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論電影表現手法之「佛光普照」《大佛普拉斯》
2017/12/16 17:26:13瀏覽1090|回應0|推薦1
雖然已有一陣子沒認真寫電影,但還是看了些好片,而且還妙的,最近看了印象深刻幾乎都是台灣電影。

聊到《大佛普拉斯》和《血觀音》,滿妙的,電影癡是在同一天觀看,那種兩部的對照感更為強烈。

影評人曾說這兩部好像有人拿一個提案請兩位導演拍電影,結果拍出兩部風格大不同又似彼此對話呼應──黑白vs彩色、陰(女性觀點)vs陽(男性觀點)、底層社會人物vs金權社會人物,同樣有戲劇成分:廣播劇vs台灣說唱藝術彈唱說書,同樣反映對台灣社會的無奈和不平,角度不同、表現的方式也很不一樣,演員同樣都精采,腳本攝影和導演水準皆一流,難分高下。

《大佛普拉斯》以黑白為底韻,化繁為簡,洗斂的內韻化為看似嬉鬧的黑色喜劇,透過肚財(陳竹昇 飾)與菜埔(莊益增 飾)男性式「白爛白目」對白,道出台灣民間底層人物對社會的感歎。這種表現方式,類似於相聲逗哏與捧哏──一個大放厥詞,一個呼應他說的,也讓電影癡想起那年於金馬看的日片《瀨戶與內海》,能寫出好的對白,能找到好的演員,其實不論什麼題材,不需要繁雜的表現形式,就像去年大家討論度很高的義大利片《完美陌生人》(Perfetti sconosciuti),前者光是兩位高中生每日半小時的無聊對話就可以讓人看得趣味橫生,兩個人的世界可以從小而大成為你我的人生,日本現今的社會反映;後者,一頓晚餐道盡你我多少不可說的祕密,而且電影拍的還只是一場異想,原來我們看的是一個人腦中的小劇場,而這天馬行空的小劇場裡,又隱藏了多少事實與猜想,但說穿了,都是空啊,不過電影一場。

於映後電影分享會中,彌勒熊提問《大佛普拉斯》後面傳出的敲打聲代表的意義何為?董仔啟文(戴立忍 飾)是否因此被揭發了?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電影癡的想法是,那是法師心中的感悟,至於佛相肚中的屍首是不是因此被揭發?電影癡以為,如果把《大佛普拉斯》的層次拉高,導演黃信堯的意思應是如電影癡所說的那樣,對應於後面的「佛光普照」,董仔啟文應是惡人自有惡人治,是他自己作繭自搏而導致他自己的衰敗。而且片尾那幕佛相工廠傾倒,其實不是劇組費心造景,而是那拍攝場景歷經颱風橫掃肆虐後的殘破,連老天爺都在幫這部電影(誤),好似呼應電影,「人在做,天在看」,透過肚財與菜埔偷窺董仔的行車紀錄器也是如此,不然他們就不會「撞」見董仔殺人的過程,畢竟檔案那麼多,這偶然的巧合也是一種「天意」,不是嗎?

很喜歡《大佛普拉斯》中導演黃信堯如廣播劇的旁白,時不時的「插科打葷」,為劇情之外多做說明,似京劇中的丑角,與觀眾對話,把大家帶出電影如真的世界,某種程度其實也像肚財與菜埔的「唬爛」評論著他們眼中的世界與行車紀錄器中的影像,且納豆的機車,電影突然呼應對白,讓機車「現形」,讓大家看到納豆真的騎了一台粉紅色的機車,導演不斷透過不同的方式,告訴我們:我們看的是電影。就連最後法師頌持的是《金剛經》乃佛經中「空相」的代表,「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董仔汲汲營營於名利又把自己陷入名利女色的泥淖裡,相對於電影中張少懷於游泳池裡洗澡的自在悠游,金權於我們的重要性真有這麼高嗎?

然而電影中於金權觀也不是完全的清高,菜埔想讓屘叔(脫線陳炳楠 飾)多照料他的媽媽,不料不僅話沒說出口,還反遭在路邊賣眼鏡的屘叔以粗拙的戲法,讓他花錢買回自己的眼鏡,菜埔沒多說什麼,還是把錢掏出來給了屘仔了。這短短的一段戲,凸顯了導演對台灣弱勢族群的關懷──自己沒多少錢,看到需要的人,還是會伸出援手,即使自己也一樣缺錢;也彰顯台灣人的溫暖,人民有難,一旦發生災難,來自各地湧現的小額捐款數量驚人,相對於有錢人,反而更熱血慷慨;這是一種「佛光普照」,不是嗎?但又何其教人無奈啊,菜埔與屘叔併肩靜坐不語,是我們的無奈心情表照,但再怎麼樣,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ps.2017金馬除了得獎的榮獲最佳新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鍾孟宏)、最佳原創歌曲與配樂(林生祥),其實莊益增導演飾演的菜埔,是真正的遺珠,走出戲院後,愈咀嚼愈覺得他演得真好,特別如果你看過原創短片《大佛》中的菜埔,這回他才真正入戲,將憨厚的菜埔詮釋入木十分啊!而本片的黑白,調得很有層次感,相對於2016年金馬最佳影片《八月》裡過度對比的黑白,美麗太多,加上鍾孟宏的攝影美學,真的韻味十足。 (未完待續......)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u41&aid=109534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