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兩岸史話-不容侵華史成灰(三)
2016/06/01 16:43:51瀏覽146|回應0|推薦3

兩岸史話-不容侵華史成灰(三)

 文/胡漢輝

1937年12月之前的南京城鳥瞰。(川崎特派員攝/胡漢輝提供)

東史郎口中的南京大屠殺。(胡漢輝提供)

日軍在南京城姦辱婦女。(川崎特派員攝/胡漢輝提供)

如果只是強姦就好了,我不應該這樣說,事實上我們常常用刺刀把她們捅死。

還發生過一件事,一個戰友幹了一件極為殘忍的事,他把一個俘虜綑起來放入郵袋,澆上汽油點火,郵袋立刻跳動起來,那個人被綑在袋中,我不知道他怎麼能夠移動。於是橋本說:「很熱嗎?讓我給你降溫。」然後在郵袋上繫了一顆手榴彈,一起丟進小溪裡。手榴彈爆炸,濺得遍地是水,這個人死了。我親眼看見這一幕。

姦淫擄掠無惡不作

問:能告訴我們你們是怎樣對待婦女的嗎?

答:我們沒有獲得任何食物,他們(日軍當局)從來不為我們提供食物。因為我們是前線部隊,必須自己尋找食物。每當進入村莊,總是要搜索糧食,又往往會發現婦女。躲起來的婦女是另一種「美味」。雖然不是食物,但也是一大享受。

首先我們會說一些怪話,例如「pikankan」,pi的意思是屁股或性器,kankan是「看看」。pikankan就是要她們張開腿讓我們看。中國婦女不穿內褲,只穿用繩子繫住的長褲,沒有褲帶。只要扯掉繩子,屁股就全露出來了。於是我們pikankan看一會兒後,就會說:「今天讓我淋個浴!」輪姦她們。

如果只是強姦就好了,我不應該這樣說,事實上我們常常用刺刀把她們捅死。因為憲兵稍後會來,而死屍不會說話,所以消滅罪證。

問:您為什麼要出來作證?

答:我並不覺得我像是自願作證的。在京都舉辦的那一次戰爭展覽中,工作人員請我作證。我對他們說:「如果我是唯一將要作證的人,我會感到很孤立,請也找幾個其他證人吧!」於是上羽和松田先生也來了,我們一起作證。但我在第二天就受到嚴重攻擊,接到許多電話。

當我受攻擊時,變得熱衷反擊,這是我的脾氣。我想:「我說的是事實,你們說些什麼?」第一個批評我的人是住在東京的太太,她說這會傷害為戰而死的人的靈魂。她連續3、4天給我打電話,提醒我不要忘記死者的靈魂。來信越來越多,而本地警察必須在我家周圍巡邏以保護我。

問:最嚴重的一次情況怎樣?

答:起初,大多數的信都罵我是國家的叛徒。有的信說:「要知羞恥,你講朋友的壞話不覺得有愧嗎?」飛坂區有個叫高山的人,在《諸君》(Shokun)月刊撰文談到南京大屠殺時攻擊我,雖然他是全國對華戰爭退伍軍人協會主席。也有些來信,對我勇敢的講話表示敬意,並鼓勵我繼續努力。

資料提供者橋本老師的初衷和苦心:

記得那年離開東京前,橋本老師有意考我孟子對戰爭的評價,「你還記得嗎?」我思索須庾,脫口而出《孟子離婁上》原句「況於為之強戰!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此所謂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於死是。」

橋本老師默然聽著,用渾濁有神的雙眸凝視我。我對他說:日本和中國,不存在爭地、爭城的戰爭;而是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殺中國人盈地、殺中國人盈城,真罪不容死啊!

橋本老師頻頻點頭說:收藏戰爭是為了和平、阻止不義戰爭再次發生。這一席話是他善良之初衷。橋本老師比我大10歲,面對現代日本政治生態,他未雨綢繆,為我做了「安全出境」的安排。

記得即將離開東京時,他讓他的學生伊藤把「支那事變」資料送到東京王子飯店總台做了詳細登記。他讓我把那張登記單隨身攜帶,交代說如果遇到什麼麻煩,就說是我讓伊藤送給你的。他還把家裡地址和電話號碼給我,說一旦有什麼麻煩解決不了,請給我電話。

前一年,我在《胡里山炮台與洋務運動》著作中,特意將伊藤送到東京王子飯店總台的「FAX送信票」編排在著作第144頁左上端。那「FAX送信票」登記時間是「平成16年7月15日」,登記內容是「支那事變……資料……參考」字樣。伊藤先生作了簽名。

這次為坂本信博寫《歷史為坂本君證明》一文時,又重新翻閱典藏日本退伍軍人東史郎關於南京大屠殺與日本東京《朝日新聞》記者的對話,才更深刻了解橋本老師作為和平與反戰使者的初衷,和保護同盟者的良苦用心!

慘案有靈史實有據

現今日本政壇,除了前首相村山富市等人承認侵略、給中國人民苦來巨大苦難並表示悔過之外,尚有一些右翼分子,不僅不承認侵華戰爭罪責,反而還要找那些主持和平、正義人士的麻煩。用電話騷擾、或用語言攻擊、責備:「你為戰爭作證,會傷害為戰而死的靈魂……你對不起它們……。」有人還會利用政壇身分,在一些知名刊物發表文章,攻擊熱愛和平的反戰人士是「國家的叛徒……不知羞恥!」等等聲色皆厲言論。回顧橋本老師這些年的謹言慎行,的確有他的道理。

民族慘案有靈、抗日歷史有據。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恰巧又遇《西日本新聞》社坂本君提出揭露78年前日本陸軍部對日本人民隱瞞戰爭真相的要求,我寫此文獻給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或許也能滿足坂本君的要求。(全文完)

(旺報)

旺報觀點-紀念抗戰勝利70年 台冷陸熱

兩岸史話-兩岸二戰時不是敵國

二戰結束後 日本最怕哪個國家?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ese38&aid=59672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