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生命中的短暫過客~那位叫我媽媽的女孩】
2015/11/04 10:32:24瀏覽1363|回應0|推薦165

2014年,小珍用手機在父親節那天,打電話給丈夫說:

『祝蕭爸爸,父親節快樂!』聽筒那端的蕭爸爸笑得合不攏嘴!

回想她9年前,初來寄住在寄養家庭時候,與我們相處的模樣至今清晰。

家裡的生活出了問題,暫且把傷痛隱藏起來。恨自己“少年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沒有一技之長的我,靠那匾額試試看,能不能加入家扶中心做寄養家庭行列,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達成心願!

90年4月初,社工張老師來電說:『有個家暴兒童、中度智障,國中一年級學生,目前讀林口啟智學校,須要緊急安置,學校備有專車經過連城路,離府上很近,』問我們這女孩可以寄養嗎?

戰戰兢兢接下個案,8日下午家扶社工張老師、連同班導師、身障學生來我家,說明一切!

沒帶過這樣的孩子,心情難免會很緊張。家裡突然來了一個陌生人,女兒更無法適應,下午為了看電視節目,女兒不讓她,她就出手用力打了女兒屁股,剛好被我瞧見,晚餐桌上有一盤蔥爆里肌肉,更離譜的是~被她一掃而光,我們只有乾瞪眼的份,沐浴之後,內衣、褲卻丟在洗衣籃內、襪子放在床底下也不去洗,導師晚上打電話詢問我她的情形,只好實話實說了 。

第二天小珍放學回家,聯絡簿夾了一張紙,班導規定她『洗內衣褲』、『洗襪子』、『整理房間』、『洗碗盤』、『浴室的垃圾』、『不許打姐姐』、『最重要不能開門跑出去』,每一項做到要寄養媽媽打勾,班導師每月會獎勵。

清晨5點我起床做早餐,早上7點前必須帶她搭校車、放學在定點等她回家,並且教她認路。學期快結束時,已熟悉我們住家環境,樓下黃昏市場的東西太吸引她,一天放學下車後不見蹤影,好奇的走進去逛逛,卻忘了返家時間,我在家坐立難安!

放暑假了寄養媽媽們要上課,一群寄養兒童、國中、高中生,在大哥哥、大姐姐、志工、老師們帶領下,一日遊玩得很盡興。

下課了,我和小珍走在回家路上,

她說:『媽媽,我很喜歡這樣的活動耶!』

國二換了年輕的潘老師, 潘老師希望我去參加小珍的國中畢業典禮,我坐在教室聽同學的家長談論她,耳朵所聽到、眼睛看到都是好的一面,

學校社團的活動表現是屬於優優者。 為什麼回到家裡是另一個她呢?不解!在錦小上了讀書會,心靈課程學到什麼是同理心,試著換個角度來對待她。

升高中,還是潘老師, 假日我們帶小珍去市政府參觀,大廳有隨興表演,她大膽上台唱一曲『甜蜜蜜』,贏得周圍觀眾熱烈掌聲。

有一天,我主動要求社工老師,能不能再增加一位兒童跟寄養少女小珍作伴,隔一星期社工老師帶柔柔來我家。

柔柔屬於中度智障,她四歲被母親遺棄在育幼院,資料上寫『父不詳』。育幼院虐童事件暴發,她也是受害者之一,脖子上有一道疤痕是被滾燙的熱水燙傷的,那時候她才剛讀小二,社會局安置她在家扶中心的寄養家庭,

當社工老師每個月去家訪,看見柔柔總是不快樂!有的寄養媽媽卻不知道要如何教導身障的小孩,只好要求社工老師一年契約寄養到期,請她轉換另一個家庭,連續四年都找不到合適的寄養媽媽。

甄甄只好跟我們睡主臥室了,這下可苦了我們,尤其是我累了一天很睏,她夜裡總是爬上爬下的睡不安穩!

寄養孩子二人各自睡一張床,開始很融洽,不過為了小事情難免起爭執,高中畢業,社會局社工人員每月約小珍面談,讓她心裡有準備,等三峽教養機構蓋好,隨時有可能離開寄養家庭,不過工程進度很慢,她還是多待了一年半載!

同學家長說:『要收小珍做媳婦,』

『不行』,我回絕她。

學校分發小珍做洗車工作,剛好在中和市健一路,離我家不算遠,走路當作運動吧!雖然她很賣力洗車,可是這項工作消耗體力實在太大,最後我幫她辭掉了,就跟我們家樓下美容院老闆娘商量,讓小珍在美容院實習。

社會局專員來接小珍去三峽機構,眼眶紅紅的她,這段日子她過得很快樂!捨不得離開這溫暖而舒適的家,7年來我懸吊那緊繃的心,才逐漸放鬆。

後記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我們來到新北市三峽大埔路[春暉學苑],

跟守衛的先生打招呼就上三樓找小珍&柔柔 ,他們今天有團體活動!

一會兒社工老師從人群中把柔柔帶到我們面前, 我和老爺的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離開我們家未見面的柔柔居然瘦骨嶙峋, 不知當時我流下的是淚水還是汗水, 末了小珍也看到我們互相緊緊擁抱!

小珍牽著甄甄姊姊的手,走向二樓的洗手間, 然後大家一塊坐電梯上6樓女生宿舍, 我拿了些衣服給她們 ,順便叫二人換上柔軟的七分褲, 拍了幾張相片。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686439&aid=34726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