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七)
2010/09/28 23:35:38瀏覽189|回應0|推薦39

「先生,你晚上要在店裡用餐嗎?到時候會有人到上面的小攤去買;今晚我們打算吃竽頭稀飯,你要買的話一碗五十塊錢。」

那個櫃枱小姐眼也沒抬的這樣說著,洪庶真的覺得這家旅館經營的方式有點奇怪。方才在一個外觀還算宏碩的寺廟前他曾經下車拍了幾張照片,廟前橫轅三個金黃色的字鑲著「福興宮」,他知道路是走對了,那家山莊旅店應該就在附近。一路趕來明顯都是往上走的坡路,這裡的海拔應該不低,只在廟前往下望深深一落山谷,平視則是一重一重的山巒起伏。電話中旅館小姐曾經特別叮嚀會路過一家廟宇,只往對面轉彎下坡、盤過幾個鄉間民房就會看到山莊的招牌,沿著再往上的青草小路,就直直到了車子不容易轉彎的店門口。

「福興宮」像是這個地區的主要守護廟,座落在這麼深山裡廟牆看起來明亮簇新,就知道這裡的曾經繁盛。事實上廟座周邊雖然不是很熱鬧,也曾看到包括便利商店在內的幾片店家,他並沒曾注意是否有販餐的店家或攤位,但離開這裡要能找到買正餐的地方,怕是半個小時的車程也到不了。兩百餘間的中大型旅店,照說應該備有自營的餐廳或餐飲部,但她卻說要外出買竽頭稀飯。除了早餐洪庶向來不吃稀飯,尤其聽起來除了一碗熬煮稀飯外,不會有什麼佐餐配菜;那小姐這麼一問,洪庶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應,一下想起走到廟附近車子不但要再次下行、還得爬個不算短的坡道,心想暗夜山路能免則免,所以迷迷糊糊回說那好吧,順便由背袋小拉鏈裡掏出一枚五十元硬幣。

走向二樓住房,深邃的走道雖然有幾盞小灯仍顯黯澹,才一推門進房洪庶發現只是一層空薄的三合板門,鎖孔無言地裂在喇叭圓把的正中間,這樣的門在很多恐怖片中,有心人只一襲薄薄卡片就能輕易突破,有一股寒氣像從他的脚底直衝到他的背脊,怎麼都教人難放下心。一進門左邊又一道比大門狹小材質同樣的隔門,裡面除了馬桶洗臉枱,還有一只小浴缸,如要把人硬擠進再封口時,需得先命令這個人手脚貼著肚皮捲曲起才有可能;十四吋的小電視在鏡枱中間張望,一座樣子很特別的枱燈立在小雙人床側邊的木製茶几上,材質也很粗陋。

他摸了摸那張床,習慣性地用膝蓋頂了一下,那床嘎地發出一聲怪響斜向一邊,活像一個仰躺的人調皮地縮捲軀體,還把個扭曲的手脚向天空直直伸開,像豬籠草要鉗住誤闖禁區小甲蟲前的靜默陰森表情。床頭緊挨到一片片合成板材的後牆,洪庶心裡猜著與隔壁房間只隔著這些木板薄片,下意識地勾起右手食指輕輕地敲著,扣扣地音響證明了他的心思,也讓他打從心裡開始武裝著。透明的窗戶可以說是這間房最符合人性的安排,那些遠遠繞著如削刀半山的浮雲,一下子好像都順從的飄到別幾座山圍去,整個窗外景像不知是因為天將暗、還是隨著洪庶的心情波動,變得完全沒有色彩;他順手把兩個掛鈎兩層簾布都一齊放下,並且把那只怪燈捻亮。

他從黑色背包裡找出一付瑞士刀,那是準備偶爾填補些梨果時耍用的,他把它和著一支筆長型的電筒放在另一個枕頭下,也把手機攤軟在床頭唾手可得之處;然後再拿出卡夫卡的”蛻變”,想著那個執意的士官之於那具”流刑地”的虛脫,並隨著那”旅行家”的對抗技倆,漸漸地好像自己也無端地被帶往軍人執行死刑的地方,思想一下子變稀,變遠,變模糊。霎間一聲巨響把洪庶的魂魄徹頭徹尾地碎散,他驚慌地從薄床中坐起尋找聲響的方向,才發現一只細長的室內電話,藏置在那只枱燈高座的後面,他不知道為什麼進門時那麼小心的審閱過一回,卻還遺漏掉,他覺得一陣頭暈,像是沒有真正醒來。

「先生,我們的晚餐回來了,是你下來吃,還是我給你送上去?」

扒著因為熱度有點變形紙碗無意識地吃著的時候,那個先前躲在櫃枱的小姐突然幽幽地說,他們的莊主就快回來了,還說要請這晚唯一的住客喝頓茶。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53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