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前塵舊事—舊帳未清—住院紀實 之壹
2020/05/23 18:21:42瀏覽577|回應3|推薦17

前塵舊事住院紀實--之壹:


她的媽媽來看她,帶了水果蓮霧。

她跑出房間外出,隔壁房間的病友是她的好朋友來看她。(她又不在)

那個病友拿起水果蓮霧,要帶出去吃。看到隔壁床的我在看她,她看我也想吃。她告訴我,如果我也想吃蓮霧,叫我自己拿來吃就好。(等於她的朋友授權)

我要去拿蓮霧來吃要去廁所清洗這水果的時候,病友(水果的主人)從外面回來,看到我拿她的蓮霧,她就指控我偷拿她的水果吃。可是她不知道是她朋友叫我(授權我)這樣做的。

請問我哪裏錯

 

這個病友很厚臉皮。過農曆新年,我哥來看我,拿很多好吃的東西給我吃。那病友想吃我哥給我的一大包魷魚絲。我拿給她吃,她把整包魷魚絲吃到剩十分之一才還我,是她厚臉皮吧

 

我就這樣被醫生護士當做小偷,他們還要我在再次住院前寫切結書(若我再犯拿別人的東西的話要照合約處罰我)。請問是誰比較無呢?

 

我覺得是妳們大家“人格污辱”我!

 

士可殺;不可辱~

 

另外再透露一個八卦那個厚臉皮病友在住院睡我隔壁三個禮拜之後,我們同病房的其她病友還有我才然明白她是他她是他男扮女裝住進我們女生病房跟我們同寢室的。那當下他跟我們親自承認她是標準的男人。不是女人。

還有一個也是男扮女裝住進女生病房的老人家,我記得他的化名叫王李祝好。有一次我看她出病房後,在他彎腰的時候,我看見他的命根子。我才知道我才確定,她也是男生來著的

 

Are we going crazy, no…it’s true

 

Recorded by Wang Xiao Xiao 2020.05.23.SAT.

( 在地生活大台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onywisdom&aid=136670141

 回應文章

ABCDEF(翠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是護理師
2020/05/30 16:37
我公立醫院臨床工作三十八年,男扮女裝住進療養院,不可能。
汪小小(sonywisdom) 於 2020-05-31 20:43 回覆:

but indeed, mine is true!

我的經歷是實話實說喔。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4 20:59
這個世界的人心越來越復雜,我們的方法就是不要將心比心。如,妳要請別人,就不要求對方一樣要回請妳。想付出,就不求回報,不然就不要付出,假如妳要求相同的對待。

這樣,應該會減少許多麻煩。做一個大方的人,也會是心靈富裕的人。
汪小小(sonywisdom) 於 2020-05-24 21:37 回覆:

是啊~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只是把它記錄抒發出來罷了。

我本身是有一個缺點, 太過大方了。最近都在檢討自己。(覺得自己的大方是"假的大方")

我大方到喜歡的衣服,帽物都可以送給適合的人。等過一,兩年之後,我找不到一樣的款式我就會開始後悔。覺得自己怎麼大方成這樣...。美了別人; 苦了自己。而環境人事物早已物換星移。

我想要先從這方面改起...。

您跟我討論這些很好,至少有一個可以交流的想法。cool

汪小小2020.05.24.SUN. (剛剛花了四個小時整理完我自己住的房間,感謝主完成了。心頭的負擔稍為缷下,因為我已經把整理房間的事拖了五個月之久了害羞)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4 07:55
台灣的精神療養院作業太混亂,連性別都沒有確定就入住。

另,東西是誰的,誰就有主權決定;東西給誰吃,就不要怪人吃太多。我跟過許多假釋管束人協談,很多的人對「私人財產」沒概念,因著這樣的錯誤認知進監獄的不少,或成為管束人,進到校園勞動服務好多年。
汪小小(sonywisdom) 於 2020-05-24 14:07 回覆:

對! 所以蓮霧的主人對我很小氣的吼...虧我還是他同寢室的病友。連水果都不請我吃,不讓我吃就算了。還指控我是小偷。

還有我怎麼對他那麼大方啊~他要吃我的魷魚絲我就給他吃,他很不客氣的把我的魷魚絲吃到剩下一點點耶。(唉, 我都還沒吃耶)

若不是我們共同的好友叫我自己拿水果來吃(因為我們幾個都很熟),我也不會去動他的東西--他的蓮霧。

(真是夠了) AWFUL

汪小小(sonywisdom) 於 2020-05-24 14:12 回覆:

我小阿姨住精神病房的時候,她的室友都會自己把我們買給我阿姨的食物吃掉。連招呼都不打。最後是我們在那病人的垃圾筒發現她們吃完的包裝袋。(我們也沒跟她們計較,都當做"算了"!)

汪小小(sonywisdom) 於 2020-05-24 14:49 回覆:

我剛開始在職場訂便當的時候,那負責訂便當的同事一口咬定我,說我因為發現排骨便當比較好吃,所以我就把排骨便當當做我訂的招牌飯吃掉。可是我沒有啊。她問我招牌飯的菜色是什麼,我都一一告訴她。她才脾氣抒緩沒有再生氣。

後來又發生一樓有人吃完便當亂丟,她又覺得是我,可是都跟我沒關係。因為我都在三樓的員工休息區吃我的午餐便當。

我要說的是,上面這些事都跟我無關。但我常常被誤會。可能我應該要好好的檢討我自己。可是我真的是太----無辜了。

我家附近有一家老相館的頭家娘跟我聊天變得很熟,我有跟她提上面發生的事。她真的跑去職場幫我平反。

因為她瞭解我,懂我…。我不是那種人 I'm not that kind of person

 

醫生安慰我說,「日久見人心」教我不要太難過~加油

汪小小2020/05/24 14:34回覆
汪小小(sonywisdom) 於 2020-05-24 14:41 回覆:

您知不知道有很多病人是公眾人物是用化名進醫院接受治療的。不是管理的問題,他們都跟醫生他們有過相關的保密協議才住進醫院病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