賞櫻花

接下來準備下禮拜三的考試~~)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6 14:20 回覆:

感謝微笑天使元宵節美麗的祝福。

妳新發的文章非常實用,值得大家拜讀、遵行;無論任何年齡層的男男女女,最重要事的就是「增進身心靈健康」!


花鼠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22:13

在海上漂流的那一段讓人感到很沉重.

為了爭取自由,甚至生命都不保.

有些難民即便抵達目的地,異國的生存又是另一種考驗.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6 09:53 回覆:
民主國家年輕的一代,很難想像這活生生的血淚史,30多年前頻繁在大海上演;本堂阮神父有夠深厚的靈修,劫難的陰影反而有助於他恪盡神職。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19:14
電影連結需另開瀏覽器觀看,否則可能會跳到淘寶網的廣告去。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5 20:35 回覆:
哈哈!直接點閱果然就跌入掏寶網的廣告海浪裡了....好在我很難得有海上遊或游的機會,死生有命;不過,還是謝謝你。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19:08
在軍中受過海訓,也曾因抽筋差點淹死在大海中,知道獨自在大海漂流有多恐怖!阮神父九死一生的遭遇,當然要感謝上帝!
最近看過一片,可以給不會游泳;卻喜歡去海上玩浮潛的人一點參考。
戰慄汪洋
http://webgame.taotaobao.net/seer/12879.html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5 20:44 回覆:
這部戰慄汪洋,年輕人應該看看;台灣是個小島,不會浮潛或連游泳也不會,實在說來慚愧。在下高三要游過游泳池直面才能畢業,可嘆至今仍不會換氣。

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11:23
謝謝maria姐姐關心,我家附近三天就回電。因為北德州每年春節期間,都有三天到一週的冰雪期,年年有準備,通常最多斷半天電。今年實在牛大力,整個卅都凍倒。您如果在電視上看到那些相關的屋災,水災,是真的很慘。我的左右鄰居都爆水管,屋內大災。我聽老媽媽的指揮,己先做了預防措施。一鍋飯和一鍋麥片,還有22加㖮的食用水,在最冰冷的夜,只有一直不停禱告。而整條街道唯一的燈光是我們家屋前的太陽能十字架。感謝主的保守。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5 11:38 回覆:
感謝天主,令堂真有先見!
據新聞報導,聯邦政府已將德州列為重大災害救援優先區。氣候暖化效應應該也是這次德州暴風雪的原因之一,當年川普我行我素,遺留下的後遺症不少。

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10:22

後來才寫了,又被洗了…下次吧

男同學來投靠姐姐,留一頭長髮(像劉文正的髮型),他其實應該讀初中,不知道為什麼來小學混日子,又碰上不良老師。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5 10:40 回覆:
Dear AL,德州的生活機能都恢復正常了吧?
我這一篇,很大程度是為回應您上次的提議。雖然已先在您訪客簿分享,後來發現:只有用「精選文章」的方式,才方便整體故事重見天日。

莫名
2021/02/25 10:19
愛人如己、慈悲待人,人我兩利
閣下確實是言出必行,心之所念,念念俱存
很高興能夠空中相遇、又何必知道你我是誰!(BFF add hh@hgfdb.Gmail.com)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5 10:33 回覆:
嘿嘿嘿,不太公平欸!
從初始到目前,實際的情況是你暗我明!不過也無妨啦,閣下ㄧ直自在旁觀,倒希望多少能局內小試身手。

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5 10:00

逃難的過程,各有驚險,不少越南人會告訴我們,都死過一次了,只要活下去,什麼都不怕,什麼苦都可以吃,家人一定要守住。他們非常團結,而且有義氣。

話說來美國也是會努力找工作,找方法。美國政府把難民安置全國不同地區,他們也在當地努力。一群住德州墨西哥灣的前漁民難民,為生活,共資買漁船補魚。什麼天氣都出海,薄利多銷,才沒多久,生意興隆,結果遭當地的漁民在公海攻擊,因為是公海,沒有政府願意藉入海上火拼,

the flying kite(teachershen) 於 2021-02-25 10:58 回覆:
二戰以後,東南亞的赤化過程可謂「遍地血腥」。以前看過一部電影「前進高棉」,誅殺、殲滅知識份子的恐怖場面比越戰有過之無不及。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