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隨心走、隨意說
2008/08/28 00:53:42瀏覽429|回應0|推薦6
  請妳再繼續去參加詩詞班吧,以妳隨和、風趣的個性,理應很快就會讓同學喜歡上妳。
  鼓勵妳繼續去上詩詞班,學習詩詞創作不是主要目的,我只是希望妳能多接觸一些跟妳不同生活方式的人群而已。

  有時我真的很好奇,也很想了解:當不用操煩工作、不用擔憂子女、不需為三餐憂心時,50多歲的中年人到底想追求什麼樣的生活來著。例如,親愛的妳,此刻妳心中可有慾望?可有未了心願?

  我也是50多歲的中年人,此刻我仍有許多想了卻未了心願,例如希望能在離開人世間時,是無債一身輕的離開;能打從心底原諒我大姊、大嫂,不帶仇恨的離開;更希望在感情上,自己不是個負心人。

  唉,今天是怎麼了,竟然能如此天才的將話題從鼓勵你去參加詩詞班,扯到類似臨終感言來著。

  妳的聲音很特殊,比我還溫柔,我怎可能忘得掉?
 
 我之所以想再聽聽妳的聲音,其實是想感受一下,當我們的生活方式日趨平淡、我們的年歲蒼然老去、我們的想法平和無欲後,聲音是否也會跟著改變?

  前一陣子,忙碌的生活,讓我的聲音變得很暴躁、很粗糙。而退休已多日的妳,當每天勤練書法,浸淫書堆、聽蔣勳的《紅樓夢》賞析後......,聲質是否也跟著有所改變?是否多一分出世的慈藹與低沉?

  當妳不再受菸癮之苦時,我也已適應沒有電視、電話的世界,從上週四開始,我甚至將手提電腦拿到學校,想適應沒有電腦為伴的日仔。沒想到昨天不用到學校上班,我在家竟也能安於沒有電腦的日仔,甚而很快入夢,不再像往昔那樣,輾轉反側只為擔心若沒有電腦,就無法即時收到朋友們的來信而掛礙著。

  呵呵,只是啊,在忙碌的現在社會裡,人際關係真的是需要倚賴你來我往的頻繁互動才得以維繫住,當我沒有電腦可書寫信涵時,我想時日久了,來自朋友的音訊自然也就相對減少了。自從發現這個結果後,原本糾結的心思,就豁然開朗了起來。

  我想,人世間所有的情愛、愁苦與歡樂,其實都源於自我的情慾與佔有,只要能放開,就可不受困陷於其中。因此,當我沒有電腦可寫信時,就表示我我日漸遠離人群,或許孤寂,但是不受人際牽絆,自可安穩睡覺去了。

  昨晚看著洪醒夫早期的小說《黑面慶仔》,這是集結作者早年發表或得獎的短篇小說而成的一本很鄉土的小說。
  小說背景屬四十年代台灣農村社會,小說主角屬一群貧窮、悲微的純樸佃農或長工。有好些場景是我童年的記憶,好些人物宛如是我左鄰右舍一般的親近。昨晚我的心情,隨著小說中的小人物的際遇而翻轉、而悲苦不已,甚而昨晚連夢境裡的世界竟然也是悲苦人生。

  倘若人生可以中止輪迴那該多好啊!我就可以不用掛念著很多至親好友,受感情苦;不用擔憂著女兒,受親情苦;不用為週遭的弱勢朋友抱不平,受人間苦.......。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cocity&aid=2168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