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月的紐約 有雨
2008/01/09 23:57:44瀏覽326|回應0|推薦7
一月的紐約,外面下的是雨,不是雪,感覺好奇怪。
 
這幾天天氣真是暖的可以,好像春天了一樣。
只是好像,今天早晨我有打開門去聞外面空氣的味道,和春天的不像。在和大自然很接近的地方住久了,妳可以在空氣裡分辨得出季節的不一樣。
 
記得去年的12月這裡也是出奇的暖,暖的院子裡的梅花都開了,我們剪了好多的梅枝回來瓶子裡插,也惹來一屋子的梅香。
 
美則美矣,可惜後來接踵而至的冰雪,讓滿樹的的梅花,已開的,含苞的,通通都凍僵在枝頭上,連帶的,春來時梅子也沒得長了。
為什麼劉家昌你說梅花越冷它越開花?不是,不對。
 
 
出去院子裡走走,這半畝園裡已經沒有一朵花開,滿園玫瑰和薔薇不管它們在夏日裡紅杏出牆幾丈高,秋天的末都得理成個大平頭,養精蓄銳等待春來多發幾枝嘍。
蘆花在寒風中,早被吹白了髮,風裡飄動的神采依舊好看喔!
 
讓我總也在想,有朝一日我也滿頭銀髮的時候,我也不染,我覺得那樣也是好看,真的好看。
學生時代在台北的公車上,對面坐著一個老太太,一路上我的眼睛都沒有捨得從她的臉上移走,太好看了!一襲藍布衫,滿頭銀髮梳成一絲不亂的小髮髻,簡單俐落,極簡之美,美之極致。
尤其是她臉上皺紋的線條,牽扯的好柔和,好美,美呆了!
 
我就這麼記得她,也打算偶像她這輩子。
有為者,亦若是。
 
出門2個月,久違了,桂花溪。
它清澈的異常,水竟然比夏季的時候多,水聲潺潺的響著,頭也不回的一直去。我訝異了,原來冬天的河流是這麼快樂的唱著歌。
溪的兩岸邊,都是規定中保留給野生動植物的專屬區,平常水草長又長的漫蓋著,兩岸的樹也總有著不知名的藤,來撲天蓋地似的開滿了白的,黃的小花。
此刻什麼都在寒風中隱去,兩岸的風光好像瘦了身一樣,變成不施脂粉的清麗佳人。小溪流因此也變的寬廣了,雪溶了,溪水盈了,此刻正快快樂樂的哼著歌兒,好像在告訴著我,說:只有妳最知道我的美麗。
 
的確了,桂花溪,妳真是個美麗的小東西。
 
車道旁的樹,葉子落光了,就長出紅色的小莓子,掛了一樹,好像自己裝飾了聖誕登燈飾。
這兩天都看見一個貴婦高高端坐在那裡。
貴婦喔?對喔,美的咧。
 
身材福泰,穿著一身褚紅色的羽毛大衣,羽毛豐的連腳都給蓋住了。牠大概知道自己很美麗,頭仰的高高的,有時半天也不動一下,有時又左顧右盼的,我猜牠在偷看有幾隻眼睛注意了牠了?
 
喂,叫什麼來著的?收斂一下你的傲氣吧,起碼下來跳支舞什麼的,你需要減點X。
 
我有說肥嗎?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w33toliver&aid=1524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