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走進了教會
2020/05/24 13:22:04瀏覽278|回應1|推薦7

就在今天,我走進了教會。醫生帶不走我受傷的記憶,我就只能找上帝。沒有人介紹我應該去哪個教會,我就去離家最近的那所。

依稀記得我的家醫告訴我過,當身心科醫生治不好我失去的所有時,我就可以找上帝!

我的母親也是她的母親的受害者,只是她分不清該去找誰救她,她也不信任任何人,更不相信宗教。她沒有朋友,家人有多愛她?我不知道。我認為家人怕她超過愛她!

我打過一篇文章,「不要做別人的上帝」,今天我去找我自己的上帝,祂會看到我所做的跟她們所做的,對我和他們間做一個公平的審判。

其實,在老之已至的年齡,人人都該有自己的信仰,我會在壽終之前,也不會害怕不知誰來接我!先生不太喜歡基督教,因為受了蔡小姐的影響,這個我們互不干涉,只要教會的時間不衝突,沒甚麼不能去的!

我已被醫生判為「創傷後症候群」,我不知道什麼是痊癒?我已經吃了40多年身心科的藥,但是不同的故事,不停地發生,怎會痊癒?台灣完全沒有所謂的「心理醫生」,我們只有精神病醫生(身心科醫生),他們根據你沮喪的狀態來開藥,開完藥後你根本不知道你是否吃得太重或太輕,以前我就因為藥力太強而摔斷了腿。

如果有幸你告訴了你的醫生,才可能知道那個恍神是藥力太強的原故!

最近也覺得記憶力退步,我想我也有阿茲海默症的遺傳,母親那代,據我們知道的已經遺傳了兩代。那個病,對活著的下一代很不公平,也不是送到任何中心可以解決的。

上帝,我需要你的祝福,我的家人也一樣,阿門!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nbiwen57web41&aid=136783516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那個翹起來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5 15:43
你如已吞了40年莫名奇妙的藥,上癮和副作用,大概就主宰了你的意識。向上帝求祝福,或努力辛勤生活,後者唯真。
譚敬宇(胡椒)的心情網誌(tanbiwen57web41) 於 2020-05-25 17:03 回覆:
不是莫名其妙的藥,是振興醫院身心科開的抗憂鬱藥,但是我用後會想睡頭暈,我不知道那是藥物過重,醫生也沒有問我,後來才知道是過量
譚敬宇(胡椒)的心情網誌(tanbiwen57web41) 於 2020-05-25 17:10 回覆:
我沒藥癮,已在減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