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彩繪生活(47)懷念過年景象
2020/06/07 16:31:46瀏覽206|回應0|推薦5

繪圖:(水性蠟筆速寫 / 過年的水仙花)

作者﹕文、圖/邱榮蓉


快要過年了,每逢過年的時候,腦海就會情不自禁的浮現,小時候住在台北眷村裡過年的景象;記得家父在院子裡搭建了一個簡陋的雞棚,裡面養了好幾隻雞,我們這些孩子,每天將吃剩的飯菜摻著雞飼料丟進去,就能把小雞養大了。長大的雞隻捨不得吃,要等到逢年過節的時候,殺一隻來加菜,還有多的就拿去傳統市場賣掉貼補家用。

一直到我念初一的那年夏天,家人跟著父親調職,從台北搬到桃園居住。桃園眷村四周是很偏僻的鄉下,走出眷村觸目所及,是一望無際的、一整片綠油油的稻田。過年前的日子,農田已經休耕許久了,一大片空曠又乾旱的田地,經常吸引放寒假的眷村小孩,呼朋引伴的在田埂追逐嬉戲。

這時候,左鄰右舍的的大人也沒閒著,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在家門口互相幫忙的,坐在低矮的竹椅和小桌子上,七嘴八舌、手忙腳亂的趕製著過年的應景食物:灌香腸、醃臘肉、醃鹹魚、製作年糕…等等。念高中的時候,我也學會了幫家人灌香腸和作年糕的本事,就是跟著眷村裡的婆婆媽媽們學來的。

當時眷村裡流行吃一種帶著辣味的「豆腐香腸」,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反正就這樣流傳下來了。只知道,吃過這味兒,馬上印象深刻難以忘懷啊!「豆腐香腸」獨特的風味,就是灌香腸的時候,在裡面添加了摻入辣椒粉、五香粉、花椒粉的豆腐,與用調味料醃過的豬肉一起灌在香腸裡,由於豆腐讓肉末的份量和油脂減少了,吃起來鬆軟棉密,和一般全是豬肉灌的香腸口感很不一樣;既不油膩又帶著香麻的辣味,讓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其實我平常不太愛吃辣的食物,卻對豆腐香腸情有獨鍾。現在回想起來,這獨特的香腸風味,也是我懷念眷村鄉愁的另一種滋味。

灌好的香腸、或煙燻過的臘肉、醃製的鹹魚,都得用曬衣服的長竹竿晾曬起來,讓蠟味食物風乾後,才能久藏不壞。有院子的鄰居當然就自家的院落晾曬;有些把院子拆掉加蓋成房間的鄰居,便在兩排眷村屋子中間的穿堂巷弄,搭起長長的竹竿掛了一整排(香腸臘肉)。晾曬臘味也得看天候,出大太陽的時候要趕緊從家裡的屋簷下挪移出來,萬一晾到一半下起毛毛雨,就會聽到左鄰右舍大呼小叫的吆喝,像擴音器似的通知大夥一起忙不迭的幫著你收拾,將那掛在竹竿上的臘味通通移至你家屋簷底下來!

我最懷念的過年景象,是有一年初二,我們三姐妹一同帶著先生和孩子回娘家。總共七個娃兒〈都還在念幼稚園或國小〉加上三個女婿,就在自家的紅門院落裡放鞭炮。一整箱的鞭炮,火樹銀花的此起彼落像放煙火似的,在鄉野的星空下十分好看!娘家的房子正好在眷村的邊間,旁邊就是一大片空曠的田野,在漆黑的夜裡看鞭炮的煙硝有種神祕的氣息,令人非常難忘。孩子們各自看著自己的爸爸在哪裡開懷忘情的放鞭炮,自己卻害怕得要命!那一箱炮竹簡直是爸爸們的玩具,三個爸爸比孩子們玩得還要開心興奮、無比帶勁啊!

中國人過去以農立國,過年象徵冬藏、送舊迎新。希望揮別過去、展望未來,期待在新的一年裡活出更好的自己!現在社會的腳步變遷太快-,年味一年比一年淡;原本應景的對聯,就算買來都找不到適當的位置張貼。前兩天去給農會家政班同學上課,一位七十五歲的阿嬤學生,送給我幾張自己寫的春聯,那蒼勁有力的筆觸寫得美麗極了,忽然令我想起小時候看家父寫春聯的情景,我現在能寫一點像樣的毛筆字也算是家學淵源吧。@

原文: 2013-01-29 7:08 AM    標籤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3/1/27/n3787084.htm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