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打鐵舖子 《緣短》
2020/01/16 00:05:05瀏覽656|回應0|推薦47

                打鐵舖子 《緣短》

    話說順子和二丫結婚也將近兩年,師傅和師娘眼看二丫那逐漸隆起的肚子,推估明年春應該可以抱得外孫了真是喜上眉梢樂在心頭,更是加倍地呵護著。而且舖子已經放手讓順子撐門面當家了,也過得順順利利,活兒也逐漸多了起來,心想現在終於可以鬆口氣歇歇手了。

    隔年春眼看二丫懷胎已足月,但除了偶而有孕吐就是沒絲毫動靜,只是聽二丫說肚子裡的傢伙時不時踢踹的兇。她本就比較嬌小更凸顯出肚子大得出奇,因重心前傾挺著大肚子的二丫連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跌倒,師傅夫妻倆直覺很可能懷上雙胞胎,心中不禁喜孜孜的。

    四月中一天,二丫在房裡大喊,娘衝進去一看不得了破水了,順子聽見趕緊放下活兒以毯子裹住抱著往外就跑,師傅交代小四完成活兒後讓大丫守著,立即回村子通知順子爹娘,自己帶著順子往鎮裡的唯一診所急奔。隔著診間的門翁婿等人聽見醫師說:

「呵!估摸是雙胞胎,但妳的產門還不夠開,我打過針後妳再努力試試。」

    幾個人在門外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因為生娃子本身就會面臨一定的風險,吉凶未卜正在惴惴不安時,忽聽到醫師說: 

「真糟糕!先進的醫療在十多里外,妳再試著用力我看看能不保住妳們。」

「大夫!一定設法保住孩子,我不怕。」二丫喘著氣結巴的說。

    診間門外等人豎起耳朵聽,默禱上蒼祖先庇佑。忽然聽到一陣極為響亮的娃子哭聲,隨即聽見醫師說:

「男娃兒!快將娃子擦乾淨包好還有一個。」「快!去多拿些紙和布料來。」
    過了好一會兒又聽見一陣娃子哭聲,「呵!女娃子,是龍鳳胎。」過一會兒醫師又說:

「糟糕危險!快!一人抱一個給娃子吸奶水試試,我試著按摩再觀察或再打針輸藥。」

    診間門外眾人揪著心,好像挨了一整年,隔了好一陣子卻聽到醫師說:

「不好!藥沒能及時發揮效用,血止不住了,生命危急去請家屬進來。」

    護士開了門請進,將已經包裹好,僅僅吸幾口奶水的兩個娃子給順子和師娘哄著。醫師用藥帶按摩奮鬥了幾個小時之後仍然只保住娃子,卸下口罩抹著汗對眾人搖著頭說:

「頭胎雙胞難產,又血崩,就這裡的設備和人手已盡力了對不起!我無力回天。」然後叫兩護士收拾,長長的哀嘆一聲走了出去。

    只見二丫憔悴的臉龐蒼白泛青,氣息微弱閉著眼。沒救回來!留下龍鳳胎兩娃子要走了。順子一邊抱著娃子一手抓著她的手哭:

「二丫!我們才好上幾年,妳這一走我……還有,兩娃子沒了娘我怎辦?」

    大男人涕淚齊下,只差沒有號出聲。二丫喘了一口大氣,眼看就將走了卻突然來了精神,臉色微微泛紅睜開眼讓順子扶起來坐著,拉著順子的膀子替順子擦眼淚,還當著眾人面前親了親順子才說:

「順子!我對不起你,只盼來生再做夫妻。」

    二丫淚流滿面的說完臉色就暗了下來,卻仍攬腰抱著順子不放手,順子一手輕撫著她的背二丫再喘一口氣轉頭說:

「爹娘!不如將姊和順子…送做堆…替我…養娃子…不然我…放不下!」沒等爹娘回話就這樣頭垂下抵在順子懷裡走了,兩娃子似乎也感受到親娘去世爭相哭鬧,師傅接過娃子哄著,順子只是默默淌著淚卻仍然不停地撫著二丫的背。

    爹娘白髮送黑髮,眼看這夫妻倆的生離死別也不禁老淚縱橫,二丫拚盡力氣的這段話卻讓順子銘刻在心好多年。此時順子爹娘和小四也搭了農機車趕到,親家們在舖子裡傷心相對商量著二丫後事,考慮到若送喪回山村需來回奔波,於是商定先將二丫骨灰暫厝此地,待滿三年再擇日送回山村祖墳安葬。

    擇了日子送喪上墳長輩不能隨行,也只有讓小四、順子和他弟弟眼眶含淚陪著。大丫早已哭腫了眼眶,一來傷心家中活寶的妹妹去世,一則憐惜順子痛失心愛的不幸,堅持自己前後揹著兩娃子在胸前捧牌位,淒涼啊!聽大丫說順子並沒哭出聲,只是低頭跪著淚不停,他弟弟勸拉了幾次也不起身,墳前的石板打濕了一大片。這大男人釋放開的深情與傷心欲絕的無奈,讓兩方的老倆陪著揪心了兩三年。 《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keo2010&aid=131556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