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驅魔少年] 第232夜漫畫感想
2019/05/15 13:48:55瀏覽3786|回應0|推薦30

 

驅魔少年-第232夜彩圖

不是我要說,星野老師這次繪製的封面圖滿滿的都是少女情懷啊!

飄灑散落的花朵之中,被花團簇擁的女主角,目光微微飄向男主角所在的左下方,露出一抹含蓄幸福的微笑,再加上充滿可愛風格的《D.Gray-man》標題字型……

這構圖就算拿去當少女漫畫的封面我也信啊!XDDDD

 

不過後來星野老師在Instagram上提到,封面上的花是英國報春花,剛好呼應此次於春天發售的季刊。

嗯……以畫面來說,確實是很成功地表現出春天的氣息了,但亞連的形象也是越來越春意盎然(?)了呢www

 

 

可是話說回來,如此春光明媚的封面,恰恰與這次的漫畫內容形成極大對比。

 

時間回溯至亞連小時候,那段他被稱呼為〈赤手〉,受盡欺凌與虐待的時光——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因為天生擁有一隻畸形的左手,導致〈赤手〉難以融入外面的社會。被賣到馬戲團之後,又因為不會雜耍和特技,以及其他私人因素,只能做為一個打雜工每天努力混口飯吃。

馬戲團這個行業在社會中的地位本來就不高,打雜工的身份地位更是低下,連朝夕相處的團員們也不重視他。

從上面這段漫畫劇情裡就能看出,當〈赤手〉將飯菜送到各個團員的帳篷裡時,沒有任何人想和他寒暄,沒有任何人將他視為同伴,就算這個打雜工哪天突然消失了,也不會有任何人在意。

而瑪那,大概是這一天裡第一個對〈赤手〉露出笑容的人,也或許——是〈赤手〉生命裡第一個不帶心機與算計,給予他友善與溫柔的人。

 

驅魔少年-第232夜標題頁

這張標題頁的構圖很有意思,明明瑪那才是身穿小丑服的表演者,但仔細觀察可以發現,舞台的聚光燈並不是打在瑪那身上,而是打在〈赤手〉身上。

〈赤手〉不是舞台上的演員,不是被舞台下的觀眾注視的對象,他面對的是畫面外的觀眾——也就是現在正觀看著這部作品的各位讀者們。

接下來要拉開序幕的表演,是一段關於〈赤手〉的故事,也是一段關於《驅魔少年》主角亞連的故事。

 

同時,這張標題頁的構圖也和先前[第89夜]的標題頁構圖類似。

驅魔少年 第89夜-悲喜劇

差別在於,[第89夜]標題頁裡的「伯爵套裝」和【神丑】都被聚光燈所照射,且他們平行站立,互相敵對競爭的意味相當濃厚。

而[第232夜]標題頁裡的瑪那與〈赤手〉則是前後站立,聚光燈只聚焦在其中一人,反倒有著互相扶持、依賴的隱喻。

……諷刺的是,「伯爵套裝」依附著瑪那,而【神丑】正是亞連的武裝,不管瑪那與〈赤手〉之間的羈絆有多麼深厚,最終,當他們披上那層「皮」時,他們注定要彼此對立、互相廝殺。

 

 

回歸正題,〈赤手〉因為不會雜耍和特技,無法上台表演替馬戲團賺錢,因此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替其他團員們處理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各種雜事。

整理並清潔團員們表演用的道具也是其中之一。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正因為沒有一技之長,沒有生產能力,〈赤手〉在馬戲團裡的地位相當低下,所以除了份內的工作以外,向團員們阿諛奉承也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義務。

但是〈赤手〉不喜歡這些團員,這個馬戲團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安身之所,在這裡,他沒有朋友、沒有同伴,沒有人會真正喜歡他,因此他也不屑擺出虛偽的嘴臉去刻意討好別人。

而這一點——剛好也成為了〈赤手〉被團員找麻煩的絕佳理由。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這位小丑就是先前在小說篇章〈Lost Fragment of Snow〉和漫畫裡都被特別提及過的康吉摩。在所有的馬戲團團員裡,他是最喜歡虐待〈赤手〉、把〈赤手〉當成出氣包的人。

但〈赤手〉當然不是那種會默默忍受不公平對待的孩子。所以儘管對方是個大人、儘管自己根本不可能打得贏對方,〈赤手〉還是反擊了。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也就是這種反抗行為更加激怒了康吉摩,讓康吉摩得以順勢將所有的怒氣——不管是不受歡迎的壓力,抑或是必須委身屈居在這種小馬戲團裡的不滿——全發洩在〈赤手〉身上。

 

在小說裡曾提到,康吉摩無法忍受有人比他更優秀的事實,但最近新進的小丑(瑪那)卻搶走了他的風采,因此他才藉由欺負〈赤手〉來消氣。

而這項事實,也能從本篇漫畫的前段劇情中看出端倪。

驅魔少年-第232夜截圖

小說裡提過,在馬戲團裡發送飯菜的順序是依照每個團員受歡迎的程度來決定的,小丑康吉摩的送飯順序在非常後面,甚至在剛來馬戲團沒幾天的瑪那之後——兩個同性質的小丑,相互比較之下,孰優孰劣顯而易見——暗示出康吉摩的地位正面臨極大危機,也因此使他更加焦躁不安,而這份焦慮與怒氣,便只能宣洩在〈赤手〉身上。

 

康吉摩毆打〈赤手〉所發出的巨大聲響很快地引來了馬戲團團長前來一探究竟。

驅魔少年-第232夜

一看見團長,康吉摩立刻換上恭敬諂媚的嘴臉,甚至誣陷〈赤手〉以便將自己的惡劣行徑合理化。

〈赤手〉怒瞪著康吉摩,疼痛使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然而就算說出來又有什麼用呢?根本沒有人會相信他。

驅魔少年-第232夜

這裡團長所提到的「展示用的籠子」,日文寫作「見世物小屋」,指的就是流行於1840~1970年代,一些馬戲團和嘉年華中常見的「畸形秀」。

畸形秀」(Freak Show)是一種以反常現象和畸形生物為主題,給參觀者帶來精神上衝擊的特殊展覽。其內容千奇百怪,例如高得出奇的人、同時擁有男女第二性徵的人,或擁有其它怪異情況的人或動物;而吞火、吞劍一類的表演也可以成為展覽內容。此外,一些極端的紋身和穿孔有時也可以在畸形秀中見到。

〈赤手〉的怪異左手臂毫無疑問地就是「畸形秀」裡最喜歡的展示品之一。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這裡,團長在羞辱完〈赤手〉後,伸出左手抬起〈赤手〉的臉頰,以大拇指的指腹刻意搓揉了他的唇瓣。

這是建立在權力關係上的性騷擾,同時也是團長刻意要讓〈赤手〉認知到渺小的自己到底有多麼無能為力的手段。

 

對命運和未來感到絕望的〈赤手〉,忍著身體上的疼痛與心靈上的無力感,一個人走出馬戲團帳篷,任憑冰冷的白雪汲取走他的體溫。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冰冷的氣溫讓〈赤手〉的腦袋漸漸清醒,滿溢的無力感逐漸轉化為憤怒,他痛恨自己的命運,更痛恨那些帶給自己不幸的人;但他絕對不要向命運低頭,也絕對不要向欺壓自己的惡人屈服。

在悲慘的生活裡,倔強的〈赤手〉唯一能守護的東西,也只剩下自己的尊嚴了。

 

這時,一道悠揚的歌聲傳進了〈赤手〉的耳裡。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驅魔少年-第232夜

最近新進的小丑,還維持著表演時的裝扮,一個人在雪花紛飛的夜晚裡,對著明亮的圓月高歌。

旋律清幽平靜、卻帶有淡淡悲傷的【奏者之歌】,伴隨著點點雪花飄蕩在深沉寂靜的夜空裡。

小丑專注地凝望明月,彷彿在向明月祈禱。而他口中所哼唱的曲調,卻意外地讓〈赤手〉感到熟悉——明明是一個喪失記憶的孤兒、一個沒有人愛的怪物,為什麼會對這種柔美的歌曲產生熟悉感?

也許,是潛藏在〈赤手〉身體裡的內亞的【記憶】使然吧。

 

 

在《驅魔少年》的故事裡,不難發現「月亮」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象徵符號。

除了因為驅魔師們必須經常在晚上與【惡魔】戰鬥,致使「月亮」時常作為背景出現在故事劇情裡,在某些重要片段中,「月亮」似乎也帶有某些特殊的含意。

例如當亞連的左手被帝奇破壞、心臟上還被開了一個洞,正處於死亡前的彌留之際,他看著夜空中的月亮,覺得「月亮」正在逐步向自己逼近,並對「月亮」產生了恐懼。

驅魔少年 第7卷-第57夜

「月亮……看起來為何這麼大呢……不要……別過來……我還沒……還沒……」(亞連/第57夜‧crossroad)

 

而在此之後,亞連於昏迷中所見到的夢境,也刻意強調了「月亮」的存在和變化。

驅魔少年 第7卷-第59夜

「咦……?天上的月亮是白色……可是水面的月亮卻是黑的……」(亞連/第59夜‧白色悸動)

在這個夢境裡,亞連於水面上看見的情景並不是普通的倒影,而很可能是另一個「過去」、「未來」或者「平行時空」。(假如【千年伯爵】的特殊能力真的與【時間】有關,那麼這三個的可能性都很大。別忘了這段劇情的下一幕就是「內亞」(【千年伯爵】的半身) 直接透過水面出現在亞連面前。)

在亞連夢境世界裡的月亮是白色的,但在水面裡的月亮卻是黑色的,從這一點就能看出「月亮」帶有相當強烈的暗示。

至於這個「月亮」到底暗示了什麼?

雖然現階段我也還無法百分之百確定,但我猜測這個暗示可能與諾亞一族的信仰有關。

(相關分析與推測請參閱 [驅魔少年] 伏筆整理&劇情推測 (6)。)

莉莉絲」不僅是人類之母惡魔之母吸血鬼的始祖,她同時也是一名「夜之魔女」。

人們相信「月亮」是莉莉絲的提燈,相信她會在黑暗中為女巫指引正確方向並帶來希望。(其實不止是女巫,凡是遭受到正統教會迫害的「異端」,大部分皆會傾向將「莉莉絲」視為他們的守護神。)

 

而在《驅魔少年》漫畫[第132夜]的標題頁裡,也曾經很明確地描繪出以「月亮」做為提燈的意象,再搭配其標題「奏者」,恰恰與此話瑪那對著月亮歌唱的行為相互呼應。

驅魔少年 第14卷-第132夜

 

如此一來,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亞連臨死之際會突然對「月亮」產生莫名的恐懼。因為他是驅魔師,是隸屬於正統教會的神職者,也就是「莉莉絲」的敵人。

而亞連夢境中水面裡的黑色月亮,則可能代表了在「另一個世界」裡,「莉莉絲」失去了她的力量,提燈裡的光芒被熄滅,絕望與黑暗壟罩了整個世界……

 

至於本話中,瑪那對著皎潔明月歌唱的行為,也正是將「月亮」視為他的路標和希望。他向「月亮」祈禱著,期望總有一天能找到另一個熟悉這首歌曲的人——他的弟弟「內亞」。

 

 

驅魔少年-第232夜

目睹這一切的〈赤手〉,左眼不自覺地流下了眼淚。為什麼會哭呢,這一點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相當令人在意地,為什麼〈赤手〉只有左眼流淚?

之前漫畫中有幾次,當內亞的手觸碰到【千年伯爵】或【惡魔】的左臉時,他們的左眼會流出血淚。當時我推測這個現象可能和被封印在亞連左眼裡的「瑪那」靈魂有關。

但是現在的〈赤手〉與瑪那人都還好好的,那麼〈赤手〉只有左眼流淚是否有什麼其他隱情呢?

 

最後,在「亞連」(狗)的呼喊下,瑪那離開了雪地。

看著一人一狗離去的背影,〈赤手〉只覺得對方是個超脫常理的怪人。

驅魔少年-第232夜

而克勞斯的魔偶——迪姆恰比,在監視瑪那之餘,也默默地注視著〈赤手〉……

 

 

—————————————————————————————————————

 

 

身為《驅魔少年》的粉絲,應該大部分都知道這一話的內容是在描述小說篇章〈Lost Fragment of Snow〉裡的故事,雖然漫畫劇情與小說劇情在細節上有些差別,但情節基本上是大同小異的。

〈Lost Fragment of Snow〉的小說篇章內容當初是先由星野老師構思劇情,再交給小說作者城崎火也撰寫,而漫畫畢竟才是由星野老師親自執筆的故事,所以在小說與漫畫的劇情差異上,我之後基本上也還是會以漫畫劇情為主喔!

 
( 興趣嗜好電玩動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ll01234567893&aid=126235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