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輕歌】第五曲
2020/08/03 22:12:22瀏覽611|回應0|推薦6

  陸煦覺得眼前這位女子真是生得秀氣,讓他繼續規劃採訪話題的腦筋都分了神,他得多提醒一下自己,才能盡量避免眼睛往人家探去。幸虧採訪大綱已先擬好,否則,這個樣子要怎麼專心?

  蘇寧兒本來就沒有其他想法,只是剛好湊在同一桌坐著而已,雖然桌面有點小,勉強擠一下還可以,況且對方沒有任何令自己不舒服的舉動,他只是靜靜敲打筆電,不時傳來細微嘖聲。

  蘇寧兒猜想,這個人該不會是無業遊民?可,有這麼氣質體面的遊民嗎?或許,他是某某公司的高階主管?

  陸煦出神,這女人難道不用上班?都九點半多了,居然還能如此悠哉坐在麥當勞吃早餐?她可能是某某公司的主管階級?

  蘇寧兒早餐吃了一半,服務員送上她點的咖啡,卡布奇諾。

  M記的咖啡雖好喝,仍有令她稍不滿意之處,那就是上頭的泡沫花樣。蘇寧兒覺得,就算服務員沖泡咖啡的技巧不純熟,也不能用制式化的花樣矇混過去,即便想像得到,M記這般跨國連鎖店需要整齊劃一的標示,就連卡布奇諾上頭的泡沫花樣也不例外。

  她不討厭M記那流暢的「M」字,但,不喜歡每次端上桌的卡布奇諾上頭都是同款造型。

  「……妳喝卡布?」

  「嗯?」蘇寧兒嚇了一跳,對面男人忽然問上一句,她差點無法反應:「系啊,我中意Cappuccino。」

  「我也喝卡布,這間麥當勞的卡布蠻好喝的。」陸煦揚起嘴角,手指彈了自己的咖啡杯一下,清脆響亮。

  蘇寧兒帶點尷尬地笑笑,沒繼續說話,低頭品味自己的咖啡風情。她想到剛剛自己又習慣性地用粵語回答,陌生男人非但沒有聽不懂,居然還能接下去說,即便,她並不想回話。

  早餐吃不完了。蘇寧兒望著餐盤裡還剩一半的吉士蛋堡,有些懊惱。

  「妳不用上班嗎?」

  「咩話?」

  「我說,」陸煦乾咳一聲,相當刻意:「現在都快十點了,妳不用進辦公室的嗎?」

  蘇寧兒覺得這男人莫名其妙,他從哪一點看出她是個上班族?自己的打扮明明青春休閒到不行,很多同事都說,她看來仍是個大學生,哪有上班族的操勞模樣?而且,彼此明明不認識的,怎能這樣便搭起訕來?這兒可不是酒吧夜店、是闔家歡樂我就喜歡的M記啊!

  「邊個話我係OL?唔覺得我係學生咩?冇禮貌!」

  「嗯……這樣啊。」

  蘇寧兒有點驚訝,沒想到這男人還能回應,莫非,她以為人家聽不懂粵語其實是自作多情了?

  「你知道我說什麼?」即使是陌生人,為求慎重,她仍用普通話問了。

  陸煦笑了,在鍵盤上飛舞的手指頓停,他發現女子嘴邊沾了一撇卡布奇諾的泡沫,顯然她還沒發現。

  「聽不懂。不過,我想應該不是在稱讚我吧?」他微笑道,有點厚臉皮。

  蘇寧兒這下確認碰到無賴了,而且,是個講普通話的無賴。他的腔調跟公司裡講普通話的同事都不一樣,不像京片子、也沒粵語腔,莫非他是上海來的?可是,上海人的普通話是這樣子的嗎?

  陸煦瞧女子沒有回話,竟興起一股想跟她多講幾句話的念頭。來到廣州後,他還沒機會真正認識任何一個當地人,哪裡好玩、值得走走,他只能從出發前同事丟給他的一本廣州旅遊地圖做參考,他知道這類旅遊資訊再怎樣也比不過當地人的了解;人在異地能多認識一個朋友,或多或少都是新的支持力量。

  哪怕,這個新朋友可能是女孩子。

  「麥當勞的卡布不錯喝,奶茶也不錯。」他不曉得該怎麼繼續互動,只好隨口扯一段無趣話題。

  「……肯德基奶茶比較好喝。」蘇寧兒頓了一會兒,脫口而出。

  「哦?」陸煦提振起精神:「真的嗎?我來廣州後還沒去過肯德基耶,果然還是要當地人才知道哪裡的東西好吃。」

  「來廣州?你哪裡來?」蘇寧兒稍稍有些好奇。

  陸煦把筆電闔上,女子終於對他的話有所回應了。他發現女子臉上透出些許嫩紅,莫名地令他無法不去注意,溫暖的角落光線讓他誤以為自己跟人家已經相識許久。

  如果交談時的愜意能代表心靈有否交流的程度,也許這位女子真可以相識久久。陸煦心想。

  「台灣。」

  蘇寧兒一愣,咖啡汁液差點從嘴角跌出來,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台灣男人」。她從未想過自己有機會認識台灣人,中國那麼大,各省各族的人或多或少在廣州都看得到,自己的生活圈裡也多少有些接觸,只是怎麼也沒想過會從中冒出一個自稱是台灣來的男人,彼此還起了交談,心中登時湧起難以形容的感觸;她想起很多既有的印象,卻在這個男人的笑容之前全部歸零、重新計算。

  緣份的開始,往往措手不及。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147037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