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Hobo。
2005/11/05 20:34:38瀏覽946|回應0|推薦5
  那是我第四次看見他出現在火車站大廳徘徊,一樣的眼神,也,一樣的面容,那副憔悴又無助的模樣。

  社會上近年來興起一種新的職業,嚴格說來,那並不算是「職業」,要我來形容,我會說那是一種新的生存方式;那種生存方式對我來說有點不可思議,或許每個人身上所背負的擔子都不相同,可,我以為一個好手好腳的人為何會以那樣的方式謀生,除了找不到工作,應該還有其他無法設想的原因,甚至,還會有點不以為然。

  街頭遊民。

  記得第一次看見那個人是在幾個月前,一樣是在火車站大廳中,當時我買了車票正走向剪票口時,原本在一旁徘徊的他忽然湊了上來,問我有沒有錢借他搭火車。我看了看這個中年男子,除了長得瘦小,臉色也頗為低沉暗黃,他身上穿的是一件黑底花襯衫以及鬆垮的西裝褲,並非我要以外表評論一個人,只是他當下給我的感覺是猥瑣的,因為他的眼睛老在閃躲我的目光,表情也一直掛著不安,如果他是真的因為臨時身上沒錢坐車了,我會很願意借他一點錢搭車;不巧,當時我身上沒有零錢了,他說只要四十三元,我身上有的只剩下五百一張,他聽了之後立刻退後走人。那個時候,我在心裡希望他能碰到哪位好心人借他四十三元坐車,不過,我進入剪票口之後還回頭看看,卻發現他似乎一直碰壁,我的車就快到了,只好趕去搭車。

  第二次看見他,也是在火車站大廳裡面,如果說是火車通勤旅客的話自然可以理解,問題是,當時的時間是晚上九點多,而且這回他不是自己一個人,他身旁還有另外一位看來比他高也比他強壯的年輕人,兩個人就坐在火車站大廳喝酒聊天。距離第一次看見他,已經大概過了差不多有半個月,總不會半個月來他一直在這裡找不到好心人給他四十三元坐車吧?我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等車到站,一邊聽見他們旁若無人的喧嘩,才知道原來他們兩個應該就是街頭遊民,還聽見那個年輕人說,剛剛他收到了兩百元,這下可以多買幾瓶酒。

  那個瞬間我心裡是有點灰暗的。

  中年男子或許不是真的沒錢,只是沒有工作,因為他身上穿的衣服換了一件,雖然還是花襯衫,可是,看起來並沒有真的髒汙的模樣,可見他還是有地方可以洗衣換衣,表示他應該還是有家可回,但是他卻不想工作,寧可在大眾的眼光下當作街頭遊民,在火車站大廳跟熙熙攘攘的人群要錢坐車回家。他很聰明,知道如果一次要太多錢就不會有人給他,於是開口要的只是五十元不到的車票錢,理由也頗為正當似的,只是臨時身上沒錢了所以不能回家,這個理由相信會讓不少盲目的好心人受騙。

  看著他和年輕人高談闊論的樣子,只有搖搖頭,當作沒看到罷了。

  第三次碰到他,依然是在熟悉的火車站大廳內。這回,他依然走過來向我借幾十元的車錢好坐車回家,他的表情與說話是自然許多了,想必是兩三個月下來的磨練也磨練出膽識了,只是,這次我沒有看他也沒有回應他,自顧自的走向剪票口,或許這樣說起來有點無情,但,我認為不需要對他有情,他看起來沒有什麼行動不便,口齒也還算清晰,大可去找個正當正常的工作來做,卻在火車站大廳跟來往的旅客「借錢」謀生,雖然只是幾十元不多,我卻不認同這樣的作為;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上的難言之隱,可,老是靠這一招來求生存,總也會有破功的一天,我寧可將自己扮成冷血的傢伙,也不要讓他在火車站又感覺好像找到了金主一般。

  第四次,也就是昨天,我一樣要搭車南下,在火車站大廳內又看見他的蹤影,他當時正在我眼前跟一對母子借錢說要搭車,我正好從他們身旁經過,聽見他了更流利的話語,心裡除了感嘆也是感慨,不想多說什麼,只是覺得,要是將來哪一天他還朝我走來借錢的話,我會直接告訴他我在這裡看見他很多次了,不會有什麼人天天都忘記帶錢搭車回家的吧?

  遊民,是一個社會問題的反映,或許真的是失業了、也可能只是不想找工作,也許,真的是有什麼不方便開口的問題,但,想要藉著人們的善心維生卻又對社會沒有貢獻、對自己的人生不肯負責,這樣的人已經將好心人的愛轉化成自己私欲的工具,真要說,他們是沒有資格接受人們善心幫助的,他們的舉止只是告訴大家,他們是逃避的一群。

  一時找不到工作或者沒有地方歸宿都可以找到善心機構或政府單位的援助,但,總要自己去找尋那些援助資源,光在火車站大廳向趕路的旅客借錢,豈能過正常的生活?或者,也是我自以為是,人人都有自己內心無法說出來的秘密,遊民也是人,他們也會有自己的苦衷,而我,也不過就是個在同一地方看見同一個人做出同一件事的過路者而已,我改變不了什麼,甚至,可能沒有人真能改變得了他們。

  因為,他們是選擇放逐的一群。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95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