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郭大戶之富室娶親
2008/07/29 04:12:37瀏覽3779|回應1|推薦100

「人生南北多歧路,將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興亡朝復暮,江風吹倒前朝樹。功名富貴無憑處,費盡心情,總把流光誤。濁酒三杯沈醉去,水流花謝知何處。」

   ──《儒林外史》清‧吳敬梓

 

最近有兩件事,都占了不少新聞版面。一件事是7分也能考進大學;另一件是台灣首富娶親。這兩件事其實風馬牛互不相干,卻又都令人想起了一本清代章回小說─《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是清代吳敬梓所著的一本長篇小說,按照網路上維基百科的註釋,這本現實主義的長篇諷刺小說,「描繪了那個時代智識分子生活的浮沈、境遇的順逆、功名的得失……,從而揭露諷刺了科舉制度的腐朽和整個封建道德的虛偽。」

提到《儒林外史》,多數人會先聯想到的是以前國文課本裡摘錄的「范進中舉」。「范進中舉」取自《儒林外史》第三回「周學道校士拔真才,胡屠戶行凶鬧捷報」,講的是熱中功名的范進,在中了秀才及後來中舉、發瘋的經過。

胡屠戶是范進的老丈人,庸俗勢利。范進中舉前,胡屠戶瞧不起這個女婿,稱他是個「尖嘴翭腮」的「窮鬼」,極盡挖苦、諷刺與辱沒之能事;范進中舉後,地位大大不同,胡屠戶變得阿諛奉承、送錢送肉的,原本的「窮鬼」也成了「賢婿老爺」,而且還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

范進中舉前到處吃鱉,一朝中舉,還不敢相信,高興過了頭,受到刺激太大,得了失心瘋,口中直嚷著:「中了!中了!」胡屠戶情急之下罵道:「該死的畜牲,你中了什麼?」一個巴掌才把他打醒。這個巴掌打下去後,胡屠戶還怕著是否因為文曲星不能打、菩薩計較起來,「不覺那隻手隱隱的疼將起來」。

在明、清時代,執政者用科舉與八股文來控制讀書人,想出頭天就得念些書,依著科舉制度,一步步從貧苦底層攀爬到上流社會,從M左端移向右端。范進是個不值一取的腐儒,也深受那個時代科舉制度對士人的戮害,但不論是胡屠戶的先倨後恭,或是鄰人的現實逢迎,整本書點出的都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幾百年過後,科舉廢了,過去的升學制度,想上大學還得費勁K點書,但到了現在,搞到大學錄取率可以達到百分之百,學測零分也找的到學校念,可說是滿街都是秀才,徹底革了科舉的命。范進若是活在現代,不知內心會做何想?

「范進中舉」是個嘲諷的故事,如今,科舉制度是沒了,社會上假託名義而趨炎附勢、錦上添花的事卻一直未少,對照社會百態與現實,回頭看看《儒林外史》,一樣拍案叫絕。

前些時候,首富郭大戶娶親,席開君悅酒店。說是首富,難以免俗,排場還是要有,於是展現出的是「簡約的奢華」,一時之間,冠蓋雲集,黨政名流穿梭、富室巨賈川流,加上演藝大腕雲湧,好不熱鬧,展現出的就是M型社會右肩上流社會份子的一場豪宴。

結婚是件喜事,任何人都值得被祝福,但談到首富,不得不談到銀子,儘管「她沒有錢的味道」,他要捐出九成財產,但整屋子在祝福之外,總有個強大的引力,才有辦法把這些達官貴人大腕都招了來。

《儒林外史》第十回「魯翰林憐才擇婿,蘧公孫富室招親」,也有一場婚宴的描述,只是當中亂子不斷,洋相百出。終了,「戲子正本做完,眾家人掌了花燭,把蘧公孫送進新房。廳上眾客換席看戲,直到天明纔散。」說是一場庸俗荒謬的喜劇,在場的人沒一個會承認。

這還是小諷一番,講到重處,《儒林外史》最後一回合(第五十五回合)是「添四客述往思來,彈一曲高山流水」,以市井間出了四大位奇人收尾,但在描述這四位奇人之前,吳敬梓不免再酸了一下,令人回味不已。

「話說萬曆二十三年,那南京的名士都已漸漸銷磨盡了。此時虞博士那一輩人,也有老了的,也有死了的,也有四散去了的,也有閉門不問世事的。花壇酒社,都沒有那些才俊之人;禮樂文章,也不見那些賢人講究。論出處,不過得手的就是才能,失意的就是愚拙;論豪俠,不過有餘的就會奢華,不足的就見蕭索。憑你有李、杜的文章,曾、顏的品行,卻是也沒有一個人來問你。所以那些大戶人家,冠、昏、喪、祭,鄉紳堂裡,坐著幾個席頭,無非講的是些陞、遷、調、降的官場;就是那些貧賤儒生,又不過做的是些揣合逢迎的考校……」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tephenC&aid=2088502

 回應文章

花蔭深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古至今皆然
2008/07/29 10:57

若依現在的社會,也來寫篇新儒林外史,我相信內容應該沒啥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