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十三)
2010/10/23 08:44:51瀏覽102|回應0|推薦16

躺在綠色塑膠皮加層白布診療床上;住進大醫院前洪父把自己當成感冒,都到這家信得過的地方診所看診。醫生隔個紅豆杉屏風和他竟然談上紫檀木家具,說著說著還拿一本厚厚的古銅錢參考書給病人看,很快想將話題轉到醫生這方面的雅好上。他一輩子在林業公司上班,什麼木材稀有、什麼材質值錢他是十分內行;談到銅錢,他只能一邊挨著生理食鹽水的滴漏,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想結束話題。紅潤的面光讓他單鳳眼的雙目變得更細小,和邊上陪著、遺傳他母親濃眉大眼的洪庶成了強烈的對比。他把書往床邊一擺,柔和地看著軍官兒子:

「你看看我這個手,事業線直衝上智慧線,算命的說我一輩子不用愁工作的事兒,到死都有工作做。哈,你伸出左手給我看看。」

他不知道父親這時候怎麼有這個雅興談手相,畢業典禮那年父親剛剛決定離開那家半國營的林業公司,到縣總工會謀個什麼組長之類的新職,所有人都羨慕他,直誇老洪就是有辦法。搞工運他是十分熱衷和熟悉的,雖然每天處理勞資糾紛走闖在勞方與資方之間,使用的語言都是台語,他那口外省台腔其實並不怎麼靈光,但從小在東北家鄉受了段日本教育,當時儘管打從心理排斥日本所有,誰想到流利的日語來到這個陌境竟然管了大用,每到重要時刻衝口而出,不管對資方或勞方,好像大家都變自己人一樣的親切,尤其是企業老主人更是如此。

沒多久總幹事出了缺,他曾經對洪庶說,這個位子不是本省人根本拿不到,除非得花錢買。那時他看到父親光彩的眼神說,小仔喂,你看著吧,你老爸將不花一毛錢就拿上!果然洪父取代了這個位子,約莫聽說是巧妙運用了各派系之間的矛盾。也由那個時候開始,他又把戒了十餘年的酒重新喝上,那個女的也是這個位子上遇到的。

「上回和你媽到部隊去看你,你管部下太嚴,你得改改。還沒到你隊部,大門口衛兵一聽說找你,每個人像碰到瘟神一樣的緊張,還說洪輔導長是正期生,很厲害,沒有人不怕他,連隊長都一樣。我知道你律己很嚴,什麼事兒都帶頭自己做起,以為每個部下也該有你這個態度,你畢竟是輔導長啊,要帶得住人心喔。」

「部隊事情太多,一下子管四五百個人,哪個洞出個什麼問題都不行。我知道我是嚴格了點,但這是部隊,很難不求紀律。」

「你就是這樣,太好緊張,把自己繃得緊緊的。小時候只要一訓你,過沒十分鐘你就胃痛臉煞白,站都站不住;沒想到今天訓人的是你。對了,那天那個很有禮貎的小仔兒叫什麼郭....,不是說他父親生病了?那個小孩很好,有機會你得提拔提拔人家,知道嗎?」

「他父親剛剛去逝。」

「啊!怎麼會?是怎麼....」

「肝癌。」

「怎麼就這麼....唉,人生唷....真的,你要好好照顧人家,啊!」

洪庶看到父親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下來,好像還儲有些許淚水。這麼多愁善感在洪父臉上是很少見到,他年輕就離鄉背景走闖大江南北,過著命運深刻的逃難移民生涯,一生靠著勇敢踏實走過所有艱難險阻,如今卻為了一面之緣的小孩感受若此,洪庶心理真有說不出的不願和不甘。上回老父老母怕他剛剛失了個兒子打不起精神,特為請了假風塵僕僕的到岡山部隊看他,突然洪庶覺得這個躺在床上的老人,才是自己生命中最最熟悉和最最陌生的親人。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526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