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十四話:平靜無波地說再見
2007/08/19 03:59:09瀏覽875|回應0|推薦3

不管如何地告訴自己得忘掉儒政或是屬於他的一切事情,但是人們終於騙不過自己的潛意識,隔年的年初,竹君下意識地想到儒政的生日又快到了,雖然已經決心不要和他再聯絡,但是不爭氣的自己還是買了一份禮物寄給儒政,是一本書第九號公車,是一本講心靈與人生的書,她以為這樣能夠讓儒政知道一些事也釋懷一些事,至少忘掉一些曾經傷害過他的事。

但是傷害若是已經造成了,彌補恐怕也是一樣留下傷痕吧!

禮物寄出後,竹君擔心會被退回來,她也做足了心裡準備,被退是應該的,她告訴自己不能哭,只是一個月後寄回來給竹君的不是退回的禮物,而是一封信。

「他們對我說 在某條街上
曾經遇見你 和從前一樣
我沈默微笑的傾聽
而他們神情無趣的離去
關上門開啟記憶

一個過去 一段深情
讓它慢慢的遠離
曾經 曾經 曾經
是一個不必解答的謎題
可是雖然分離
也曾無意傷害彼此的心靈
回憶 回憶 回憶
沈澱了一切往事(又能換回什麼)
留下一個謎(我早已無語
)

他們對我說 曾經遇見你

可是對過去 你不願提起
我可以想像你的神情
就算是他們對你把我提
應該你也微笑不語

這是一首歌的歌詞,聰明如你應該知道我要說什麼。」

這次竹君沒哭,因為該流的淚早就流過了,剩下的只是無盡的懊悔和悲痛,自己做的決定就該去承受,既然決定不為自己辯駁,就不能怪儒政沒給過自己機會,或許那次吃飯他是想聽她說些什麼,但是她選擇放棄一次為自己抗辯的機會。

別人的故事或許聽過就忘記,自己的故事卻是錐心刺骨地痛到難以忘懷,就如丟入水中的石頭,旁人只是看到湖面漾起陣陣漣漪,波紋散去就不再去在意,但是那顆石頭卻是永遠沉在竹君的心湖中啊!

高中怎麼過完的,竹君也不記得了,只知道自己最後如預期地沒考上大學,加上父親告誡過只供應家中小孩念到高中畢業,以後要再唸書就得自己想辦法,於是竹君決定先工作賺錢再說了。

同樣的高中畢業,竹君已經準備要進入社會了,但是其他的同學卻正準備開始享受大學生活的多彩多姿,其中也包括儒政。

那年暑假儒政考上高雄一所國立大學,這個消息竹君是怎麼得知的,她不敢問任何人,只能傻氣地拿著報紙上刊載的榜單一行一行地搜尋儒政的名字,最後總算在竹君還沒看到雙眼脫窗前讓她給找到,當看到儒政的名字出現在國立大學的錄取名單上時,竹君高興地大叫,她根本忘記自己也是今年的考生,只是她是一個落榜的考生。

經過幾年的沉澱,竹君猜想一切應該已經雲淡風清了吧!她想試著和儒政就當普通同學看看,那就來辦個國中同學會吧!

輾轉取得儒政在成功嶺當暑期大專兵的連絡資料,她寫了一封信給儒政。

「儒政,恭喜你高中畢業也考上一所不錯的國立大學,我想利用暑假的時候來辦個國中同學會,你可以負責幫我連絡成功嶺上的同學嗎?你好歹也是以前的班長,這個事情應該很簡單吧!請回信告知連絡情況以及你們結訓的時間,我好敲定同學會日期喔!」

不到一個星期,儒政已經回信給竹君了。

「請不要給我一個那麼困難的任務,成功嶺上的大專兵好幾萬人,大家分屬不同的連隊,妳要我去那裡找他們啊?我連和自己隔壁連的同學都見不到面了,更不用說好幾連的其他人。我們再三個星期就結訓了,至於妳辦的同學會一定會參加的,至於要連絡成功嶺上的男生的話,妳就直接寫信到他們家中就好了。」

一封回得四平八穩的信,看起來真的是普通同學了,儒政做到了嗎?竹君也能做到嗎?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xes&aid=1170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