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最後的火吻
2011/11/03 00:08:15瀏覽5089|回應81|推薦445

最後的火吻

這天片場收工後,王瑞照例跑去阿貓開的MTV睡覺,阿貓是老朋友了,一部

子的錢,可以讓他這個居無定所的單身漢過個夜。

 王瑞等待著房間,坐在沙發上翻看著雜誌,阿貓走過來拍拍他,示意他往站

標示恐怖片架子前,一名形單影隻的女子望去。

 女子的長髮隨便束著,上身T恤,下身七分褲,穿了雙室內拖鞋,像進出自

客廳似地,在三更半夜有種令人好奇的泰然悠閒。

對上門的女客,阿貓私底下總有點隱約的惡意,王瑞的單身,與其說方便撮

,不如說滿足他被取代的在自家店裏偷情的樂趣。

 對王瑞來說,也許日子真的是太無聊了,“把美眉”成為非常時期的一些些

消遣。

“去啊--”阿貓拿眼神鼓勵他:“這個看起來應該不難到手--”

 王瑞吸口氣,把露在牛仔褲外的衣服塞塞好,走了過去。

“嗨--”他對她笑,摸摸鼻子。

“嗨--”她回他同樣的笑。

 這女子的大方與自落教王瑞微微詫異,長的還可以,大概二七,八歲吧,或

者更大一點,王瑞並不確定,但是,這不重要。

“似乎妳喜歡看恐怖片,能介紹部好片子給我嗎?我最近正想參考一些恐怖

 片裏的--特技拍法……”

 “怎麼,你是--”

 “導演--不--呃,對,我是說,快升格了--”

女孩歪頭端詳他,微微牽動了一下嘴角:“確實你很像個藝術家耶,呵,

確點說,是像個導演--”

 王瑞知道自己的打扮給人的印象,多半也會由形象或語意上的誘陷引起某

嘲諷的快感。在片場,他不過是個打雜買辦之類的角色,但他倒也一相

情願投射總有一天當導演的希望。

 這女人的簡單讓他更有把握了。

女子於是向他介紹著她看過的恐怖片,手指頭整排點過去--

“妳--可以挑一部新的,陪我一起看嗎--而且,如果我真的要拍,妳

意--當女主角嗎?”

“我--行嗎?”

“可以--安排妳試鏡--”

 他其實並不是很欣賞自己用這種手段引女人上鉤,所以說話時兩眼望著地

上。他瞄到了她的腳,莫名地想這雙腳與他的赤裸並列景象--

 很久沒有女人了,如果他能將她留在小房間裏過夜--

 女孩好像一點也不設防,爽快答應了。

 小房間裏散發一股混濁的氣味。不倫不類的似沙發似床的大座椅墊上,還

上一回合的餘溫。

“阿貓是我的兄弟,大家都很熟,妳不必拘謹,脫了鞋吧,我們躺著看會比

較舒服一點--”

 把阿貓抬出來,作為一種背書,想反正阿貓也不知道,知道了應該亦無所

謂。

 女孩“恩”了一聲,也就脫了鞋,學他模樣躺下。

 在某方面來說,她的好騙讓他感到一絲無由來的憐憫,但是這憐憫不會使

心軟。

 選的仍然是恐怖片,已經開始了,一個風高月黑的夜--突地天際爆響一

雷聲,瞬間映出邪惡的山頂古堡形狀--一輛馬車在夜裏達達直奔前去-

典型的古老手法;和可以想像出的通俗故事,其實王瑞也不曾想像,只不

把自己和對方之間可能發展的情況移到影片裏去罷了,並發現終究還是不

一種愛情的濫調。

 然而在這種“濫”裏,他也不太會跟自己過意不去,如此深夜和一個女人

處,不要浪費時間才是。

 “何以妳愛看恐怖片?是有被虐的傾向嗎?”

 女孩笑了笑:“生活裏還有啥刺激,你說呢?”

 “日子過的太安定了,沒有意思是吧?”

 “對啊。”

這種不為他的含意辯解,無妨承認的乾脆作風,又教王瑞懷疑了,她,一

都不在乎自己的險境嗎?還是她--她喜歡他?不在乎和他來個一夜情?

“我--其實膽子很小--不太敢看恐怖片,妳--可以保護我嗎?--”

 女孩笑意更深了:“如何保護你?”

 “把我--抱在妳懷裏如何?--”

 她伸出手,將他攬進了懷裏。

 扯下髮带,她的頭髮散開了。

 也許是她披散的長髮喚起昔日什麼樣的柔情回憶,他的心有些怦然了。

昏亂和暫時的局促,稍後他便很適應籠罩在她髮網裏的感覺,千萬縷

的情拂過來,撩過去--她的嘴唇柔軟而帶自主性。

 脫了衣--他們再度上演了和上一場同樣的戲碼。

 她是如此投入,如此聽話,和膠戀著他;使王瑞忽然滋生出一種意外的感

,他竟然開始相信他有愛上她的可能--

 “我--明天就要走了--”

 “啥?”

 女孩穿好了衣服,半晌平靜且冷冷地說:“你--以為我真的相信愛

在昨天,我才謀殺了我的愛情--我已經定好了明天的飛機,很高

興我就要開這裏了,至於你--”她聳聳肩:“算是我的臨去秋波吧-

-”

 王瑞猛不防;倒吸口氣,但是,很快地也調回自己:“噢--我沒有要妳

相信愛情啊,只是,這種便宜,我好像撿得也不是很光彩--呵,”他調

著:“妳說你謀殺了愛情,妳的用詞還真文學啊--”

 “不,是真的,他現在還被我擱置在床底下,那時他還有一絲氣息,我只

,他把我爸爸存在我這裏的退休金全部騙光了,除了我,他同時一共騙

四個女人,沒發現事實真相前,我們本來準備一起去度假的--現在我一

人要走了,也永遠不會回來了--”

 王瑞怔愣了好一會兒。

“妳--為何要告訴我這些?妳不怕我--報警嗎?”

“你會嗎?”

 他們彼此定定地互望著,像走上獨木橋兩端的兩個人,一時誰也沒有先讓

意思,都預感到有墜入深淵的危險,但就是互不相讓。

 冥冥中,她把他拉進了她的生命裏,在她殘餘的刺探中,似乎與他互賭一

付自己後的無解的誓約。

 王瑞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上背負了那個被藏在床下的男人的重量,那男人如

斤重;死死地巴著他。他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那重量更沉了。

 女孩的眼角,有一顆凝在那裏的晶亮的東西。

 漸漸地,一絲隱隱地悲涼況味浸入了他。

“好吧,我不會說的,妳--明天就走妳的吧,我--祝福妳--”

 女孩這才軟癱了下來,她把他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頸後:“謝謝你-

我現在好累噢,我可以不可以躺在你懷裏,閉眼休息一下--”

 他想走的,但是不知道為何,他不願意駁逆她。她其實也該走的,也不

為何,她還要多留一下。

“是啊,睡一會兒吧--”他無聲地說。

 影片劇情已經不知所云--劇中的女人在濃霧森林中拼命奔逃--

 倆人都累極,睏極--

 不意轟然一記大響,裂帛般的尖叫,王瑞驚醒了過來。

 是影片吧?只見聲光穿閃,血淋淋的一片--

 但是,在下一秒鍾,電視一下子乍變無光也無聲,四周籠罩在突臨的黑

裏。

“怎麼回事?--”女孩也醒了。

 外面沸揚著怪異的吵鬧,屋子似在震動著。

“到底怎麼回事?--我--看不到你了--”

“是--停電了吧?--”

王瑞跳起身,拉開門,一股嗆人的濃煙正幽幽忽忽地鬼魅般地湧進走道,

於他們待的是最裏面深入的一間,前廳發生的事傳送得慢,但是根據判

斷,王瑞知道失火了。

他告訴自己要冷靜,膝蓋卻打著抖,他衝過去又衝回來,在女孩的嘶叫聲

摸到了她。 

煙,嗆得他們猛咳,火光就在不遠處,那熱,也已經炙了上來。 

王瑞無法置信,一切來得如此地快,他差不多又花了好幾秒在想這件想不

的事。 

“我們怎麼辦?--”女孩恐懼地發怪聲調:“跑不了了是嗎?”

 王瑞把門關上,空氣中的氧變少了,緊張使他們呼吸非常急促。

“怎麼沒有人來救我們--有窗戶嗎?--”

“窗戶--”王瑞忽然用雙手去拍打牆壁,這個動作與其說是出自本能,

如說是來自絕望。他腦中大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先該做啥。

女孩在哭,牽一角他的上衣。遽然,石破天驚般,他捶到了一處空心木板,

像借來了神力,他用勁敲進一個拳頭,終於冷空氣吸入了,兩人精神大振,

又抱又跳。

 是啊,不過是部恐怖片---

 兩人倚窗望下看,猜總有大堆人等著救他們。

 但是,這竟然是條窄得不能再窄的死巷子,不見半個鬼影。夜太深,底下

低矮的房子裏,人們都還在睡夢中。

 他們也忘了,這是五樓。

 煙霧使他們流淚,熱氣使他們跳腳。沒有時間了。

 “是我不好--如果我早點讓你走--可是我--我不知道,我突然覺得-

很希望你能陪陪我--”女孩大哭。

 王瑞抱住了女孩:“我--是自願的,其實我一直想跟妳說;妳--還是

會碰到好男人的--相信我--不要走好嗎?--”

此刻,他痛恨語言的框限,但,也慶幸還有語言的機會。

 “我不走了,我留下來就是希望你會對我說這句話--”

 “我不是導演,我騙妳的,我只是個打雜的--”

 “沒有關係,我不在乎--”

 “妳--有點喜歡我是嗎?--如果是--我們也許可以在一起--我再

 也不要每天都自己一個人--我根本痛恨一夜情--”

 “我也是第一次,哈--”

 “答應我,我陪妳去自首--我們沒有事的,我保證--”

 “恩,我知道--”

 “跳吧,安啦--”他给了她個最最安慰的笑容。

  

 有一陣子,女孩賴在他懷裏,她哭得很厲害,也拼命一直吻他--

 王瑞記不得了,仿佛是他拉了她一把,還是她推他--

  風忽然變得很大,猙獰地呼嘯著。

 往下墜的短短時刻中,王瑞遺憾地想;為何他沒有緊緊抓牢她的手,那樣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rrytzyyin&aid=5803333

 回應文章 頁/共 9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七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情
2012/03/04 11:59
看了兩篇,有一點雷同......男性在某種情景下,容易產生即將被愛的感應(不寫錯覺,因為我不是男生,說不準)。都用男人的角度抒寫,這挺少見的。

玄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寂寞的靈魂
2011/11/21 21:16

現代人的心靈乍看寂寞而冷冽

但碰撞之後的火花卻熾熱而深刻

這也許是長久的壓抑而反彈出來的力道吧

最後的火吻好似把偶遇凝鍊成一瞬的永恆

好精采的短篇小說

感恩您的分享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2 22:19 回覆:

玄隱好:

非常感謝妳看得到寂寞冷漠的現代人,在表象的類似追求空乏的

一夜情下,“雙方碰撞之後的火花卻熾熱而深刻”--至少在精

神上,他們不是完全的死路一條--

在此我又忍不住想一提黑月對此文的下標“殺死庸俗”的那篇回應-

-如果妳時間多的話,不妨可以去賞讀一下。我有時真發現,格友

們對我的文章,有種比我還澄明而深遠的眼光。

“永恒”是個非常難詮釋的題目,作家們無不希望挑戰這個議題,

到目前我也只能說;我也還在摸索中,,,,,

而妳的小說,似乎亦同樣在追尋著一種永恒,,,不管是以正面或

反面的手法,,,,

所以,我們共勉之:)

多謝來訪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讓文學歸文學!!
2011/11/21 01:37
這兒可發生什麼事了!?我最近上網時間很短促,因此有一段時間沒過來看異色了,嚇了一跳,還看到我的名字,一篇篇回應倒著讀下去,還是整理不出一個頭緒,我其實也很想參與討論,可是不知從何插口,因為在''千帆客''的幾個長篇回應當中,我無法整理出一個重點,如果是在於討論[最後的火吻]這篇小說,那倒好辦,大家可以提出文學理論來做客觀的討論,可是我來回讀了幾次,發覺''千帆客''的回應似乎跟文學無關,幾乎有一個感覺或錯覺?覺得''千帆客''似乎是為了某些私人原因來做回應的,如果真是為了私人原因,就應該到訪客簿留言比較恰當。

我個人一向不接受隱身者的回應或留言,我喜歡一個人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任,因此我的格子只准會員留言,幾乎要建議異色也限制會員留言,但是想到,我前陣子進不了自己格子時,正是因為異色這裡開放非會員留言,我才得以向異色求助替我到我的格子發公告,於是我又感到,有異色這樣不畏事不妥協的女性,是很值得敬佩的,因此我也不想如此建議異色。

總之,我想在此呼籲:讓文學歸文學!!

而若有私人恩怨,請用真實身分到訪客簿做誠懇的留言。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2 19:37 回覆:

謝謝黑月:

是很有多格友建議我限制會員留言,考慮了一下,還是保持原狀。

過去也不是沒發生過基本上不是真來建言;而是企圖不明的匿名或挑明者

跟我爭論的事。我皆讓我和對方兩造的對話留著--那怕有些對方的留言

帶點不堪,反正到最後還是交由其他格友們自行判讀。如果大部分格友皆

認為錯在我方,是我沒理, 那我一定虛心接受。

或許開放回應,多一點意見進來,也不是壞事。

或許,真如妳說:我的個性就是不妥協,不畏事,,雖然有時也會覺得疲

於奔命,不知為那樁?然,過了一陣子,我還是會調回來,,畢竟我們都

還是喜歡這塊算優質的園地。我相信我的好友黑月也舍不得輕易放棄的,遑

論在此妳有多少支持愛護妳的朋友,如我,如a-yon,如--太多太多了,也

遑論妳筆耕至今的累計成就,,,,,,

至于那位先生,既然自己本身也表明短時間不會再來,我想我就算了。

雖然我其實不算嚴苛的人,也經得起玩笑,但原則不能沒有,所以,一樣

也跟黑月一起呼籲讓文學歸文學!!

有啥私人的事,麻煩大家就到我的訪客簿吧。

謝謝黑月的來訪和關心,

阿爾卑斯山的雪一定很美了,,,,,,,


清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說聲好
2011/11/20 17:01

也是鼓勵創作者前進的動力呀

雖然很少留言

來這裡按個推薦是不能少的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0 22:29 回覆:

謝謝清淺的鼓勵:

知道妳很少留言,

光妳一個推薦,我就很滿足了。

妳的文章我一直很愛看,,淡淡的愁緒,幽美的意境,,,

暱名“清淺”也取得好:)


山楓 @ 薪火相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事兒?
2011/11/20 00:43

看到異色作家簽名處加上了 "真是有點莫名其妙" 這句話

特別過來看看是否有什麼事

希望這些煩擾的事能很快過去

讓喜歡異色文章的人可以專心欣賞這篇非常好的作品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1 21:48 回覆:

謝謝善良敦厚的山楓:

當然我非常相信,一定也有不喜歡我文章的人,我們不可能讓每個

人都喜歡自己(或作品),但起碼的尊重應該顧到吧?

(從我對對方的最後的回覆中大家就可自行判讀,我就不再贅述)。

事情自是一定會過去的,人生里有太多比生氣更重要的事情嘛,哈哈,

比如,看看您的“星火飛騰”,美感油然而生,心情就好多了啦。

多謝來訪哦,您那里應該已經挺冷了吧?

我們這前幾天都還像夏天呢,所幸昨天好似真要開始涼快了。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就當普渡餓鬼吧!
2011/11/19 23:15
原來已經"旗倒"、被狗不理的,也跑來這裡搖旗吶喊了!透過川端康成「貓」的眼睛,更能看到三島的悲哀,三島其實在戰時就是個逃兵!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0 10:52 回覆:

既然長官如是說,

而我自己好像該說的都已經說了,那不如就引用一位格友要我送給

這位千帆客的幾句:

--千帆裡頭怨不盡,千帆過後仍是愁,千帆盡頭無一物!

多謝來訪。


ti (人回來了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1/11/19 22:03

引用前輩豬妹的話 , 這大作猶如「刀光劍影殺氣騰騰」

出招接招中...

異色的小說夠犀利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0 10:36 回覆:

謝謝ti:

小說犀利沒什麼,基本上我人不算犀利,說理講道總還有點

磕磕絆絆。

西線無戰事,我往西走即是,想再看刀光劍影,我直接請妳

去看賽德克巴萊算啦:)


David
細水常流才是情
2011/11/19 20:56
人與人,男與女 總是在無意的接觸下,而《相識-相知》。真正能發展成為《真。善。美》的〔友情-愛情〕,有如中〔樂透獎〕,可遇不可求。{試了幾次都無法登入}。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0 10:25 回覆:

你無法登入,可想到要請和你比較交好的格友去問一下

電小二怎麼回事?


巴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不是灌水,拍馬屁來!
2011/11/19 20:11

關於結尾的感想,確時想說點什麼。
文章若僅是說了故事,再怎麼精采,就是個故事,不會是「文學」作品,但是文字句讀間適度的停留營造空間,那意境不斷延伸,一種文學況味便油然而生,您的作品便是如此。

好得~您燒了把火,說不定引到我那兒,我呢,修養差,會直接做掉啦!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0 15:16 回覆:

謝謝巴代,

明明本來無風,怎奈無端起浪,,還害得巴代捲入。

我其實已虛心準備退讓一步,怎料對方卻以為可再見縫插針,再來

一記,事實上,我真的沒見到此客有那些真正的具建設性的建言?

(從第一篇到最後一篇)

異色真是抱歉了。男生作風剽悍大剌,您,直接做掉也是!


千帆客
爲文學的價值與Google來定位………不拍馬屁
2011/11/19 15:48
人如果知道為了什麼而奉獻生命,那就是義!
文學是人類文化最美的瑰寶,它塑化天地萬物萬事於文字之中,感動人性,啟動善良,溝通世人,提昇性靈,美化人生,促成文明代代進步。凡文學愛好者共勉之~千帆客。

一、文學鉅子,需有非常豐富的超時空聯想力,而其敏銳的觸覺,有時要近乎極端性格、孤僻,才能看到、寫出人性細微末端的跳動,但其性格無損於其人性訴求,如三島由紀夫者流。不論是情慾的、霸凌的、冷血的、顛覆傳統的,或是抒發被壓迫喘息者心底的吶喊,都能準確拿捏、描述。有些作品或許當時被為政者或宗教衛道人士視為叛經離道,違害社會公序,但絕不會因此埋沒。尤其有多部登上諾貝爾文學獎者,更受到多少撻伐、查禁;也經過層層的嚴格梯除、評審,才能留芳千古。
著作者如果只接受溢美之辭,不受批判、攻訐,不啻只穿「國王的新衣」,久了也就住進皇宮「象牙塔」了。
異色姐,您只想聽好聽的話嗎!

二、我對Google的評價,別小看它
以前查詢資料很累,先要有不少藏書佔據空間,才能翻查大英百科全書、社會科學大百科辭典、基礎知識大全、四庫全書等………,不論是從A→→Z、ㄅ→→ㄩ,或一劃→→到XX劃都讓人眼花撩亂,這還是小CASE。更多時候必須到書店、圖書館去查找、翻閱、抄錄,耗時耗力。真的感謝Google的發明設計者,它是真正的所謂「電子百科全書」、「電子大書庫」--百科全書的進一步化身,它讓知識「網路化、全球化」成為事實;也嘉惠更多買不起書的貧困者,在使用上,也讓富者與貧者更進一步公平。Google裡對各種資料絕不吝惜儲放,對共同的議題確實百家爭鳴,各有論點,而且有許多是濫竽充數、胡扯亂蓋。但去蕪存菁、吸收消化,是「讀者」自己的責任呀!水平高,自然如魚得水,更增收益;內涵不足,就可能隨意摘抓引用,自取其辱。至於那個看不起Google的回頭客,可能是前蘇聯KGB的人,家有藏書萬萬冊吧(傳說〜是傳說喔:蘇聯未垮台前,KGB有一間圖書館蒐集了全世界所有的書冊,世界上不論哪一個國家出版了新書,兩週內在該圖書館就購置儲放)。科技化、商業化的時代,誰真有那麼多時間到處找資料。如果不信,各位去圖書館、書店看看,找資料的沒幾個,大部分都是消磨時間,或是逼著孩童培養良好讀書習慣的閒(賢)人。
※上網路,其實我也覺得緊湊、無趣,容易疲累,它少了或坐、或半臥半躺,一邊品茗、品酒、邊聞花香,或在庭園湖臺一書在手的閒情逸緻。

三、建議異色姐看一看:
(一)文學鉅著,阿納托爾•法郎士-【苔依絲or泰綺思】〜一個妓女虔誠信教,卻遭歧視、欺凌;宗教信仰與社會階層、職業貴賤的赤裸裸剖析,上帝會放棄妓女的信仰嗎?虔誠的教士會被上帝接納嗎?
(二)電影──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洋片。逃命中,兩造從無對話,但眼眸卻互投關懷愛慕,至深不捨跟隨殉情;我對「臥虎藏龍」或「賽德克.巴來」的殉情、殉族,雖然砰然心動;但遠不如我看「大地英豪」時融入電影情境的沉痛,幾乎心裡已刻上烙痕,記憶永遠鮮明。

一直就以千帆客(或千帆客、客、客)po文;其他者不是我,都是我未認養的龜孫子。其實,版塊論壇上越是刀光劍影,越有人來看熱鬧呀;引領騷動,鼓動風潮,爭相為睹,洛陽紙貴,不就是如此嗎?看來您應該感謝我才對。
本來想看您這篇能不能衝上5000人的人氣再收手,卻因為您對小弟的誤解,所以我在您這兒暫時封絕半年,半年後再回來;明年5月19日屆期。

到時,希望我的修煉能夠柔善一點。
最好能學會拍馬的屁屁!

日本森進一「離別(わかれ)」的歌聽過嗎?絕美滄桑,我心如似。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21 08:27 回覆:

首先,再度謝謝您的造訪:

您說“作者如果只接受溢美之辭,不受批判、攻訐,不啻只穿「國王的新衣」,久了也就住進皇宮「象牙塔」了。 異色姐,您只想聽好聽的話嗎! ”————

呵,我想我必須再一次澄清,您在我格子里的言論,不是批評不批評的問題,而是您發言恰不恰當的問題--在回應里的第五頁,你的第一個回應就已經文不對題,你把焦距放在“風流男人小心過勞死”--用了大堆觸目的符號再下如此一個跟本文無絕對關聯連相對關聯也勉強的結論,最教人無法忍受的是;你教我“聽好了,這對妳的另外一半也有用”等奇怪的語氣,好似影射我和那個男人在床上要小心過勞死??我想這個部分需要你來擔心嗎?你假借警示的口吻,掩飾自己不明的心態,事實上,你在別人那里的回應也被評價“很腥膻”,不是我一個人而已。

過勞死後,我忍耐著不舒服的感覺,繼續接招,你第二次又來了,你說“對你而言,女人的肉體只是泄欲的工具,如異色嬸,美則美矣,最好!,,”云云,不管你後頭把自己描述得多清高,前面這二句話的有意無意的聯結,試問,我看了會有啥感覺?這已經跟批評完全無關,倒是讓我感到“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難受,,,自然我還是提醒了你,也希望你自己的心態要擺正,,
接著,你提到黑月的大腦百分之五說,有個回頭客指你是去google質料的,我的回答很持平,但你卻是明褒暗貶我,呵呵,讀者如果有興趣可以自己去看--我真的不明白你提出那些啥啥大腦值錢不值錢之說的用意?或許只是搭個話,但最後的結論還是”聰明的異色的大腦跟科學家一樣是最不值錢的”?真謝謝了。

我想如果有真的好的建言和評語我絕對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是根本不恰當的隱喻我為何得吞氣?

你建議我去看的書,電影,我早看過,基本上,我自己過去一直從事寫作,劇本,電影工作,凡是屬於經典之作我都不會放過,遑論此二部算耳熟能詳,但還是謝謝你。

最後,你說,“你最好能學會拍馬的屁屁”--,抱歉,請你不要莫名其妙侮辱我的朋友,他們那個是來拍馬屁的?人家提出很多的建議,我不也是就事論事一起討論嗎?所有的我的回覆都是這個方向的,如果你連巴代先生也罵進去,我會請你一邊涼快去,人家的水準,絕對是有目共睹的,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

另外,或許是有其他的冒名的千帆客,那我也已經表明了我的立場,也不想將事件擴大,那也應該沒錯吧?

我根本無所謂人氣,何須啥衝上五千什麼的,五千,一萬,對我說何來差別?我說過,我連自己以前的獎杯都因為好友喜歡而送給她了,我還會在乎此地的人氣啥鬼的?你如果覺得自己有在幫我衝人氣,那真是再謝謝不過了。

結尾我再強調一次,我完全可接受具建設性的,有意涵的,誠懇的建言,但如果是煙幕彈,

抱歉,不要來我這施放,我不會識人不清的(最後一句我謙虛點加一句“我會盡量試著分辨來者的真正用意的!)

就此擱筆,後會無期。

頁/共 9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