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六話:隱然成型的一段情
2007/07/04 01:17:22瀏覽796|回應0|推薦3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彷彿可以隱約感受到這兩句話似乎在描述一種歷經了就再也難遇到堪足比擬的相同經驗,但是為了更確定字裡行間的意涵,竹君跑去問了國文老師。

「老師,請問這兩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國文老師看著眼前這個才15歲不到的黃毛小丫頭,他用一種寓意頗深的眼神掃了竹君一眼,他可以了解對面站著的女孩正是處於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多感年歲,只是會問到這兩句話有點令人玩味。

「滄海形容很廣闊的大海,就是說已經看過廣大無垠的海洋,區區的小水塘根本不足以放在眼裡﹔巫山終年雲霧籠罩﹐且其山勢之因,它的雲霧更有一種神秘不可捉摸的美,其他名山勝岳也沒能比得過巫山的雲霧那麼懾人動魄,所以看過巫山的雲霧之美,其他的山岳雲霧再好看也都不在眼裡了。因此這兩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經歷過最美最好的,一輩子就難以忘懷,就算其他的也很美很好,但總覺得沒有原來的令人深刻與動心。」

老師笑一笑,看著竹君點頭如搗蒜表示已經了解了,趕緊回到座位,避開老師的眼光,就當自己只是好學吧﹗

竹君寫給儒政的紙條﹕「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呢?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體悟到這種意境。」

是一語成讖嗎?竹君確確實實感受到了,也因著這份執著捆綁她的心二十多年﹐真的,曾經有過最好的最美的,再好再美的其他選擇都無法令人忘懷那最初的感動。

或許是習慣了吧﹗他們的紙條內容都文謅謅的,用字遣詞很文言外,也喜歡借用一些雙關語,因為他們總認為彼此若是能夠讀懂彼此的心,就可以讀懂彼此的語言。

「水仙不開花。」是竹君用在儒政對她的某些想法或問題裝傻裝蒜時的嬌瞋暗語。

竹君還曾經傻氣地畫了二條平行直線、二條只相交一點的直線和二條重疊直線問他﹕「我們會是屬於那一種呢﹖」

他回給她的紙條是兩個重疊的圓,解讀之後意思是﹕「我們兩個不僅不會沒交集、或是只在生命中擦身而過,更不會是單調的兩條重疊直線,我們是圓滿的重疊兩個圓,會一直有交集,而且是再怎麼繞都離不開彼此的圓。」

儒政總是沉默不語,但是他的心思卻是細密的,他總能靜靜地看著竹君,在她還沒開口前,就把竹君心中所想的都先準備好,只等她給他一個要求的眼神。

國中學生沒有太多物質的能力,尤其是整月住校的學生,更是缺乏額外物質的供給。但他會在竹君口渴時遞一杯飲料給她,卻是那麼不經意的樣子,但是她知道十分鐘前他是如何拼命地從福利社趕回班上,就為了捧回那一杯對國中生的他們而言是高級零食的飲料﹔他也會在竹君生病時給她關心,幫她去輔導室登記外出看病

這一切的一切在竹君還沒開口求援前,儒政已經將所有的救援方式都準備好了。就是因為這一份看似不經意的貼心和那張總是喜怒不形於色的神情,竹君希望可以為他做一些事,因為她真的希望可以在他的臉上看到高興或是喜悅。

是她的機會吧。

升上三年級開始,因為即將面臨高中聯考,所以每次只要遇到段考、模擬考,各種烤昏人的考試,學校都會要求國三生延後就寢時間多唸一小時的書,直到十一點才休息。

但是老師們也擔心正值成長期的學生們會營養不夠、肚子太餓,所以允許大家在九點四十分到十點間是宵夜時間,然而他還是一樣繼續唸著書,好像整個教室內的牛奶、泡麵、麵包、水果都與他無關似地,不忍心看到他已然削瘦的身驅繼續清瘦下去,所以竹君霸道地拿走他桌上喝水的杯子,和她的一起泡了二杯熱牛奶。

「把牛奶喝掉。」

坐在他後面,竹君監督似地看著他把那一杯熱氣氤氳的牛奶給喝個精光,自己也快點喝了手中的那杯,然後兩個杯子拿去洗乾淨後再倒兩杯開水,靜靜地往他桌上一擺,剛剛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同學們繼續忙著吃他們的泡麵、水果,唯一可以證明剛剛那一小段時間中有發生過什麼事的證據,就是儒政嘴角的白牛奶痕跡、微微上揚的嘴角,以及躺在竹君桌上的紙條。

看著這樣的他,她的心是充滿快樂的,因為她終於可以為他做些什麼了。只是竹君的媽媽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竹君國中三年級時忽然胃口大開,一罐奶粉沒一個月就泡完,可身高就沒有太多的長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xes&aid=1066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