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車下的陌生人。
2005/07/02 09:11:31瀏覽988|回應0|推薦4
  四月十一日晚上,我如常地搭火車南下,週五的夜晚往往是溫暖多於寒冷,白天原本都在下雨,甚至,到了傍晚四點多還驟下一場急雨,不過,雨勢來得快、去得也快,五點不到就停了。

  買了七點十七分的火車票,站在車站大廳可以明顯感受到超量的旅客,因為接下來是週休,所以每週五晚間的火車站總是人潮洶湧,也因此,火車的時刻老是會在這時候誤點,誤點是習以為常了,只是這次的誤點卻一口氣誤了二十六分鐘,一堆旅客怨聲載道。雖然我也有些抱怨,但,二十六分鐘的誤點也不是沒有碰過,再者,我若太早到達,女友的打工也還未結束,我還是得多等一會兒,算了算,這樣子的誤點,等我到站時大概正好跟女友下班同一時間,也是剛剛好。

  上了火車之後,我走到第一節車廂最前面,那裡有個服務員的小休息室,本來我厚臉皮地坐在裡面看書,可是後來給車掌先生請了出去,只得站在第一節車廂的最前面,也就是火車頭後的地方,繼續看著我的書;隨身我就帶著手上這本「左傳」,在火車上的時間是有些難熬的,於是我特別帶了這本古籍慢慢欣賞,一方面自己有興趣、另一方面消磨時間格外有效。

  車廂門口的燈光是昏暗的,況且就在火車頭後面而已,噪音極大,真要說的話,這裡並不是一個良好的閱讀環境,看了幾頁之後,我覺得眼睛有些酸澀,於是闔上眼休息一下,火車搖搖晃晃過了中壢,不知道繼續行走了多久,突然幾陣劇烈雜音從車底傳上來,那聲音聽起來像是石塊猛烈反彈打到車底那樣,而且立刻伴隨著一股焦味惡臭;當時在這個空間的人,除了我還有另外兩位阿伯,我們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怪聲及臭味嚇了一跳,火車接著是緊急剎車,停了下來。

  一陣騷動,有個乘客從第一節車廂裡面跑出來,臉上有點疑惑,問我們怎麼了?我和兩位阿伯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回答不出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車掌先生很快地回到服務員休息室,詢問剛剛在裡面休息的一位服務小姐怎麼回事,服務小姐是一頭霧水,火車司機忽然出現在一旁鐵道上,車掌先生見狀立刻大聲喊問怎麼回事,他身上的無線電發出雜亂的通話內容,情況似乎頗為緊急。坐在車門邊的阿伯問車掌先生是不是撞到什麼,他沒有回答,車廂外頭的火車司機卻喊說救護車已經趕過來了,要車掌先生快點聯絡車站通知各列車延後進站時間。

  救護車?難道真的撞到什麼了?

  現場是一派混亂。火車停的這個地方是埔心站剛出來沒多遠,車頭左側是一個大水溝,跨過大水溝之後是一處貨櫃車的停車場,當下還有許多貨櫃車進進出出,雖然火車已經安靜下來,可是貨櫃車卻取代成為噪音來源;右側稍遠有一排木柵欄,在黑夜中,那排木柵欄看來並沒有任何異狀,翻過木柵欄之後是一抹黑還更黑的絕然。絕然?之所以我會這麼說,實在是因為發生的事情影響所致。

  根據車掌先生與火車司機的對話得知,剛剛是撞到人了,看車掌先生跑上跑下,忙得滿頭大汗,接著他又回到服務員休息室對車廂進行廣播,當他說到剛剛火車行進間撞到不明人士,且該人目前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正躺在第六節車廂下,救護車已經趕過來處理時,我聽見車廂內傳出一陣騷動,那是一種緊張又害怕甚至帶有點興奮的騷動。

  興奮什麼?我沒把握說準,或許只是我的假想,但,我以為乘客們興奮的部分乃在於給自己碰到這種電視新聞才會發生的意外事故,人是矛盾的,明明感到恐懼,但殘忍血腥的畫面話題卻總是無可避免地會引起某些人的興奮。

  前前後後大約過了二十分鐘,火車終於再度啟動,我看見似乎是死者家屬的人趕到現場,臉上當然也是慌張且難以置信,那種生離死別的難受我看在眼裡,心裡有一種隱隱的痛,這樣子的離開人世,值得了嗎?

  約在火車繼續前進後五分鐘,列車長來到我和兩位阿伯面前,他問我們站在車廂最前面的地方,剛剛意外發生的時候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兩位阿伯看看我,我即一五一十地向列車長報告了剛剛在這裡聽到的怪聲和怪味;列車長聽我說完之後,確定我們三人什麼都沒有聽到,於是帶點苦笑搖頭說,根據火車司機表示,那位死者應該是從火車右側那邊木柵欄翻過來的,雖然看到的時候也立即緊急剎車,但是,火車的速度那麼快,緊急剎停之後,那個陌生人卻已經躺在第六節車廂下,了無生命跡象。他應該是想要自殺的,因為火車的車頭燈在晚上是那麼地耀眼明亮,會有什麼人沒看到這樣子的大燈而繼續穿越鐵道呢?

  列車長看著外頭的景色刷過,喃喃地說,年關難過。

  坐在車門邊的阿伯無奈地說,他之前也聽過一件火車意外,一對小男女朋友因為火車坐過了站,趕著去學校上課,看看外頭,發現火車才離開月台不遠、車速似乎也不快,想說電影裡面的人跳火車之後只要打個滾,起來之後又是一尾活龍,於是這對男女一人一邊朝車外跳,正好一位車掌先生看見,雖然即時大叫不要跳,卻也阻止不了已經跳出去半個身體的兩人;這對男女怎麼樣了?不用想,他們到了另一個世界再續前緣。

  站在通風口的阿伯有點發楞,跟著搖頭說,怎麼有這麼笨的人?坐過了站只要到下一站再坐回來就好了,為什麼要跳車呢?難道那對男女在跳車前都沒想到,遲到或許會被記過,可是生命的價值難道不及一次遲到?

  我心裡有一陣無法解釋的惆悵,之前在新聞媒體上看見火車撞死人的意外,都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頂多就是想,怎麼會有人那麼笨,給火車撞死的那個慘狀多可怕,但如今真的碰到這樣的慘劇,腦中竟只是空白一片;那個不知名的陌生人到底為了什麼橫越鐵道?又怎麼會閃不過火車?他真如列車長所說的是要自殺嗎?這麼多問號,我真正想問的,只有一個:

  他生前最後一眼看到的是什麼?

  極為明亮的火車頭燈迎面襲來嗎?還是,自己最為掛念的那個人的臉龐?

  他為了什麼寧可走上絕路,也不要繼續面對自己的人生?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事,或許會有苦痛,但是一走了之又能解決什麼?他有沒有想過,為了生活煩惱而無法預約明天的時候,他身旁的人又真的快樂過?火車可能很快地帶走一條生命,可是卻永遠帶不走這條生命所背負的明天。

  自殺在這個社會上已是屢見不鮮,可是,即便真有什麼過不去的人生關卡,也不能選擇自殺一途,自己死了一了百了,但,還活著的人呢?死的人自以為一瞬間解脫了,而活著的人呢?

  他們的眼淚誰來幫他們擦?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2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