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代償
2012/12/20 00:10:56瀏覽4118|回應78|推薦382

她在浴室裡哼著歌,心情十分愉快。浴室門沒開,他聽見她一個人獨自對自己叫: “我最棒!我最強!……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耶!”
又是參加那種類似卡耐基人際關係訓練營出來的亢奮症,自我教育,心戰喊話,待在房間床上的他忽地停下戴保險套的動作。
 “親愛的,”她探出頭:“你準備好了沒?”
“還沒。”他莫名地探口氣。
“怎麼了嘛!看你一副沒勁的死樣子――”
確實有點――自從她開始熱衷一連串的受訓課程,那天他看見一堆她放在書桌上的書,其中一本攤開的,裏頭有幾行被她用紅筆特別標出的句子──誘追,不只讓男人明瞭妳的心意,也保留了讓他反攻與想像的空間……娘子兵法第七招。不知何以,之後每次和她做愛,他腦中不由自主便浮現她“正在進行式”的經過設計的“馭夫術”。
她不但很肯費勁又愛發號施令:
“――現在你可以把手放在這裡――轉過身子,膝蓋彎曲一點――從後抓住我的臂膀……”
 完事後,他總是累得大大喘氣,而她一定挨過來,姿態是充滿邀功的:
“怎麼樣,親愛的,覺得我表現如何?”
“妳……最棒,妳最強……百戰百勝,滿意了吧?”
“我知道你舒服死了,哈。對了,下次你覺得實在很爽的時候,可以大聲叫出來,像我一樣――”
“我不會叫。”
“那是因為你壓抑慣了,覺得叫床有損男人的尊嚴,”她肯定地點點頭:“你不敢表達內在的感情,潛意識裏你害怕建立親密關係,但是,親愛的,我們馬上就要成為夫妻了啊!”
 這些話似乎挺有道理卻也耳熟,他發現又是她從一個美國的兩性專家E.Jean出的書得來的說法。
 終於他又戴上了保險套。 “真空”,“無菌”,他暗忖著,保險套像膨脹了數十倍,將他整個人緊緊包裹了起來,動彈不得──他在她爬到他身上的時候忽然衝口而出:
 “哎,我為什麼要跟妳結婚?我是說;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我-呃,――要求的――?”
她的尖指甲陷進他的肉裏,兩眼斜睨著他:“後悔啦?”
“沒有,不是這個意思――”
“你忘了嗎?去年我們為了放年假要去什麼地方起了爭執,後來你丟下我,一個人跑到印度,回來後你突然馬上向我求婚,不久我們就決定先訂婚,我當然願意嫁給一個我相信會帶給我幸福的誠懇男人――”她的神色黯淡了:“而你卻到現在還問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你根本就不確定!”
 她抽身而起,將一個枕頭狠狠壓住自己的腦袋。他內心掠過一陣不忍,伸手輕拂她的肩膀:“別這樣嘛,我只是……算了!”
 她“刷”地直豎起身:“什麼叫“算了”?你到底想講什麼?”
許久許久他才悶悶地開口:“妳知道我不反對我們有個孩子的,那怕再補票。但妳不跟我商量,自己跑去打胎,妳一直強調生孩子身材會跟妳那個因生產增胖到七十八公斤然後再也減不回來的女朋友一樣,就這點我實在無法釋懷。”
“是啊,就這點她老公不要她了,你知道嗎?”
 “妳簡直──”
手機驀響,他迅速接起,沒好氣地喂一聲。 頗陌生的一個女子的聲音,找他的。 “你……不必驚慌,現在我說的每句話你都仔細聽著,必要時你可以假裝我是你的同事。好,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剛剛才在醫院生下你的孩子,是個男孩,很漂亮,跟你長得好像哦!”
 他目瞪口呆。
“我絕對不是來破壞的,只是我太興奮了,興奮得等不及要通知孩子的父親一聲,我沒其他什麼朋友好傾吐,也沒人和我分享,總之,很單純地,我要說,我是抱著感激之心的,謝謝你,再見!”
“喂喂!”他大嚷,不意抬眼迎上一雙疑狐的眼睛,他警覺地緩下口氣與情緒:“唷!好好,謝謝妳提醒,明天的會議的確很重要,但我們可不可以――”一時他飛快地動著念,無奈事情來得突然,連基本的反應都趕不上:“妳──”
“喜歡我印度裝的打扮,不是嗎?我要離開這個城市了。祝福你們!!” 電話掛了。
 印度……裝!腦袋轟然一響。
去年夏天……在飛機上和他搭訕的女子。
“你在發什麼呆?”
 所幸她的手機適時響了。她檢視了一下號碼,隨即興奮地在床上打了個滾:“bingo!哈!他打來了,我就有預感!”
抱著電話她起碼講了一個鐘頭,在和那廣告客戶邊談生意邊打情罵俏時,為了不冷落他,她的一隻光裸裸的大腿不忘在他身上的敏感部位蹭來蹭去。
同一班飛機,同一間飯店,三十多歲隻身旅行的女子,記憶將他沖回她薰著奇特神秘香味的房間,在共進了一頓晚餐後,她有了一個答謝他的理由。

他閉上眼睛,房間很暗,被古老的;遺世般的氛圍攏罩著,她換上了印度裝。
 滿漂亮的女人,只是眼角染著幾許滄桑。而他彷彿始終認為她是他製造出來的幻像,整個過程是被他期待完成的夢之旅,夢中的背叛是無意識的,就像某些個激烈的夜晚,他獨自深夜帶著最後一場電影中疑真似幻;投影在自己人生的迷離情境躑躅地回到現實。
 為什麼選擇去印度?
“是啊,那裏又髒又落後,有什麼好玩的?我們去巴黎不是很好嗎?”
 於幾千里路之遙一個充滿異國情調的古都裏,當他在那陌生女子的房內,深深地被眼前上演的有如電影一般中的情節吸引,他才朦朧地發現,他其實是故意地與堅持去巴黎的女友吵架的,在他內心,似乎是希望有個屬於個人的bachelor party。而選擇印度,或許還帶著一種不明的朝聖心理,如同需要跟世俗化的愛情暫別,所以在第一晚,他有點被太過於戲劇性的故事發展弄得微微不安。
“妳到底是誰?”他一把抓起跪在他腳邊,向他求愛的女子。
 “我已經不清楚我自己是誰了!”
“從飛機上妳就開始盯上我?”
“沒錯。”
 “Why me?”
 “因為我喜歡長得像羅素克威爾這一型的男人,我無法抗拒。”
“我的天,妳曉得嗎?最受不了的就是我自己也開始如此認為,但我──真正的我只是個普通的;一般的“前中年期”的男人,兩肩背著家庭和事業的負荷,除了全力朝此目標衝刺外,主客觀心理上已不許自己再浪漫了,瞭解嗎?”
 著印度裝的女子卸下面紗,下巴抵在他的膝蓋上,兩眼凝視他:
“看著我,用你的心看著我!”
“告訴妳,我已經有個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坦白說,我也談了不少次戀愛,我累了,想安定下來。”
“為什麼你不敢看我?”
 “有嗎?”他誇張地反問。
 “我們何必自己騙自己?一上了飛機沒多久;你就已經坐立不安,為了多看我幾眼,你起碼上了十幾趟廁所。”
“冤枉!那真是因為咖啡喝多了。”
 “不,你心裏明白。”
“我愛我未來的妻子,”他掙扎地說:“而且,我喜歡小孩。”
 “這不表示你不想要我;就在此刻。”
“No!不要開玩笑了!”
他掙脫了她,奔下了樓,衝到新德里的大街上,在錯綜複雜的陋巷中亂逛。一個流浪漢熱情地請他喝酒,有人擁抱他,拉扯他──他身上帶的零錢遺失了。最後他弄得又髒又臭,跌坐在垃圾堆旁,幾隻野狗舔著他的身子。 他呵呵笑了。 “我愛你們!瞧,我過得還不如你們,我從來就沒活在當下過,我總是想未來如何――”
 一個小乞丐靠過來,向他伸出手。
“不騙你,我全給摸光了,一個子兒也不剩。”最後他送了那小乞丐自己的手環。 男孩示意可以帶他去找女人。
 “我有女人,很棒的一個女人。”
他仰望天上的星星,有種在廢墟裏挖掘無名快樂的墮落和放逐感――
稍晚,他赤著腳,來到她的窗下。他的心激昂,血液澎湃,撿起一塊小石子扔向她的窗。 “喂!”他喊:“妳還在等我嗎?”
她出現在窗口,美得像仲夏夜沙灘上閃亮的珍珠貝。
 “天啊,你累壞了,主人,上來吧!”
 當夜他發起高燒,只覺她的身影在他四周晃動,燭光之火在他眼皮上忽明忽滅跳來跳去,室內仍是那古老的蔓香,他每吸一口,彷彿就更沉溺一點下去。 他偷窺著她,瞥見她各式款擺的美姿。她在小小的房間活動著,沐浴、更衣、梳妝……總是那麼地優雅,然而,兩人過得不是“生活”,毋寧說,他們之間有某個時空是“隔絕”的,他除了感受她那印度裝的一貫打扮,仿若幾世紀前的女奴,而他漸漸變成飢渴挑食的買主。她的柔弱、卑下,甚至對他的幾分畏懼使他興奮,除此之外,一切是遙遠的。那興奮中帶有一絲他自己也不瞭解的狂暴,有如手中握著無形的皮鞭,他開始像困獸般圍繞著她打轉。
“好一點了嗎?主人……”
他半瞇著眼:“妳為什麼一直叫我主人。”
她替他換上一塊冰涼的毛巾:“因為我是你召來的,原本的我根本不存在。”
“那妳住在哪裏?瓶子裏嗎?”
 她笑笑:“你不需要我時,我就會不見。”
“很好,很省事。
某個夜裏,當他有感她微涼的手指幾度觸及他發燙的面頰時,他不再放過了。 “我不想認識妳,”,猛地他把她撳在自己的身體上,雙臂雙腿裹住了她:“但誠如妳所說,我是妳的主人,有時候妳必須為我做點事……”
“去去,幫我倒杯水!”―――― 他一震,彷彿靈魂忽被撞回軀殼裏,眼前的場景換了,一個手握電話緊緊不放的女人用腳踢了他一下,又送了個飛吻。他差不多花了幾秒的時間,才完全憶起他們之間的關係。他游魂似地走到廚房;在廚房裏又發了好一會兒的愣。
“親愛的!”她大叫。
 “呵,親愛的――”他低喃。
 她蹦蹦跳跳也來到廚房:“我做到了!那家伙被我打敗了!明天我們就要簽約――耶!―喂,你在幹什麼?”
他正把整個腦袋放在水龍頭底下淋得稀里嘩啦,然後他抬起頭,像狗兒一般猛抖一陣,抖得水花四濺。
她尖叫著後退,瞪大眼看他:“你發什麼神經?我的開水呢?――”
 “開飲機的水沒加,而我們的冰箱裏目前只剩下一個妳用來減肥的萵苣、兩根芹菜,還有一盒無法考證什麼年代放進去的豬肉。我的黑麥啤酒,妳倒是喝光了。我很懷疑……”
“懷疑什麼?”
 “懷疑--我不知道如此說像不像一個借題發揮的--借口,但妳好像沒準備嫁給我?”
 她驚呼一聲,撲過去用力抱住他:“我當然是!百分之一百是!你看不出嗎?我在努力地添置我的嫁妝,不然我幹嘛工作得這麼辛苦?噢,親愛的,你怎麼可以在我撒嬌要你替我倒杯開水時,用如此惡毒的想法編派我,難道你不愛我了?”
“不,我只是突然覺得心情有點煩亂,”,他雙腿一蹬,坐在流理臺上:“我必須好好地重新思量一下!”
“好好好!你後悔了!沒有別的理由,反正你就是莫名其妙到結婚前才發現你不愛我了!當初你向我求婚,只因一時的熱情衝動,但我可不是隨隨便便答應你的,請帖都寄出去了,好可怕,我不會應付這種事!”
“我沒說不娶妳啊!” 他幾乎氣如游絲一般。
“我懂了,你對我的廣告客戶吃味?”
 “少無聊啦――”
“那你走開,我來燒水,從今後,我會多去上一堂“烹飪課”,嗯嗯――“插花課”也不錯,或―――”
“準媽媽課?”
 她的臉色變了變:“親愛的,那絕對不是現階段應該考慮的事,我熱愛我的工作,小孩――只會打亂了我們目前還能享受很多自由的生活――包括――”她對他調情地眨眨眼:“那方面――無窮的樂趣。”
 婚禮如期舉行。
 直到新婚之夜,他都沒再接到那女子的電話。 女子後來悄悄離去,在一個早晨,地上留下了她那套印度裝,她真仿若天方夜譚故事中從神燈跑出來的精靈。
“親愛的,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嫁給你的真正原因嗎?其實我一直就很清楚,你非常老實,可靠,而且是的的確確愛我的,值得我託付終生。”
“哦?”,他拔下保險套,丟進垃圾桶中,凈身後再回到溢著滿面幸福的妻子身邊。
“有一件事我要坦白跟你說,記不記得去年你一個人去度假……當我得知剛好有位新認識的女友也要搭同班機到印度……我教她試著勾引你,她很漂亮,我想你到底經不經得起考驗!”
他渾身僵住。
“親愛的,你真給足了我面子,讓我好引你為榮!回來後她偷偷跟我說,你完完全全是個正人君子,絲毫不給她任何機會,你一點都沒亂來!”
“還有呢?”他沉聲問。
“她就祝福我,她說她也由衷地羨慕我!”
“那現在妳這位女朋友呢?在那裏?”
 “她本身大概也非常忙,所以後來我們就很少連絡了。她是個蠻特立獨行的女孩,我只知她很愛小動物!”
是的,當然也聽得出來;她多愛孩子。
 “Why me?”
“你說什麼?”
 他搖搖頭,簡直不能置信:“這一切……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愛情可信度的測試,你通過了!”
“又是……算了!”
“嘿!幹嘛?什麼事又算了?有話就直說嘛!”
 他沈默著,凝望空氣中的某一茫點。
“夫妻間應該彼此坦白,是不是?”半晌他說。
“應該是,”她鑽進他的懷裏:“親愛的,到底怎麼嘛?”
 往後的日子還長呢,他閉了閉眼,以為會有多困難,卻一開口就俐落地溜出,或許上輩子他就想講了:
“我沒告訴妳,我有一個小孩,是男孩,”,他頓了頓,忽笑了:“而且很漂亮,長得幾乎和我一模一樣。
他相信他的嘴角是掛著微笑的,但不知怎地,一滴眼淚卻凝聚在他的眼角;將視線模糊了。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rrytzyyin&aid=7160692

 回應文章 頁/共 8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心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讀妳的作品最有趣之處
2013/12/10 13:12

就在

永遠無法預知走向和結局 大笑


Arthit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Hello
2013/04/20 14:08

我覺結局真的很悲哀﹐笑中帶淚﹐那是一種很悲哀的滋味﹔這樣的故事結局﹐令人意猶未盡…﹐很欣賞您的寫作水平與手法﹔謝謝分享﹐順祝一切安好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appy weekend
2013/03/23 23:00


http://blog.udn.com/pharos01/article

李安納 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代償
2013/01/28 03:45

特來問候好友

小說的結尾令人意外

但讓讀者為文中男主角鬆了一口氣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28 08:39 回覆:

謝謝安納,真是久違了:)

男主角是確有其人,確實也有人為他鬆了口氣,

但也有人為他更擔心:)

無論如何,見妳來就很開心!!!


嵐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無可奈何 Why me?
2013/01/13 13:28
敢請裡,是一種互欠吧? 捫心自問或使Why me 得到答案!!

嵐山(Blue Mt.) 敬上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17 13:45 回覆:

抱歉,現在才發現您的回應。

嵐山美人,您說的,真是一針見血啊:)

祝福美人新年快樂,財源廣進!!!


John
why me?
2013/01/06 23:02
He say:Why me?.

[special love, for special you] ,,,because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07 10:00 回覆:

are you talking to youself ?:)

Anyway ,Thanks for everything you say.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1/06 22:43

結局真是峰迴路轉~

這樣的婚姻~很像在走鋼絲啊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07 09:44 回覆:

雲大少爺一向惜字如金,難得發表意見啊:)

這樣的婚姻,很像在走鋼絲,確實是,所以

要維持所謂的恐怖平衡,不過維持恐怖平衡

真的也很累人啊。

星期一,一周新的開始,好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引人勝的文字功力呀!
2013/01/06 17:44

兩性情欲的拔河與角力,很是微妙。 說到卡內基,我也曾參加類似潛能開發的課程,真有大吼大叫的自我對話,探索存在意義與價值等,挺有意思的!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07 09:37 回覆:

我不少朋友都有參加過卡耐基,但似乎毀譽參半。

基本上,我不會特別排斥這類的機構,也有人覺得很受用,但最好

看是用在什麼地方上,如果是探索存在的意義和價值,立意就不錯。

然本文中的男主角似乎不太適應自己的另外一半總是以課程所學

的東西經營雙方的關系,那算互動間的問題,因此還是得看人唄?

多謝老師光臨,您真是久違了:)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能‧‧‧
2013/01/06 14:36

可能這只是個關於「信用」受考驗的故事,被加上了兩性關係與家庭憧憬的包裝

因而,泥人會把它放到社會現實中考察──考察人的方法,最好是怎樣?設局是個好方法麼?

可能不是,因為,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故事,很嘔‧‧‧太危險了

通常考察人似乎一定是由平常的生活態度上,日常的習性上,是否可欣賞與接受

這也是為何通常教科書的婚姻諮商上,希望男女雙方能同屬於一個開放團體,彼此可以有更多的觀察與認識對方的角度;不會每次兩人見面都是打扮得王子與公主的樣子

如果是父母親長關心,設局考察準女婿、媳婦,似乎還比較合理,給自己的子女參考?

不過,您所述說的故事,在現實社會中,確實有這種情況,您的故事很引人,謝謝分享。

實在頗同情您筆下的女主角,人類的命運確實很難捉摸;更糟的是,一旦產生了懷疑

似乎許多相關的事物都難以確定,甚至動搖、懷疑了──如果自身對於人生缺乏較深刻篤定的體認的話,這可能也是今天都會男女往往困擾的所在

以上,是對於您這篇精采大作的感想

泥人敬白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07 09:19 回覆:

可能您沒注意,我在先前說過,這是個幾近真實的故事,我所陳訴的,無須

特別包裝,因為所描述的原本就是您說的是“生活態度上,日常習性上”等

的一些行為。另外,開放的團體是那類型團體我不太知道,但二個人認識了,

我想如果要交往的話,無論如何到最後都無法避開私下的一面,除非是露水

鴛鴦,那就另當別論。

父母親如果以此設局考察女婿,媳婦,會合理嗎?呵呵,基本上,合理的只是

人性的顯露,被包裝成關心,才更教人難受唄?其實設局本身就有問題。

不過真的感佩泥土先生的研究精神,我相信兩性的議題您比較陌生,但您也試

著理解和參與,異色覺得已經不容易了。且您的總結論也非常有道理。

謝謝來訪。


風聲鶴唳
天冷好個冬
2013/01/04 21:02

他們說: 冬天越冷, 明年的收成越好

所以故事說, 男女間問題越多, 吵架越多, 不要嘔氣, 堅持非君物嫁, 非女勿娶

啊! 冬天也有艷陽啦!!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3-01-05 08:33 回覆:

在我上篇東方紅不紅的文章里,您“風聲鶴唳”多次出現,

但跟這次回應的口氣很不一樣。

大家還在過年的氣氛中,您應該也是吧?那麼,這幾句話

我就當吉祥話咯。

頁/共 8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