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知幾時我們還會再見面
2015/09/16 22:38:10瀏覽2373|回應30|推薦119






最近我在做什麽?
答案就是近況,好久不見必問。
沒有做什麽。工作是免不了的雪片飛來。
哦,這是好忙好忙的誇張形容。

一別又快十年的朋友,總是傳來美食圖,叫我飛過去吃。
我買了月尾機票。
她問我:你想見誰?
林生還在嗎?以前那位司機尊尼……
車禍,去世十多年了。朋友說。
望著簡訊,靜默靜默靜默很久,我才回一句:不要
刻意安排。

朋友數著,去到報館我可以見到誰,看看能不能找到誰。
不要找了。我得了很嚴重的隱居病,見誰都隨緣。
我打上這行字。


家裏只有一張床……不然,你就要跟我同床。
有個空氣彌漫煙味的夜晚,戴上公司發給職員的
口罩,回途中,手機浮現這條訊。

沒床沒關係,同床也可以。人生難得同枕眠。我回
朋友。只是,怕太麻煩你。你住哪一帶啊?有巴士下市區嗎?

我請假陪你。
看到這句,要掉淚了。(我的眼睛,酸了起來。)
有車,我換車了。我會換乾凈的床單被褥,等你同眠啦。
朋友隨即傳來新車樣貌。白色的,很美的車。
到時,帶你去漁村吃海鮮。朋友說。






今天下過雨,新加坡的天空還是那麽熏。









將再踏上這塊故土:古晉,也叫貓城,蔡明亮導演的故鄉,在東馬犀鳥之州sarawak。
我出道時的第一份工作,單槍匹馬飛去貓城。那下午抵達報館,嚇死老總。
老板怎會老遠請來一個小妹妹?都不敢把工作丟給我,久久我好有空,蒼蠅打完打蚊子。
後來呢?後來終於等到我老總說:“我去賭馬,你看著哦。”有時頭版丟過來,他跑去賣鴨。
看好好,是賣鴨,不是做鴨。不要污辱我老總。哈哈哈哈哈哈

當時有四個抉擇:檳城,吉隆坡,古晉,山打根。我選了古晉。人家給了我機會,還有比留在西馬高很多的待遇。反正是工作,要離鄉背井,去遠一點沒關係。我從小躲在椰園,對人煙稀少的地方,早已習慣。
人在貓城,第一日下市區,是為了要買一把刀子,切水果。之後不懂怎樣回宿舍,亂走一通,舉目無親。告訴自己不可以慌怕。聽說,這裏的人不用鎖門的,治安好得很。
回想在貓城兩年,宿舍的門的確沒一天鎖過,有時還開大大,只少了貼上“歡迎光臨”,我們幾十個妙齡女孩就臥在裏頭睡在雙層床上,門對面就是男宿舍。

流浪於貓城,不曾有過困難,好多人給了我好多的愛,包括那成天戴著墨鏡、冷口冷面的報館司機尊尼。
每個星期休假一日,我都是在中午12點搭他的車下坡,問他幾句,只得半句回答。
在貓城的第一個農曆年,跟老板請了假。大家一聽說我要回家,都送吃的過來。珠嫲在想要給我帶什麽回家過年,突然說:“我從家裏捉一只雞給你。”嚇到我跑去躲。
尊尼手裏拿著木瓜,說:“給你。”我愣了一下。“到時我送你去機場。”我望住他的眼睛,這個冰塊人會不會騙我?尊尼沒有騙我。過完年回到崗位,也是他去機場接我。我辭職不回來了,也是他送我到機場。兩年後專程回去探望朋友,快午夜了才抵達,尊尼載了一大班朋友出現在我面前。歡聲加淚水加擁抱的那幕,我仍然清楚記得。

寫到這裏,哭了。








貓城路上,也有貓印。






辭職信呈上,老板從詩巫總行過來,問我為什麽要走。我說留在這裏很無聊。
不工作的時候,我到飲料店,叫了杯水,坐在高高椅上,雙腳輕晃,望著路人,嘴巴將吸管從杯裏拉出來,像吹泡泡般,噴水。
吸管裏的水噴完,插回杯中,再拉出來,再吹……這樣的不停噴水,是我唯一的娛樂。
但是直到現在,我沒有後悔把我的青春,揮灑一些在貓城,這是催迫我成長的重地之一,也訓練我在編務上獨當一面。
還認識三位女孩,成為一輩子真心相照的知己。她們來自郊野,其中一個,我們暱稱她珠嫲。一個帶我參加詩社,我們開了寫作班,互相切磋;後來她也來到新加坡生活,已入籍多年。另一個是我上面提到的朋友。

珠嫲的家種很多紅毛丹樹,坐在樹下聊天,想吃就伸手採。屋後有條小溪,溪下有魚。她媽媽在那裏洗衣,魚就探出頭啄肥皂泡沫。
我去珠嫲家玩,洗澡時間到,她叫我跳進溪裏,我死都不肯。她兩手插腰,吼叫:“我就是這樣沖涼的!”
我看她天生麗質,身上沒爛沒腫,從上午拖到太陽快落山,我才獻出我的第一次——荒山野地天體浴。(sorry,是有穿衣服的。)

輪到我和朋友同時休假,我跟她回家住幾天。不過,要等她母親縫好蚊帳才能去。
到了那裏,果然見識到蚊子對我的盛情款待。到屋外茅房,退下褲子一蹲,馬上就屁股開花,紅紅一朵一朵。睡覺的時候,蚊帳外嗡嗡嗡嗡奏著交響樂,整夜不間斷……













有個詩寫得極好的女子,剛過四十歲生日,說突然很想見見老朋友,然後一個一個去見。談話的內容,有健康、孩子、年少情懷。
我問她,為什麽急於想見?
她說,就是有那股欲望,見了心安,這生沒遺漏什麽。

不喜歡見人的我,再過十來天,也要去見很久沒見的朋友,緣份尚在,是吧?

想起美國的牛,印尼的亮師兄,新加坡的我,去年三月在獅城金沙賭城,各分東西的我們,見了。
見的最後一夜,我們好像問題學生,商店打烊公車收班,不管,不回家,找了間卡拉ok來唱。
發現播歌系統有儲存功能,下次來,可以輕易找到唱過的歌。亮師兄說,十年後我們再回到這間店,不知儲存還有效嗎?
真要等到十年後再見了嗎?我沒把握是否能活到十年後。但這種話徒感傷,不能說。
在分開的夜,失落黯然起來。

記得,我教你們怎樣吃肉乾。沒烤得黑黑,減少致癌幾率最好。買了放在冰箱結凍,一兩年也還新鮮可口。要吃時拿出來,冰箱外擱放二三十分鐘才吃,非常有濕潤感呢。本來硬的肉乾,經過凍藏也會變軟。
我還想告訴你們,公木瓜樹不會生木瓜,不要砍掉。它的葉子用來煲水喝,對骨痛熱症很有療效。黑斑蚊出沒的時間,是傍晚和天快亮時……

總之好好活著,好好活著,得以重聚。







 



與梁弘志有過深交的一友人
也不知道梁弘志寫過這首歌
台灣校園民歌創作者
我偏愛梁弘志和葉佳修
梁47歲離開了這世界
天妒英才
我用了這句深表痛惜

最近反復不斷在聽一個男歌手
實在唱得太好了
想要馬上放他的歌上來
卻又捨棄不了這首我很愛的旋轉門
下篇吧。
本來說這篇要搞怪
心情嘛,出太陽有時也下雨
下篇吧。






旋轉門   詞曲 梁弘志   唱 張鎬哲
轉進去   能不能把從前忘記
轉出來   能不能讓一切重來
我站在旋轉門的面前
卻怕看見裏面的世界
你的心就像是旋轉門
旋轉著熱情又冷漠的愛
哦我的心也像是旋轉門
旋轉著多少無奈
我還不明白
到底要進去還是離開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y3131&aid=30476461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Lanughing
2018/10/26 15:05
不錯,贊!借錢

微信愛用者
2015/10/15 17:26
現在已不流行見面囉!有Line戀、有微信戀,連網戀都已退流行了呢!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10-17 11:18 回覆:
我很喜歡看《非誠勿擾》呢。
手機經常被我丟進紙箱,鈴鈴響聽不到,電波接不到,只能靠見面:)

方傑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06 01:27

仿佛可以感覺到文章的溫度,暖暖的回憶與人情味。

而且今天終於知道為何每次都找不到留言鍵了,原來我用的是udn舊版,好像只有新版才能留言。尖叫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10-07 08:48 回覆:
人情味猶在,安全感卻掉了。
舊版可以留言,只要有開放。剛剛把鎖打開:)

yushe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05 19:49
先向妳說聲抱歉!那句嘻笑留言的確不妥,所以刪了。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10-10 10:10 回覆:
這是如何做到的?修改留言,卻能保留原來的留言日期?(很方便改錯字)

風樣女子的瘋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6 19:30
昨天聯絡上珠嬤。“可惜這次見不到你。”我在簡訊格打。
“你現在哪裏?”珠嬤馬上問。
原來她10月1號才帶團到我家鄉檳城,我在貓城見得到她,太好了!
我把這篇文章原稿傳給她看。她要來這裏看,我不讓她來,但我告訴了她,我日後的打算。
讀完文章,她說:“很感動⋯⋯我有你寫的那樣嗎?”
“有哦。我是男人,一定不讓你難過。”
“令我難過的男人,也不會好過的。”
“哈哈,金句!”
⋯⋯能相知相惜的感覺真好。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5 23:38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9-26 17:47 回覆:

月 滿 情 濃

羅希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5 05:24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9-26 17:15 回覆:

                     花 月 圓

明明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4 18:24

不太可能會相見啦~也沒有扇餅~但提前跟妳說 月餅節快樂喔  晚安!

我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873120674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9-24 21:18 回覆:
:)說過的話,我不會忘記。
明明明的臉書,古色古香。
我幾乎不逛臉書,阿牛的文,是林北傳給我看的。

yushe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3 22:04
如果女生對我說︰你來,家裏只有一張床......我也不會有任何特別的表情和反應,因為我本來就比較遲鈍嘛!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9-24 21:23 回覆:
還好,最後你有討到老婆。哈。
如果男人對我說“家裏只有一張床⋯⋯”
我回他:“留著你自己睡。”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2 00:35

兩件事忍了一整天,忍不住只好說出來。

一。木瓜樹一般是公母同株(要是人就是陰陽人啦),果實是我們常吃的長橢圓形,它的子不能傳宗接代。公母異株的木瓜樹的果實,長得圓圓的較圓的形狀。所以結囝前在外觀上無法法分辨公母。

  內行人在樹開花時就可以分出公母,花貼在樹幹上的是母的,花遠離樹幹像男人有長長的花梗,哈!那就是男人樹啦!

  怎麼?我這鄉下人當我還稱職吧?

二。不太好聽,妳老總不買鴨?是開鴨行賣鴨?警察不會抓嗎?^^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9-22 09:34 回覆:
到我這裏說話,不用忍的:)非常期待各方來獻寶(寶貴的知識、觀察、心得等等)。
我常說,回應欄是寶庫,可以用來補充文章內容,也可以用來鍛練書寫、思考。
我的文章精髓,往往不在文章裏,是在回應欄裏:)
這公和母的木瓜‘性別’特點,讚!你天天看木瓜秀哦 ...(哈哈,sorry沒忍住我又粗言囉。是木瓜樹。不能侮辱淵靜。)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9-22 09:55 回覆:
老總並非不盡責。報館編輯每天工作的程序,包括等新聞稿進來,才能編版。
那時候,我們下午一點才上班,等新聞囉。下午四點半休息,找東西吃囉(住市內的同事回家吃晚餐,我是去樓下公司的餐廳吃)。這兩段時間,老總可以放心走開,有時就去朋友賣鴨的攤子幫忙。這也是純樸鄉地才有的特色。
傍晚六點半,再回到工作崗位,真正忙碌起來,一直到午夜十二點。
天天如此,什麼地方都無法去,連看場電影,我還要分兩天看,一天看上半場,趕快回來做工;第二天再回去看下半場。還好,電影院職員允許我那樣一張戲票分兩天進場。
所以我開始想了,我不離開,就嫁不出去了呀,哈哈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