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殫精竭力全心奉獻人類社會的連日清博士
2010/09/20 10:48:31瀏覽2264|回應5|推薦89

做為一個人的價值,在連日清博士的言行舉止之中,完全可以找到.
連博士是台北大稻埕人士,是我的同鄉.曾經我為了自學蚊蟲相關
知識以滿足個人興趣,,我堂妹自美購買許多大部頭蚊蟲相關書籍,
贈書與我,由是知連博士之研究貢獻.民74年,我到設於台北市南港
台灣省傳染病研究所(Taiwan  Provincial Institute of Infec
tious Diseases )拜訪連日清博士,蒙博士親切指導,雖是一面之
緣,至今記憶猶新,連日清博士不止是大稻埕之光,更是台灣之光,
華人之光.欣逢中秋佳節,遙祝公忙海外的連博士,福體康泰,中秋
節平安快樂.聯合報20100915報導"抗蚊名將連日清15歲染上登革熱"http://udn.com/NEWS/HEALTH/HEA2/5849505.shtml,引起我的
注意,就上google查找有關連博士貢獻人類社會有關資料 ,轉貼於
下,分享格友.

  

蚊子達人 連日清

撰文╱李名揚

.............蚊子在分類學上屬於雙翅目蚊科,全世界有3000多種,在台灣約有140種,
其中由連日清發現並命名的就佔了28種,將近全球種數的1%,他在各地找到的新紀錄種(就是在當地首次發現)更是不計其數。......蚊子就像是永遠的戀人。連日清出生於1927年,....念書念到13歲,後來是外祖母說情,才多念了兩年書,畢業後就進入台北帝國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現台灣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當臨時僱工,從此與蚊蟲結緣。進入熱帶醫學研究所後,連日清遇見這輩子最大的貴人—日本學者大森南三郎。連日清說,大森南三郎當時是昆蟲研究室主任,「他先叫我負責英文打字,但聽說我連英文字母都不會,又因走路上班要花太多時間而沒時間背,就給了我一筆錢,叫我去買英文字卡,才能邊走邊背。」......參與抗瘧之役日本人曾在1874年派兵6000人攻擊台灣牡丹社原住民,結果2800人感染瘧疾,死了500多人,而戰死的只有8人;台灣光復後,全台800萬人口中,每年瘧疾病例超過120萬人。所以從日本人到我國政府,都把抗瘧當成重要工作,日本人奠定了扎實的研究基礎,我國政府則在1948年成「台灣省瘧疾研究所」。......連日清在瘧研所做了非常多採集、研究、噴藥、宣導的工作,還協助訓練東南亞的抗瘧人員。經過眾人努力,到了1965年,世界衛生組織終於宣佈台灣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瘧疾根除國」,是台灣公衛史上一大利。…全文請詳

http://sa.ylib.com/read/readshow.asp?FDocNo=1156&CL=18

習慣以身餵蚊的連日清,最近又發現身上有瘧疾抗體。
圖/連日清提供(摘自聯合報2010.09.15 )

抗蚊名將連日清 15歲染上登革熱

..........

英雄背後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連日清結褵50多年的太太簡寶桂
,就是他最好的幫手,一起出外採集、在家中幫忙「餵蚊子」、
「養蚊子」,還追隨連日清遠征天涯,有時連日清受禮遇升等商
務艙,她還得眼巴巴地自費擠在經濟艙長途跋涉。這個「蚊人」
,一生與蚊子為伍,不只知道怎麼抓蚊子,「連蚊子在想什麼都
知道!」83歲了,領完醫療奉獻獎,他還得再趕兩天兩夜的飛機
,一天一夜歧嶇路回到遍地瘧蚊等著他的普林西比。

 

【2010/09/15 聯合報】http://udn.com/NEWS/HEALTH/HEA2/5849505.shtml

 

蚊子博士連日清(圖片摘自http://163.20.22.161/Science/content/1980/00100130/0004.htm)

連日清製作的蚊蟲標本

(圖片摘自http://163.20.22.161/Science/content/1980/00100130/0004.htm)

一生與蚊子打交道,連日清樂此不疲,他說:「我要活到120歲,因為還有很多

蚊子要研究。」

(圖片摘自http://163.20.22.161/Science/content/1980/00100130/0004.htm)

連日清蚊學傳家 蚊子只准活捉

連日清示範他特殊設計的捕蚊器

(圖片摘自http://163.20.22.161/Science/content/1980/00100130/0004.htm)

訪連日清博士

談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

...........台灣光復之後,政府努力撲滅了瘧疾,JE就顯出來了。這時候發燒的病已
經不是瘧疾,那一定是其他的病,值得進一步研究。那時我在潮州瘧疾研究所工作,
NAMRU-2已經著手調查。他們將台灣分為北、中、南三區,採蚊子進行研究。南部地區的研究工作,NAMRU-2就是委託我替他們做的。我那時雇了兩個人抓蚊子,裝到籠子中寄回台北。因為天氣熱,怕蚊子死掉,蚊籠裡都放冰塊。送到NAMRU-2之後蚊子都還是活的,立刻進行病毒分離工作。這個工作很快就有結果了,北部發現三斑家蚊有病毒,南部是三斑家蚊和白頭家蚊(Culex fuscocephala)有病毒。當時NAMRU-2主持這個研究計畫的德特博士(Dr. Detel)想進一步探求每年JE再流行的原因。有人認為是候鳥帶來的,問題是候鳥怎會每年都帶病毒過來?為要追查這個問題,NAMRU-2在新竹關西JE流行區一帶,設立了一個野外工作站。他們在固定的地點放養幾頭小豬(託人代養),定期抽血檢查,看這些小豬染上JE的日期和比率。這些小豬由台糖公司供應,事先都做過血液檢驗,沒有JE抗體的才予使用。放養之後,小豬每週採血兩次,目的是要分離病毒。JE出現在血液的時間只持續二至三天(體內抗體一產生,就找不到病毒了),所以我們一週採血兩次才不會錯過了病毒。小豬採血的時候,同時也從蚊子、人體和鳥類進行病毒分離,看那一種動物先感染。這種工作做了五至六年,每年發現病毒的先後順序都是豬→蚊→人→鳥類和其他動物。如果是鳥類帶進JE病毒使台灣造成腦炎流行的說法正確,應該是鳥類最先分離到病毒才對。研究結果恰好相反,所以這個說法被否定了。JE病毒由此可知,一定是留在本島越冬,明年再引起流行。那麼JE病毒是如何越冬的呢?NAMRU-2又進一步追查這個問題。

..........

(全文請詳http://163.20.22.161/Science/content/1980/00100130/0004.htm)

83歲連日清 「蚊」風喪膽

..........

......

連日清小檔案

1927年出生於台北大稻埕,排行老大。下有14個弟妹,14歲進入台北帝國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擔任臨時雇工,遇上恩師大森南三郎先生,從此與蚊結緣。1965年,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台灣為世界第一個瘧疾根除地區。連日清也累積他多年的研究於1969年取得日本長崎大學醫學博士。在此之前,連日清從未進過昆蟲相關的學堂一天,最高的正式學歷是:師範學院(現台師大)英語系。1987年率團壓制台灣南部的登革熱,1993年在金門等離島地區調查鼠類傳染疾病並協助滅鼠,1997年再度受邀,親赴西非聖多美戰蚊至今。終其一生與蚊為伍,也贏得「Mosquito Man」(蚊人)的美稱。
【2010/09/15 聯合報】....................@ http://udn.com/

 

 請詳全文http://udn.com/NEWS/HEALTH/HEA2/5849520.shtml

 

蚊子博士連日清 出使抗瘧路未央

提起父親玻利維亞之行,連秀美不禁感傷,「他一去就是四年,期間回來度假兩次,我們就去接機,那時候他才五十出頭,一看就是怎麼白髮蒼蒼,想說,怎麼會變得這麼蒼老呢?那時候好想哭喔……」不僅工作艱辛,還面臨生命威脅,連老兩次感染恙蟲病,一次險些喪命。「我爸都已經到了昏迷的地步了,那次真的是在生死邊緣了。」連秀美回憶大難不死後的父親,「我覺得他掛念的還是蚊子,就好像又活過來了,還要繼續進行這些研究。」老先生心存的依舊是那數十年來不變的信念,「我跟日本人學的,我不教下去的話,那可惜啦,太可惜了。我們有責任推動下去,這樣國家才有希望。有這樣的想法,責任感。」這個責任感讓他從未真正從工作中退休。1993年,65歲的連老自衛生署預防醫學研究所退休,仍繼續擔任各處顧問與教學工作,現任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科技顧問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至今。面對幾天後的非洲之行,老先生呵呵樂道:「妳看我八十幾歲了,他(外交部)還不放過我,一般派出去的大使,65歲就退休了,我退休快要二十年啦,還在出去呵呵……」

文請詳http://www.epochweek.com/b5/189/8418.htm

from:http://vlog.xuite.net/play/QTNyRFNJLTMwMzU0MTkuZmx2

圖   文  音樂 如涉版權   敬請賜知即撤

 
 
(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nflwrhy&aid=4424844

 回應文章

陳文錫~就是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專注
2010/09/21 13:32

能專注在一項研究,數十年不改其志,還抱持濟世救人的信念,讓人佩服~~

拿張照片表敬意~~祝中秋快樂


本來就沒有,何必去強求;冷暖人間情,點滴在心頭。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0-09-21 18:55 回覆:

感謝回應

這照片

不容易

蛾獨立  蚊倒掛

是行家才有的作品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餵)蚊子
2010/09/20 21:54

原來是為(餵)蚊子的房子 讓你來回應我的文章  哈哈哈 老哥真是..............謝謝您啦!

特來祝福您闔家 中秋佳節慶團圓  我不會製作圖片回贈 謝謝你的圖文喔!!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0-09-20 22:01 回覆:
感恩  感恩 好友蒞訪回應  哈哈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英雄的精神
2010/09/20 20:51

2005年諾貝爾醫學獎由澳洲科學家巴里.馬歇爾(Barry Marshall)及羅賓.華倫(Robin Warren)共同獲得,他們發現了導致人類胃炎和胃潰瘍的幽門螺旋桿菌。

為了研究,馬歇爾喝下一些細菌使自己受到感染,然後用抗生素把自己治好。

原來人間的英雄都有英雄的精神,沒有種族的差別。

台灣的連日清博士全心奉獻人類社會的精神,值得人敬仰。也許不久的將來,諾貝爾的醫學獎也會落在台灣的連日清博士身上。 

謝謝 thy 的介紹分享認識優秀的台灣學者。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0-09-20 21:58 回覆:

基本上,這些感人的科學家或稱科學工作者,他或她們是抱持使命感過日子的,完全是犧牲個人生活享受奉獻個人生命智慧給全人類的,他或她們絕不沽名釣譽的,就這一點,我個人是極為佩服的.

感謝pearlz好友推文回應.


NAP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佩服
2010/09/20 19:38
廉頗飯否?飯!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0-09-20 20:12 回覆:

http://blog.udn.com/yuan6116/1074873#reply_list永   遇   樂      辛 棄 疾  sound.gif  文苑吟唱 

謝謝NAPA (nanoclub)好友回應

http://blog.udn.com/nanoclub/detail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0-09-20 20:08 回覆:

廉頗老矣   尚能飯否(win p.78
永遇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   辛棄疾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http://cls.hs.yzu.edu.tw/shenhg/pg-ci0610-hero.htm

另外:http://blog.udn.com/yuan6116/1074873有詳解

永   遇   樂      辛 棄 疾  sound.gif  文苑吟唱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6-05-20 21:18 回覆:

【一步一腳印】蚊子博士不放棄 對抗蚊子數十載(上)

記者吳安琪/ 報導
2008/06/22 22:00(更新時間:2014/11/16 15:36)

這位老先生一生專心研究的就是蚊子,蚊子研究的這一件事,他能夠讓台灣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根除瘧疾的國家,現在老先生80多歲了,繼續專心研究蚊子,我們來看這位老博士的蚊子人生!

幾天大雨之後,天氣一下子轉熱,太陽下老博士心無旁鶩,只看著地上一個一個水窪。蚊子博士連日清:「這個蛹快要變蚊子。」

一個個逗點般的,原來是蚊子的蛹,還居然會動。連日清:「這個叫做活動蛹。」

這對一般人已經夠新奇了,連日清不愧是「蚊子博士」,光瞄一眼還可以看出來那是甚麼蚊子的寶寶。連日清:「這個也許是三斑家蚊,傳播日本腦炎的,因為看這個呼吸管細而且長。」

抓到了孑孓不能隨便放,不然會發生這樣的事。連日清:「黃尾家蚊,你看到啦,馬上就咬了。」

原來大孑孓會去吃小孑孓,小水碗裡的追逐逃亡,看著看著看出一種星際大戰太空船廝殺的味道,小宇宙裡原來有無窮盡的故事。連日清:「那種蚊 子很怪喔,牠變成蛹,本來很短,兩支呼吸角很短,牠這兩支比牠身體還要長,所以我小時候就是抓到這個東西欸,覺得很有意思啊,要做蚊蟲研究,可以看牠多采 多姿的生活,所以才迷上了。」

蚊子博士連日清一邊講著,老博士臉上光彩煥發,這一入迷超過65年,事實上連日清與蚊蟲的緣分,起於他生命中一段艱苦的日子,當年初中以後 家裡就沒錢再供連日清唸書了,15歲的他,掙到一個在台北帝國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當工友的工作,一次機緣讓他在知名的昆蟲專家大森南三郎面前,展現對蚊蟲 的辨識天份,經由名師啟蒙的少年,沒幾年以後還扮演起台灣蚊蟲研究領頭的角色。

連日清:「我們是有一種責任感,因為我跟日本人學了很多東西,那日本人回國去了,他們撤退了回國去,那我的感覺我跟日本人學的應該要接下來做,這是我的責任,不做的話誰會做?不會有人做。」

那年連日清18歲下定的決心,從此幾十年沒變,而在蚊蟲研究的路上,這個有責任感的年輕人有天份,更有熱情!連日清:「去蘭嶼2 次,1955年第一次去,那個時候沒有港口,我們坐貨船去,沒有港口停在外海,然後原住民用那個獨木舟來,不能下到水面喔,因為船隻來會夾,夾在大船跟小 船之間夾死,所以我們高一點,等他船靠近跳下去,很危險喔那個時候。」

這不是活脫脫一個真實版的印第安那瓊斯嗎!不過那一趟蘭嶼行,差點要了連日清的命。連日清:「已經昏迷了,我太太讓我睡在蚊帳裡面,怕蚊蟲會傳播,我們所長來看我,欸開始斑疹出現了,他說哎呀這典型的恙蟲病,所以趕快去買特效藥。」

當年的特效藥其實傷身還是得要吃,而那樣的死去活來,對老博士的研究熱情看來沒太大影響,連日清還是看著哪裡可能有蚊子,就往哪裡去。連日清:「這裡有蚊子啊,第一個牠是甚麼蚊子?先確定。」

全球蚊子原來高達3500種,有的蚊子不吸人血,有的蚊子吸的是冷血動物的血,還有蚊子長得又大又漂亮,老博士口中的蚊子世界很有意思,而 雖然是80高齡,連日清行動很俐落,這邊看看抓得差不多了,工具一拎,邁步就往其他目標前進,我們得在後頭猛追,他收蚊子也是迅速確實,拿著吸管的手一 比、嘴一吸,一隻蚊子手到擒來。連日清:「拆開(濾網)清潔,忘記把那個弄回去,結果就拿起來就吸了,結果,哇…,吸到嘴裡面去。」

濾網忘記裝,吃到蚊子是可以哈哈笑的糗事,隨便一撈就一把蚊子,則讓老博士有些皺眉,看看蚊子、蒼蠅匯聚眾多,其實都是人類自已養出來的,看著讓人豎寒毛,而且潛藏危機,後來知道連日清跟蚊蟲交手,鬼門關來回的經歷原來還不只蘭嶼恙蟲病那一段。

連日清:「大流行,1943年台灣人口6百萬,當時有5百萬人得了登革熱,我去南部調查回來就發病了!喔那個發高燒,頭痛得要命,那個感冒會頭痛,可是不是那一種頭痛,受不了的頭痛,這個眼窩裡面特別的痛,那個時候要死要活的交界了。」

現在連日清還是會拿自己當靶引蚊子,這不免讓人看了心驚,要是再染上一次登革熱,不就可能是死亡率3成以上的出血性登革熱了嗎?連日清說那 也不一定,出血性登革熱的成因,有可能是交叉感染,有可能是個人體質,也有可能是蚊蟲攜帶的是變異性病毒,而其實讓老博士勇敢面對致命威脅的,還有他不希 望其他人也受威脅的心情。連日清:「下醫啊醫病,中醫啊醫人,上醫啊醫國!也就是說國就是大眾啊,就是來研究怎麼樣來保護大眾,才是上醫。」

在這樣的使命感之下,手上腳上的「紅豆冰」是小事了,老博士提醒我們別抓,抓了發炎就更癢了!而我們的發現是連日清也沒時間抓癢,帶著孑孓、蚊子,回家以後馬上又要忙。連日清:「小朋友要辦家家了。」

老博士的家就是研究室,剛抓到的蚊子有的繼續養,有的可以做標本,甚至在某些研究當中還要操作這微細如髮的針,把蚊子解剖開來。連日清:「倒了快要倒了。」

小罐子是蚊子的毒氣室,接著就上「手術檯」,曾有個「武士拔刀一揮,幫蚊子割了雙眼皮」的笑話,這裡可不是開玩笑。連日清:「現在這個我針頭碰的這個是唾液腺,半透明的這個,就是把這個弄到乾淨的(觀察)。」

如果在唾液腺沒找到標的物,還要繼續去胃裡面找。連日清:「胃部在這段透明的,這邊是四條馬氏管,一條斷掉了。」

http://news.tvbs.com.tw/old-news.html?nid=172865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6-05-20 21:20 回覆:

【一步一腳印】蚊子博士不放棄 對抗蚊子數十載(下)

記者吳安琪/ 報導
2008/06/22 22:02(更新時間:2014/11/16 15:36)

馬氏管是蚊子的排泄管道,要找心絲蟲得往這裡看,而顯微鏡下也還在持續活動的是蚊子的腸,老博士年紀大,解剖蚊子的手還是很穩定。連日清:「有的時候呼吸手就會動,所以就停止呼吸,慢慢抽這樣看,是要練,練了很久大概會比較好一點。」

而這麼做絕不是為了炫燿或讓人嘖嘖稱奇,老博士說要追病源,要找蚊子體內有甚麼病菌、寄生蟲,就得這樣解剖。連日清:「Culicidae是蚊子的意思,ology是學問,蚊學有虫字邊的蚊喔,不是文章的文,蚊蟲的蚊,我是蚊學博士。」

這位博士讓台灣在1965年獲得世界衛生組織授證,是全球第一個完全根除瘧疾國家,之後他多次前往東南亞、中南美等地,傳授防治傳染病的經驗,8年前當時已經是72歲老人的連日清,再次風塵僕僕前往非洲友邦聖多美普林西比協助抗瘧。

據了解,因為當地的交通、衛生環境都不好,連日清一度疝氣發作痛得要命,老博士津津樂道的,卻是5年的清查計畫執行之後,聖多美可能可以成 為全球第二個根除瘧疾國家。連日清:「醫院本來爆滿的,住院病患爆滿的情況下,我們噴藥,8月噴藥,9月是9月噴藥,11月,2個月之後住院病患已經沒有 了,空盪盪。」

「蚊子外交」有成,連日清屢屢獲得表揚,包括衛生署的最高榮耀一等獎章,不過榮耀與物質收入沒辦法畫等號,老博士的家看來相當簡陋,連日清 心情卻很篤定。連日清:「我們也都知道做這些工作,都是要…,沒有經濟上沒有甚麼幫忙,一輩子要貧窮,這無形中救了很多生命,這個就是一種安慰,雖然我一 生貧窮,沒有關係,我對這個社會有貢獻,我還是感覺非常安慰。」

老博士不只是嘴上講講,他的子女當中2個兒子都正從事登革熱與病蟲害防治工作,大女兒也在做昆蟲研究。連日清女兒連秀美:「我們家裡人的觀念,可能也不會覺得說賺錢是很重要的目標吧,至少他給我們的影響是這樣子。」

連秀美前一陣子也提筆寫下父親這80年歲月的故事。連秀美:「我覺得那些小故事應該可以給不同領域的人,一些不同的啟發,包括中小學生也可以受到一些啟發或是鼓勵。」

老博士的默默努力,漸漸有更多人知道了。:「連教授畢業於師大英語系,畢業後進入台灣省瘧疾研究所,參與國內的瘧疾研究、日本腦炎等疾病防治,享譽國際。」

師大62歲校慶這天,連日清是獲得表揚傑出校友的第一人。連日清:「謝謝,非常謝謝。」

老博士其實還有這一句話。連日清:「現在退休,因為我現在健康情形啊,實際上要講退休太早了!」

背起研究大背包,老博士還沒打算休息,連日清在找的是,近幾年來為害越來越劇烈小黑蚊,也就是蛺蠓的幼蟲。連日清:「長草的地方幾乎沒有機會,沒有長草的這個或許會有說不定,我看看。」

戴起特製眼鏡,連日清看著有可能的地方,二話不說趴下去尋尋覓覓。連日清:「很不容易,因為啊牠本來就是分散。」

比筆尖還小的小小蟲,靠一種單細胞藍綠藻維生,並不像孑孓那樣的聚集生活,所以小黑蚊的防治也必須有不同的規劃。連日清:「不會一個地方幾十隻,不可能,所以要噴藥,針對幼蟲比較辛苦,要噴很大的面積。我還是有時間的話,如果有人要利用我來發展的話,我還是願意啦。」

希望不再有農民、小朋友、觀光客,被小黑蚊攻擊得滿身包,而每年都要讓人擔心的登革熱,連日清也希望官、民、學界再攜手,演出根絕瘧疾那般的成績,老博士雖然白髮蒼蒼,責任感與熱情一點都沒老!

http://news.tvbs.com.tw/old-news.html?nid=172864


MABL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令人景仰
2010/09/20 13:58

每次看到蚊子   都想除之而後快

連博士居然與之為伍    做標本研究

世界上就是有如此犧牲奉獻者

默默地竭盡心力    為人民大眾謀福利

謝謝您寫出來    世界真美好


Mable
thy (賞歌 祈禱永世和平!)(snflwrhy) 於 2010-09-20 15:06 回覆:

謝謝MABLE好友推文回應

是的

連博士"做人的誠懇與踏實"

"做事的執著與投入"

實在值得後輩學習

立為標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