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部落格拉拉手--異色之認真,不搞笑版
2011/07/10 02:41:02瀏覽5026|回應43|推薦380

部落格拉拉手--異色之認真,不搞笑版

先來幾句拾人牙慧的:

Books  are the nutrient of the whole world.

Books are  friends that never  betray.

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這些都是我在自己的電影筆記里面寫的,但我沒注明出處,應是覺得有點廢話,哈哈。不過也有幾句無法考證何時記錄的;又為何記錄的:

“在文學的世界里,我們可以得到一種休息和饒恕。

“走進書店中,先別急著找新朋友――或許有些老朋友比新朋友更期待你的目光。”

所以我到書店,倒不太會立刻特別去看暢銷書排行榜。反而喜歡花時間在一些被冷落的區域,且需要多點耐性。

如果說,讀者和作家之間也需要一點緣份,真不為過。其實讀者會喜歡那位作家,在我個人認為,很大部分是因為他的感情呈現,和你自己的經歷從某個神秘主流源頭;自然而然在一交集處匯合成了一股涓涓同流,你和對方的文字,產生了如奈米細微份子的共振效應,甚至加乘增色。也因此故,才有“在別人的故事中,流著自己的眼淚。”的切身說法。亦或者,有些作家的異想世界;開發了你自己的異想世界。你終于知道你的潛力無窮。

但看過的書如此之多,如何選出僅僅的五位?是個難題。(嘿吼,你害人嘛,哈),害我花了一整天整理那只已然沒了款式的書柜。

原來老朋友都在,只是少聯絡,聯絡上了,才發現他們一本初衷地默默關懷著和愛護著你。也發現;對照現在的自己,那些東西正在彼此消長?生命中的成就排序是否新組?所以,毋寧說;這也是一次靈魂搜尋的好機會。(還是謝謝嘿吼啦)。

以下是幾位作家:

 

一:路遙。代表作:平凡的世界。

 

大陸作家優秀的實在是太多了,你從老舍,茅盾 ,許地山,蕭紅,莫言,乃至近代赫赫有名的蘇童,余華,虹影,章詒和,王安憶(張愛玲已經是大家的了,就不再贅述)脫穎而出,我自己都奇怪-其實也并不奇怪,就是因為你太“平凡”了――純粹到極致,璀璨而無知。

你說:“我幾十年在饑寒,失誤,挫折和自我折磨的漫長歷程中,苦苦追尋一種目標,任何有限度的成功對我都至關重要,我為自己牛馬般的勞動得到某種回報而感到人生的溫馨,我不拒絕鮮花和紅地毯,但是真誠地說,我絕不會在這種過分戲劇化的生活中長期滿足,我渴望重新投入一種沉重,只有在無比沉重的勞動中,人才會活得更充實。”

出身窮困農家的你,一直以來即關懷人生中的所有瑣屑,且都認真地當一回事,認真地幾近傻帽乎。后來盡管人紅了,你也沒絲毫改變。你的“平凡世界”里有太多我們難以耐煩的細數。卻能從你身上漸漸學到在細數中那種“活著本身即是美好”的厚實人生觀。

如米勒的那幅“拾穗”的勞動畫像。忍耐,愛,信念,和勇氣,組合了揮汗的美學。

 

二:顧肇森。代表作:貓臉的歲月。

 

但我更喜愛你早期的“拆船”和“素月”,記得初識你的作品時,是在我的慘綠少年年代。對我當時影響甚巨,尤其你本科是學醫,內在卻是天成的作家。身為單親家庭孩子的我,出社會也早,總覺得學校里教的東西;可能還沒有一本課外讀物教得多和廣。你的手術刀,刀刀精準且完美。小說家嚴歌苓說過一句話:“審美的最高境界是審丑”。我在社會化訓練的過程中;在看著人生百態的同時,一直以你可以如此“審丑”的功力是為特出的座右銘。

或者我自己也有點邊緣性格,而你的冷冽深刻描繪是直取人性跟人心的。你獨來獨往,文風喜譬喻諷刺但私下懷著熱腸。我日後的許多作品多少都有一些你的影子。你跟張愛玲不同的是你沒明星的光環和包袱,當然張自己肯定也不樂世人過度地關愛。你大概不會記得我了唄?我們有通過一次電話,那時候我就是個崇拜的小粉絲,千方百計想見你一面,不過如我所料,你無意和讀者近距離接觸,但我們在電話中聊得算深入。你告訴我,一個早慧的孩子容易因為感情豐富而受傷,但那何嘗不是上天對我的另外一種祝福?――

多年後措手不及您仙逝的噩耗。只要一念及此,即不免悲從中來。

 

三:高爾斯華綏(英國)。代表作:蘋果樹。

 

第一次失戀的我,在一個陰雨的冬日午後,游魂般地逛到住家附近一處書店,我畏光的眼神要緊覓得那個無人的角落之后蹲踞在那。而你,也是靜悄悄地給安置在似乎可有可無的的最底層位置。在緘默的傷感中我怎麼覺得你微笑著就遞過來一顆蘋果?不,伊甸園或是個誤區。我思考了一下――但誰的第一次是保證給了會成為終身伴侶的人?哦,畢竟你還是道出了我心中的疑慮。

26年後,準備慶祝銀婚紀念的男主角帶著雍容華貴的妻子;要不是無意中經過他曾經來過的美麗莊園,觸及到一個不知名墓碑,他還不清楚他到底失去了什麼。那路上的老人告訴他;梅根姑娘死了,死在一處水塘里面,頭上戴了一朵蘋果花。她每天喃喃自語著;堅信多年前和她在蘋果樹下私定終身的愛人一定會來找她。男人突然想起了自己就是梅根等待的人。華綏啊,我佩服你。在明白了真相後,男人不動聲色置之,只有一點點有所思,一些些痛楚,他悲悼他的青春以及對理想的不再追懷。至于姑娘的犧牲,他需要更久更久後才能真正體悟:原來他失去了生活中最美好的東西――“那蘋果樹,那歌聲,和那金子”。

等待;不是女人的天職,雖然死亡將一切超升,成就了梅根自己的美?

 

四:齊奧朗(羅馬尼亞)。代表作:生存的誘惑。

 

你曾鄭重告诫自己:“將你的生活局限於一場同你自己,或者最好是同上帝的討論。將人們趕出你的思想,不要讓任何外在事物损壞你的孤獨,讓那些弄臣去尋找同類吧。他人只會逼迫你扮演一種角色;將姿態從你的生活中排除,你僅僅屬于本質。”

顯然,你是有意識地为自己創造了一種孤獨,而我似乎能夠理解你需要那種幾乎是全然封閉式的孤獨,或者可說;在某個特定的時刻里,你唯有關閉所有的外界干擾,才能赫然將心燈點亮。不禁聯想到老查居士的書:“在每次的深夜里”,夜深時,人人都耽怛孤獨,但是否可以先接受自己的一切當下現狀,不諱言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局限;恐懼;放下身段而回歸本質,最終才可能“眼界在山頂,腳踩著實地”?相信居士們應是透徹孤獨的精髓,心內實力充滿之後而擁有一種淑世的熱誠。但在此之前,我必然被你告誡不要濫用了孤獨――如果我根本無法離開那些被期待而去扮演的角色--即使可換取心虛的一些掌聲?

我完全不後悔沒聽從從小到大一路上家人,親近的人對我“都是為你好”的要求,比如;我可以成為“更有成就”的人――假使我不寫作而選擇了更賺錢的行業。

但我還是慶幸孤獨對我的友善和擁抱;它讓我旗幟鮮明。

 

五:黑鏡頭。代表作:人。

 

就是人,你,我,他――凡是生靈皆可為“作品”,“黑鏡頭”不是一個作家的藝名。他代表所有世人的眼睛,凡透過你的眼睛記錄下來的任何一個霎那,都有其為歷史作見證的價值。黑鏡頭是我最喜歡贈送給好友們的書。其中的影像或許觸目驚心,也或許只是一張普通人物的照片,普通到如浮游生物,但背后都有牽動著無垠情感的故事,我頗訝異黑鏡頭最早出自共產主義的國家,那只能表示,人類的思考是無法被永遠地鉗制,也就是你即便蒙上他的眼睛,也蒙不住他心靈能見度及至的圖像和所需要傾吐的真言。黑鏡頭是聖火傳遞的永續系列,是不會中斷的,世界一天運轉,鏡頭就一天直探入各個時空角落。而紀實攝影本質上就有很強烈的解放性格,讓世界影像變成不被壟斷的公共財產。也讓每一個時刻的某種角度;都可以構成獨一無二的事件。

我時常會凝視黑鏡頭中所有的過往,和正在進行中的歷史面面觀。它也是一面鏡子,我們終究是共同活在同 一個地球上,沒法視而不見那些即便是你想像不到的一些景象。

讀書畢竟除了增廣見聞外,但求我們還可以因觸角的延伸而有機會直接傳遞第一手的溫熱――――

——————————————————---------------

我會再秀出黑鏡頭,如果你已經閱讀到此,就再忍耐一會兒:)

此外,我還得點名五位格友,這,可才真是為難啊,因為異色點名的,多半已表態拒絕了,哈。但我還是堅持我的堅持,而對方也可以繼續堅持他的堅持。

一,沉潛有時。異色覺得他有諸葛亮的智慧,雖然他自諷臭老九,低調不露相。和他對弈是件略傷腦卻開心的事。

二,Empty traveler。異色覺得他像蘇東坡,亦僧亦俗。以入世的精神出世,以出世的精神入世。挺有意思。

三,時空_hopper。異色覺得他頭腦非常好,前衛卻也古典。最不信任網路文化,年輕時應該是個會玩也會讀書的家伙。

四,林月鑫。異色覺得她是靠著一身真本領獨闖天下的奇女子,美麗的OBS,最愛把我K死,但我很服氣。

五,黑月。異色覺得她知性,感性,理性兼備。人道主義者。動物靈魂的代言人,講義氣,豪情萬千,學識豐富,做人處事沒話說。

抱歉,異色不便聯結他們的格子,你們要是有心,就自己去找吧(反正他們都是UDN頗具知名度的格友。)

其實優秀的格子太多了,但幾乎都被點名了。

以下是我以前曾經鋪過的部分黑鏡頭,再一次和格友們分享。

 

     在媽媽的腿上休息,雖然並不柔軟

 

                                  沉默的靈魂

                   人們試圖強行進入馬迪拉食療中心

   流浪藝人和他的狗。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不嫌你貧窮……

       戰爭的陰影,無處不在……

巴西貧民窟。孩子不知道什麼是貧民窟,這裡是他們的樂園……

MINKY WALL。塗鴉的墻,寫滿詛咒……

開放在花盆裏的手。哥倫比亞黑幫倡狂,那裏發生什麼犯罪事件不用驚訝.缺根手

指頭有時甚至是勇敢無畏的象徵

   

  以色列西岸一個被隔離墻分開的村莊

    肖像:澡堂裏的礦工。

 

   

                               小流氓裏斯本的男孩子。

交錯。交錯的是我們的生活……

WoW,會不會太沉重了些?――――

天氣快轉秋,來點不清涼的。異色最近心寬“臉胖”,但因為手頭緊,已經幾個

沒打“瘦臉針了”,所以福利不多,大家加減看(回敬James的拉拉手原版照片

之自我調侃)。--不料他因為惡評如潮,后來突然又將原版照片下架了:)唉,

異色變自說自話:)

又,異色這也是對月鑫阿計的跟進(真不是亂蓋的),請參考她跟James施主的爆

笑對話。可別太嚴肅了---

雖然或許不好笑,就算我自己自娛,寫文累了二整天,透個氣唄。--照片跑到

前頭去啦。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rrytzyyin&aid=5410308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巴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棒的拉拉手
2011/08/04 10:27
以讀者身分或者以一個單純的心情讀書與說話,在這一系列的拉拉手文章,還真的特別!鞠躬致敬啊!今上午,一杯茶之間,閱讀的享受!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9-04 23:42 回覆:

謝謝巴代的閱讀:

拉拉手確實拉出許多“精彩”,哈。

無論如何,發起人的立意確實是很棒的。應該感謝水語言。


無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惟女人與文人最難讀
2011/07/24 14:05

小姐穿著稱得上「亮」麗入時,也常出入「上流社會」,談吐的節奏和走路的步調都算快板的,可是所接觸的、探索的、伸張的人事物,卻似乎經常屬於黑暗與底層的世界,甚至自己居住的處所也有相近的影子,不知道小弟說得對不對?

小弟自認資質平庸,要想讀得懂小姐的心思,蒙讓小姐拉拉手,只怕至少還得修練五百年,只希望小姐拉別人的手之前,記得先拉拉自己的腰,別以為學到有效的一招半式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揮霍自己的身體,OK?!

喝咖啡之「前」先吃一片雜糧吐司(馬可先生麵包)吧!


***掌聲,來不及響起…***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9-04 23:38 回覆:

第一段,又是教人不知如何回答:)

你總喜歡猜來猜去,唉。

不過還是感謝你的關懷。

我是不會空腹喝咖啡的,反正現在我也差不多戒了。


哇卡奈依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妳回來啦?
2011/07/20 15:16
一直很喜歡妳的文章,前一陣子造訪卻撲個空⋯很高興又見到了妳開張!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21 10:12 回覆:

是嗎?--那真要說聲,謝謝抬愛了。

又,你的畫,好傳神,也好自然。我也非常喜歡。

多謝來訪。


時空_Hopp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again
2011/07/20 09:16
你又讓我嚇了一跳,竟然點名時空_hopper,哈,真給面子,唔該哂 !

才出差到中西部有巨大ARCH的城市,就遇到華氏百度以上的超高氣溫,躲在飯店裡避暑上網才知道有手拉手這回事,背景不大清楚,大約是推薦與讀書報告這兩個重點吧。

不好意思的是,陰錯陽差,我好像不太”配合”,因為就在你”賞臉”的前幾天,才剛剛把UDN格子”歇店”,文章收回冰箱,以便全力投入一個大型專案。所以若有格友真的前往參訪空空如也的小店,一定感到莫名其妙,實在不好意思。(我已經拿出幾篇解凍中)。因為小店平常客人不多,我又忙著其他事,幾道菜一直晾在那邊也不怎好看,所以才收了起來。近日極忙,過幾天還要飛往New York & New England, 所以就只能在你這裡先回應一下牽手的大事,正式文章要過一陣子才有空完成。

學的是理工,沒有受過正統的文學賞析的訓練,只是喜歡讀各種書,個人的品味是randomly累積、比較而產生出來的,所以觀點看法與大家或許不一樣,請包含,不要找我辯論。

首先,學理工的人看書多重內容,容易忘記關注作者的身分背景等等。
So, 我以為與其推薦作者不如推薦作品,古往今來,很多作者就是一兩本傳世之作,能著作等身的人並不多,其多數作品也就是在一條平均水平上。

先說西方文學,

(1) ”風之影” ,西班牙作家卡洛斯·所著,出奇的流暢好看,但是其七年後第二本就是續貂之作了
(2) 古典一點的,我喜歡卡謬的”瘟疫”,一本不好啃,但是牙齒好、有耐心就會發現其字裡行間的深長意味,有山東大餅的回甘
(3) 如果一定要選一個作家,我還是喜歡 Jack London. 我第一次這麼關心狗。

另外兩本 eye-opening 的非傳統文學書是 “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 與 “腦內藝術館”;

中國文學,
近代中國文學,好像只有大作家而沒有大作品,數來數去都是那幾人,所以我選金庸,如果我從閱讀得到的樂趣共有一百分,金大俠就貢獻了五分以上,儘管有人說他的文字不夠優美。
至於魯迅及張愛玲推薦的人更多,我就不提了。
還有一人要說,瓊瑤也是不錯的,沒有她的指導,年輕時的愛戀故事就不會那麼而浪漫多彩了。再說,如果把她的作品放到幾百年前浪漫主義的濫觴時期,她也會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傳世作家的。

至於格子,我知道的都已被牽出來了,這一道菜我就pass 好了,見諒。

祝異色愉快,天氣熱就別管那什麼肉瘤還是肉球的,雷射一下就消暑了。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8-20 19:52 回覆:

Hopper,哈,我就在猜想,你會不會無意間見到我的呼喊而出現?因為我

是真的好奇你腦袋里面的東西。果然你的品味不太一樣,尤其是你提到的

“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 與 “腦內藝術館”; 看吧,都跟大腦有關,可

見你的大腦呈現確實非一般也。

“瘟疫”,和“野性的呼喚”我都看過。“瘟疫”可以啃得動的,不比

“平凡的世界”難消化。Jack London的書也是值得推薦。“野性的呼喚”

很經典,中國大陸的嚴歌苓的“雌性的草地”是寫馬的。二者皆算上品。

另外,我也沒說錯,你也真的很“古典”哈,

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雖然大多應都有受過瓊瑤故事的洗禮,但你的可愛處在

于你就直接承認“沒有她的指導,年輕時的愛戀故事就不會那麼而浪漫多彩

了”,異色認為這是許多人不愿意承認的--好像提到她,就顯得自己比較

過時,也比較“不夠看”。可是我也必須說,她的每本書,我都看了,且跟

你差不多,她讓我在某個時期活得特別精彩。至今我還會想到“幾度夕陽紅”

還有“庭院深深”等等里面的片段,盡管現代人或會覺得濫情跟肉麻,但你

能不說,那不就是浪漫主義的先鋒嗎?再說,我還很佩服她自己的在現實生

活中的作為。敢愛敢恨。(但她后期的作品我就不想看了)

我記得我的師姐曹又方也是個一樣愛浪漫的女人,且就是那種古典式的;

舊文藝腔的浪漫。想到她曾經對我發豪語:“我們一定要收復浪漫小說的

失土”——唉唉,您害我又好思念起她來。也似乎隱隱可見;現代人的浪漫

是否太不精心也不盡心了,你說誰還會好好為情人寫封情書?科技當然帶來

方便,但愛人間恐難再能收到一封手寫的紙張情書。那個意義是不太一樣的。

Anyway,glad to see you again.

Maybe I will show you more "again",hope you won't mind.


沉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異色之認真,不搞笑
2011/07/19 19:33

請容沉潛在此放肆胡說八道一番。

從黑鏡頭的冷厲,異色讀到了人與人之間該有能有的溫熱。無怪乎,異色對待自己故事中的人物,也慣於待之以近似的犀利審視,有時甚至是凌厲的逼視。不過所有的審視與逼視,都因這近乎固執的熱性情,而隱隱洩露了深情關注。

於是乎,異色故事中看似跌宕起伏的劇力,只成了藉之請君入甕的修辭。情節劇力因之從來不是重點。正如黑鏡頭的「黑」,從來不是重點。

(如果黑鏡頭的「黑」從來不是重點,樓下那張「醜」照的「醜,當然也不是。)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21 23:20 回覆:

先謝謝沉潛先生,希望您這篇回應不是被我“逼”出來的就好,

黑鏡頭的黑,忽然教我想起了近日沒多久看過的電影黑天鵝“black swan”,

聽說有觀眾看到“吐”-是真的吐,好像因為受不了其中女主角自殘的

那一段。事後她對記者說她本以為黑天鵝是黜有如“天鵝湖”的舞臺劇

那般具美感的片子,未料大失所望,真不值得。

基本上,我還挺同情這位觀眾的,因為看電影看到吐,真是恐怖,可以

“慘不忍睹”來形容,然而那電影中女主角,卻在片尾最后一幕謝幕後,

露出最美麗滿足的笑容,說了句“是的,這才是我覺得的最完美的演出”

——-一

異色也“放肆”地胡說;對于主角而言,“生命只有屬于自己的一種

完成”,完成的本身就已經是完美。至于情節劇力中不管是任何形式的

跌宕起伏,真的“從來不是重點”,因而“黑天鵝”的黑一樣跟黑鏡頭,

或丑照(黑暗的直觀)當然從來也就不是重點。

我們如果無法“逼視”所有的黑,或走進黑的核心,或有許多的理由支持

,最多用的是“我們何須讓自己不舒服?”但為什麼還是有人會在看完片

子後靜靜地流淚?奧斯卡如果要以恐怖鏡頭刺激觀眾,那讓“電鋸殺人”

獲獎就好了

沉潛先生對于一個故事的“手段”的態度是冷靜的,而手段之于一個故事是

否有其“必要之黑,必要之惡”?需要很大的理解和滲透。前題是我們到底

有沒有關懷?或許關懷會晚點到,或許不會在第一時間先行激動,最重要的

是,我們能否以平等心對待每一個在我們看來或是殘缺(實際上卻只是黑表象)

的靈魂?

謝謝沉潛先生的胡說八道,也成了我媒介“請君入甕”的修辭。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不熱鬧也
2011/07/19 09:32
有好一段時候沒受您垂憐,張著鼠目回來探頭,見到黑白以外再加一張彩色美美的,是後來加上去的厚?也是,早該中和一下了,可往下再一瞧,哇!嚇人不!是鬧場的?您的格子真的是招蝶引蟑螂,好不熱鬧也。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20 12:17 回覆:

老仔先生何須如此恭敬,我還“垂簾聽政”哩。不過就是異色稍微去關注

了些生活瑣碎,怠慢而已,不過,您這“鼠目”本來也忙不迭去瀏覽更有看

頭的美妙格子,不然也不會失誤到問我“照片是后來加上去的嗎?”,嘿,異

色那如此二百五?所以,結論:您老哥應是看了我的文章一半時,即因為腦中

多巴胺只減未增,因此感覺昏昏欲睡。我們寫文,不就希望多巴胺同時多生產

一點?老哥這會兒倒是看得仔細啦,感覺上您終于從昏昏欲睡中轉醒過來,

本格子的好處即是,開放所有人(對我有任何意見)的格友的言論自由空間--

盡管不知所以然也行,安慰的是,來者多半都以持平論之,但偶爾有些怪調

異色也能接受任憑發揮。

老哥,有啥大事啦?不就馬上去看你了。


痴人如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在別人的故事中,流著自己的眼淚
2011/07/19 07:44
這幾個字,力道十足呀

我們常會發現,幾千幾萬個字
緊緊密密擠進一張報紙,一篇文章,一個故事
有些段落就特別會跳出來與你相印,然後你滿心歡喜感動莫名;
因為那〝段落〞!
通常具有某種特殊的情感,某種特殊的意義,某種特殊的傷痕
那是股極細微願力的拉扯,因為你帶著情緒
而這些字帶著韻律,帶著情感,帶著生命
來與你發生了專屬的相應

這些黑鏡頭,更是憾動人心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20 20:32 回覆:

如青好;

相信你最近應是非常忙碌,百忙之間還來探望真讓我感動。在此先祝你畫展

成功。我想,你的感受,會激蕩起很多的靈魂,我們一生里,有多少次也

因為在別人的“段落”中得到某種惺惺相惜的感情;而覺得自己不孤獨。

雖然,那匯流之后,我們即不可免地又各自奔向各自的前途,但如此相應後,

那塊“專屬”區域,依舊伴著我們,我們或許會因為老了淡忘了對方的名字,

但所有相通的靈魂也無需靠名字的辨識。不是嗎?

異色在此也替詩人如青打廣告,希望格友們如果有空(包括我自己),務必

要去給如青打個氣,他的展覽,生命力之強大,非常值得我們去賞味,去給

自己一個驚喜。

多謝來訪。


異色老友
來亂的
2011/07/18 11:56

人家不管,人家也要長官將我改造成美人魚啦。不能厚此薄彼啦。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20 22:46 回覆:

嘿嘿,你啊--別用“異色老朋友”混過,就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

反正我僅記嚴歌苓小姐的箴言:“審美的最高境界是審丑”--

所以,姑娘不逃避,我覺得你很美啊,何須改造?

(如此我應該是已經在最高境界了,呵呵,算不算反將你一軍??)

您就呆在這吧。安啦----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逛了一大轉
2011/07/17 23:39
推崇妳文章的人特別多,妳如果不繼續寫,怎行?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18 10:10 回覆:

繼續,是理想,

我是最沒規劃的作家。

就隨靈感吧。

倒是您,因為才藝多類,又常聽人家贊你人特好。看來比較盛情難卻。

在此還是要多謝你一次(你還真把我繪成了海洋里的生物)!

看來,我可以省錢去潛水了,我好像已經在水底了:)

在這暑氣未消的季節,倍覺清涼。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Books are....
2011/07/17 04:53

One more - Books are gifts that you can open again and again.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07-17 20:15 回覆:

Dear friend  :

Good point!  how lucky can we get  gifts

 that we can open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Makes me feel another one  :Hearts are not had as a gift,but hearts are earned.:)

Thanks.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