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北京的美國孤兒(2)
2010/09/03 11:30:21瀏覽525|回應1|推薦51
再闖美聯處

回去後, 倒是風平浪靜。可是,當臨近她回美聯處取新護照的日子,幾名公安來到了廠裏,警告她不許再去美聯處,不得以任何方式和美聯處官員聯絡。隨後,每天都有一位公安看著她。

眼看該回去取護照的日子已經過了。韓秀開始利用各種機會,到公用電話處去撥那五個背得滾瓜爛熟的電話號碼。可結果卻令人絕望,因為聽筒裏永遠是忙音。原來,北京普通的市內電話與使館區的是兩個系統,根本不相連。她只好耐心等待。

一天,外婆讓她到西單去買只醬鴨。韓秀排在長長的隊伍裏,一抬眼,忽然看到廚房的牆上有個老式的分體式電話。心裏一動,她跑了過去。

「四分!」看電話的老太太大喝一聲。她毫不猶豫地付了錢,拿起聽筒,撥了電話號碼。通了!不但通了,而且傳來滕祖龍先生的聲音。
「妳的護照已經好了。」
「我明天早上八點會出現在美聯處附近。」她簡短地說。

第二天清晨四點,韓秀就爬起來,穿著普通的工裝,登上了開往密雲的火車。到了密雲,又轉上從密雲直達日潭醫院的一趟長途車。這是她早就想好的擺脫j 警察的「高招」。

到了日潭醫院,她隨著來看病的人在醫院轉了一圈,看清了四個方向上都有持槍的武警。美聯處就在五十米遠的地方。

於是,她緊隨著一批來看病的人出了醫院,穿過馬路。當她越過第一個警察、走向第二個警察的時候,遠處,她已經看到了滕祖龍的身影,手裏舉著她的護照。看到她,滕祖龍大步走過來。

「她是來取護照的。就在這兒!」他手指著護照。看門的武警看了看,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已經大步走進了美聯處。
「我們一早上就在盯著監視器,只要妳一出現,我們就出去接應妳。」滕祖龍非常得意。的確,上天護佑,她又順利的闖了進來。
「快簽字,簽了字,這本護照才真正生效!」韓秀簽下自己的名字。
「好了,妳現在就是持有合法護照的美國公民了。我們要全力以赴,為爭取妳的返國而努力。」

絕不妥協

晚上回到家,把那本新護照和出生證明放到枕頭底下。半夜,窗下有人影閃動,屋頂也有人踏在上面的聲音,急切中,韓秀把一張出生證明塞在內衣裏。

公安闖了進來,她被宣佈逮捕,塞進一輛小轎車。經過三個小時的審訊,她以堅定而機敏的態度讓審訊者無功而返。她被釋放了,但是護照和出生證明再次被抄走。在隨後長達八個月的時間,她以智慧和堅毅面對著一批又一批找她談話的公安。

與此同時,滕祖龍也每星期到中共外交部要人,要求允許韓秀返國,但得到的只是中共官員一次次的痛罵。那時,滕祖龍說,他們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聲明對韓秀「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1977 年夏天,美國國務卿范欽訪華,中美建交被提上議事日程。

對於被迫滯留在中國的美國人,中美之間進行了一場非常複雜的從戰略到戰術的談判。結果是「我被放在一個蛋糕盒子裏,送給了美國。」韓秀幽默地說。

她終於被允許「返國探親」,也就是要拿著中國護照離開大陸,返回美國。不管怎樣,只要能夠離開中國,美國政府才不在乎你用哪本護照,只要入關用美國護照就好了。

她順利地抵達香港,然後在美國駐港領事葛睿毅的協助下,她當天就登上了西北航空公司飛往西雅圖再轉華盛頓的航班。

「我是個記性很好的人」
這裏是韓秀出國前後的一個小插曲。

1978 年1 月,中共已經決定放她走,但是只付她從北京到廣州的火車票費,然後從香港到美國的費用由美國來付。在公安局辦理最後的手續時,一位領導模樣的人遞給韓秀一百三十元人民幣。那是她的火車票費。
「這可是中國政府給妳的。妳領這些錢,不怕美國政府追究嗎?」他不懷好意地說。

韓秀再也無法忍受,三十年的怒火一下爆發了。「我在中國住了28 年,還沒成年就開始做苦力,足足工作了13 年。這130 元人民幣不是太少了嗎?還有甚麼不好交待的!」
「算了,一笑泯恩仇吧!不愉快的就都忘了吧!」
「恐怕不容易,我可是個記性很好的人。」
「限妳24 小時離開北京!」對方已經氣急敗壞了。
「沒問題,我馬上就走!」
「別忘了, 妳的外婆還在北京!」
「我才不擔心外婆。她是個最不怕死的人。」對方無話可說了。

通過羅湖口岸抵達香港,她馬上見到了美國駐香港的葛睿毅領事。他帶她到西北航空公司的櫃檯,拿出450 美元,對服務人員說,要訂一張當天飛往華盛頓的機票。

「You must bring her home today.」(你必須今天把她送回去)
 韓秀很過意不去地說:「為甚麼美國政府這麼好,要用這麼多錢幫我的忙?」
葛睿毅領事笑著說:「這是妳借的錢。如果妳願意,將來可以還給美國政府。沒有關係的,不要想這些!妳趕快回國,這比甚麼都重要。」
怕她不懂英文,發生意外,葛睿毅還細心地為她準備了五封信,

讓她收好,一封交給西北航空公司的空姐,一封交給機長,一封給入境處海關官員,一封抵達華盛頓後給計程車司機,一封在發生意外時給警察。每封信裏都叮囑他們要好好照顧她,因為她不懂英文。

「如果說長期以來,我對中共的本性早已有了深刻的認識,那麼在出國前後非常短的時間內,我也對美國這個以人權立國的政府有了清楚的瞭解。」在丁大衛、滕祖龍、葛睿毅這些領事們的身上,她感受到了美國政府對於在本國外僑民的重視與關切。

意外的重逢

終於踏上了美國的土地。美國也張開雙臂,歡迎她這個歷盡磨難的孤兒回到故國的懷抱。憑著手上的幾封信,她順利抵達美國國務院中國科。他們用流利的中文對她說:「從現在開始,妳甚麼問題都沒有了。」

確實如此,每個遇到的人都盡心盡力地幫助她。國務院為她安排了學校學英文,阿靈頓政府給她三個月的生活費。不久,她又被介紹到國務院下屬的外交學院教授中文。國務院官員特別給外交學校的校長打電話,要他務必錄用韓秀。

不過,沒想到校長很不高興,因為從來沒人敢說要他「務必錄用」某某人。他堅持要親自面試這位特別的中文老師。

一早,韓秀穿著整潔,準時出現在校長室的門口, 用剛學會的英語問候道:「Good morning, Mr.Sweft.」

老校長帶著金絲邊眼鏡,白色的西服,銀色領帶,頭髮銀白,一副學者風範。他抬頭打量了一番韓秀,忽然摘下眼鏡,熱淚盈眶。韓秀嚇壞了,猜想是自己的英文太差,讓老人很生氣。

「妳不認識我,我可認識妳!」韓秀又被嚇了一跳。
「就是我和我太太、還有兒子John 和妳一起去中國的。」校長激動地說。「我的天!原來就是您!」韓秀的眼淚也流下來了。

人生是如此奇妙。三十年的時光,一切彷彿又回到了原點,他們再次重逢在美國。校長告訴韓秀,當年他和夫人在船上就已經決定,如果見不到韓秀的外婆,就要把她領養。

「妳終於回來了!對,我當然『務必』要聘用妳!」校長興奮地說。

生命的歸宿

1982 年春天,韓秀和自己的學生、一位美國外交官結婚了。婚後,韓秀隨先生曾在台北派駐一年、北京又派駐了三年、又到南台灣的高雄派駐三年,也派駐過希臘等國家。

 在先生派駐北京時,她終於又見到了外婆,可以盡心地照顧老人家了。

 1986 年夏天,就在韓秀和先生正準備返回美國前,給她無限呵護的外婆平靜安詳地走了。

從1982 年開始,韓秀開始寫作,發表了自傳體小說《折射》,一發而不可收,目前她已是著名海外華文作家,已出版了二十九本書籍、主持了數個專欄,發表了無數文章。

 她和先生現居住在首都華盛頓附近的一座小城,靠近阿靈頓國家公墓,那裏埋葬著她從未見過的父親。◇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ingi28831&aid=4340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