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涼的夜。
2017/10/03 21:44:37瀏覽744|回應0|推薦13

  一個不太圓的中秋前夕。

  自從發現在網誌上廢話一篇的點擊比認真寫電影與遊記來得高之後,我變得開始對廢話有點興趣了。這麼講,當然是調侃自己,開始筆耕至今,我都是為自己想寫而寫,沒有誰或任何事影響我該怎麼去寫東西,我當然曉得市場效應與讓自己夯的方式,就是不肯而已,拗起來沒藥醫的龜毛脾氣。

  然而,心情有些擺盪,近來。

  我從來都曉得某些特殊的情緒,一絲端倪就能察覺,只是很多時候無法反應、也不想違背意念地去等著就讓情緒流過,有時候時間要久一點,有時代價大一些,我才跟朋友提起,人,難,生活,更難。你永遠無法滿足所有人投注的期待與盼望,你永遠不能達到身旁人的關注與寄託,你永遠不可能做到心目中的那個百分百,於是就讓自己過得更加為難,與疲憊。

  我是真的發覺自己誇張了,關於作息與疲累感,好幾次開著夜車回家路上,怎麼到家的都不知道,也有好幾次是邊吼著自己邊提振精神望著眼前稍縱即逝的街景,直到跨進浴室準備洗澡當下才赫然驚覺自己是怎麼來到眼前這個時刻?

  是真的累了,卻不敢講也不想講還不能講,某些時候,會逼著自己往鋼鐵人邁進。


  但我想那是多數生活在繁雜社會裡的傢伙天天品嚐的滋味,只是我故意托大了而已。應該吧。

  早就習慣逢年過節會在工作裡度過,今年中秋也沒例外,雖不是刻意排班,總要配合同事的安排,因此也不得不推掉一些邀約;我才在擔心今年看的電影又減少了,就看到金馬觀眾票選獎的報名開始了,還是一樣沒有把握會中選,依然報名了,然後等著十來天後的結果公布。

  人都是需要有所寄託的,放某個人在心上。

  只是我偶爾仍會覺得,相較於渴求寄託的,已經擁有了的人們怎麼會那麼若無其事地把放自己在心上的那人擺在旁邊?到底是要有多淡忘的習慣,才做得出那般日常?

  就像還未圓滿的月娘,等的也只是時間終將到來的放浪。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108718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