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Catherine 2007】夏雨篇.Chapter 01-02
2016/10/03 15:45:30瀏覽419|回應0|推薦7



  收拾書桌上的雜物,有點茫然。

  菜頭不見人,早上醒來就沒看到他,從他的書桌一樣凌亂就知道他還沒搬回家,我居然因此興起莫名的安心,他大概是去找草莓了吧?

  到了期末,學校通常會趕著把學生丟回家去,這學期比較不一樣,多了三天好讓同學們整理帶來的雜物,別將個人用品留在宿舍當垃圾。

  這種天氣有點悶,連我的心也悶起氣來。

  昨晚將壓力與負面情緒發洩在歌唱裡了,可那不能真正地紓解我的遺憾與悲傷,菜頭說我看得太嚴重了,他不是我、無法了解我的苦楚,他認為現在網路那麼發達,縱使Catherine到了英國,我還是可以在電腦螢幕上看見她的模樣。

  不是我想得太艱辛,而是他太天真。

  傍晚接CICI去唱歌路上,她跟我說了些話,是當天Catherine要離開前跟她講的,教我不曉得該繼續懷有希望、還是就此打住?

  「魏治豪,你覺得自己有什麼影響力嗎?」風馳電掣的車陣中,CICI輕輕抓住我衣角,這麼問著。

  「影響力?」

  「你別重複我的話,直接回答我可以嗎?」

  CICI確實是了解我,知道我會利用重複對方問句的時間思考幾條可能的回答,有時我的重複還會給人一種尚未進入狀況的錯覺,對別人而言,我重複問題是習慣,對CICI來說卻不管用,我覺得她與劉湘蘋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

  「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影響力嗎?」

  「把問題拋回給對方也是你的專長吧!」她不以為然,但明白我的意思:「那天,琳琳登機之前我們聊了好一會兒,她跟我提到對你的觀感。」

  我心臟一瞬蹦跳、手心冒汗,還微微掐了煞車。

  CICI繼續抓緊,說得簡單:

  「琳琳說,你是個讓人感覺安穩的男生。」

  我沒說話,應該講我現在只想當聽眾,不要發出任何聲音打擾該要有的專心。疾風也一樣。

  CICI繼續說道:

  「她覺得你是可以交的朋友,只是不希望現在充滿過多情緒。也許她覺得這樣離開也是一種新關係的開始吧?這是我的猜測。」

  霎時,我想到Catherine最常對我說的那句話,會不會真有點意思在裡面?

  接近,你可能傷害;遠離,你也許佔有。

  「琳琳說,她希望一切都順其自然了。」

  CICI最後留下這個標點符號,我真的不曉得這是逗點還是句號?我明白在我心裡問號的成分更大一些。

  手機響起,螢幕顯示來電者是馬子,嘴角上揚:

  「喂、馬子呀?怎麼了?」

  「治豪你睡醒了哦?」她聽來頗有精神,一點也沒因為昨晚的狂歡而顯疲憊:「我還以為打來會吵到人了咧!哈哈!」

  「不會啦,我起床差不多一個小時了。」我停下手邊動作,看向窗外藍天。

  「是哦!那是我睡晚了。」

  「妳睡到剛剛?」

  「嗯,是靜妮叫醒我的。」

  「靜妮?」

  馬子聲音有點興奮:

  「靜妮打電話叫醒我,問我今天要不要去參加鬥牛賽,還問我暑假有什麼計畫沒有?」

  「妳們今天有比賽?」我疑惑靜妮所問,照理說,有比賽是沒理由不去的:「有人不去嗎?」

  「嗯,靜妮說她今天沒辦法參加,下午她要陪阿堯回醫院複診,時間剛好衝到了。」

  「哦,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忽然想到:「那妳們找到人代打了嗎?」

  「有啊!就是你呀治豪!」馬子大笑。

  「靜妮說的?」我呆了一秒,回神即知這是靜妮出的主意。

  「對!」

  「呃、馬子,妳還真是坦承不諱呀。」哭笑不得。

  馬子嘻嘻哈哈,顯然要我代替靜妮打這場比賽感覺歡喜,帶點可愛。我還有東西得整理,可是一個下午應該耽誤不到多少時間,還有兩天才要離校,既然靜妮陪韓堯去複診,我也沒什麼拒絕的道理。

  「好吧,今天就當靜妮的代打吧!」

  「萬歲!治豪,我知道你最好了!我可不可以代表靜妮抱抱你?哈哈哈!」

  她興奮得讓我有些無法招架,不明白她為何如此高興,只是代打而已,我也沒厲害到可以讓比賽逆轉或一面倒。

  「呃、阿光呢?」我截斷她的歡呼。

  「阿光說沒問題啊,他還說只要有你一起在場上,他也覺得安心許多。」

  「安心許多?」有點疙瘩,昨晚去唱歌幾乎沒跟阿光說到話,想起他在球場上說的那段話,的確有股顫抖:「馬子啊,如果阿光真的這樣說,那不就代表妳們每次跟靜妮上場比賽都沒有安全感嗎?」

  馬子聽見我開的玩笑,連忙否認沒這回事,讓我笑得更大聲。

  幾句閒聊後掛斷手機,我望向湛藍天空,依稀有股無法解釋的感觸,一個學年的結束,我好像也該釐清些什麼?

  下午的比賽應該是倒數幾場了,靜妮敢指定我擔任代打我就敢上場,只是如果搞砸了,她們這學期的努力就白費了,聽她說這學期的比賽成績不太好,能否擠入前十名就看最後幾場定勝負,在那麼環節找我頂替,意外使我感覺到淺淺舒張的壓力。

  不考慮菜頭?看來靜妮還是有在注意比賽內容的。

  我又想起那襲不在這裡的身影,彷彿從窗外望去就能看見她出現在校園中,那是不可能的,現在。CICI沒有告訴我Catherine會不會、抑或什麼時候回來,從她語氣中推敲,短時間內是不會的了,短時間內是多短?我除了遺憾,沒有任何答案。

  CICI說能提供Catherine的聯絡方法,要等她在英國那邊安頓下來再說。意思是,我還沒完全斷絕與女神的聯繫,還不到那個時候,這令我還擁著一絲期待,只是摸不透未來。

  究竟Catherine的離開給了我怎樣的影響?CICI不可能回答這個問題、我也不會去問她,若要問自己,我實在回答不上來,否則,為何我怎在CICI轉述的「順其自然」上繞了一圈又一圈,還以為終點快要到了?

  還遠的很吧,我沒瞧見車站月台的座影,只有迷茫蕩漾在我眼前,而那終點,似乎沉沒在熱茫茫的夏日天。

  ♀♀♀♀♀♀♀♀♀♀♀♀♀♀♀♀♀♀♀♀♀♀♀♀♀♀♀♀♀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76522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