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四)
2010/09/22 20:33:35瀏覽186|回應0|推薦18

小時候偶爾聽大人們說五峰再往深山去關了一個很重要的人;洪庶當時唸著天主堂辦的幼稚園,每次彌撒時都被指定擔任小樂團指揮。賽夏族外公對大外孫的這個榮耀很是快慰,每回把洪庶背在背上逢人就講、逢人就誇,羞得他每次都把半個頭窩在外公的背上,然後留只黑大的眼珠子怯生生的看著別人哈哈一笑的反應。

他一直不知道那個很重要的人就是東北王張學良,就好像幼時生命中很少裝下也是由東北隻身逃難來台、長期與母親感情不睦而很少謀面的親生父親一樣。 那時週遭的所有人都說著山地話,在山上生活他也用得很自然,一直到後來才知道,賽夏族是一個很小的部族,與包圍在四周的泰雅族早就水乳交融,連說的話很大半都已是泰雅族語。後來終究離開山上投靠親爹,把外公外婆都丟在記憶之後,把賽夏族語泰雅族語丟在記憶之後,把東北王忘却,甚至把個親娘也抛在生命之外。

「小庶,這個天主堂記得嗎?現在外公外婆就住在下坡到天主堂橋外,左轉直走二姨的家,二舅住在右上方斜坡第二棟的紅瓦平房,等一下會在阿公那裡和你們會合。」

「小庶,小庶,大舅舅很想很想你們欵,阿公老了,想你想得哭了好幾次,每次都罵媽媽不該把你們送走,現在身體都不好了。你們是山裡的小孩,不要忘記才好。」

那是分開二十多年第一次返鄉探望長輩,洪庶都退伍離開軍旅好些年了。軍校他唸的是新聞系,一直都有真正作一個記者這樣的夢想,恰逢第一個文人陳部長主掌了國防部,給了他機會轉往民間電視台工作。山上的舅舅突然給大姐來電話,說外公很想兩個外孫,所以有了今天的重逢。大姐一家人也都到齊。

大舅這樣說的同時,洪庶望了望五峰小小的街道,路好像變寬,左邊的商店還是那幾家,和記憶相比就是破舊了些。在往上應該是鄉公所和大姐唸到三年級的國小,再後面就是接連在一脈緜亙的中央山脈,也是被稱為山地人主要的根據。至於二舅住的山坡一片和大舅所說左轉到二姨家一路,應該是後來才開發的,當時進幼稚園吊橋前,都要經過兩邊長滿草木的荒涼所在。他荏弱地發現記憶這般無助,又一再玩味「你是山裡小孩」那句如幻的警示,沒錯,高山才是這裡的生命主宰。

「小庶,小庶,啊喔,小庶!@#$%#$@.........」

「外婆說你已經長很大,在外面都不敢認了。她說太想念你們了,眼睛都像小米揉成乾掉的麻糬,祖靈不會原諒這種事情發生。」

二姨為外婆充當翻譯,一句一刺心的溝通著。

「小庶啊,小庶!@#$%#$@,@#$%#$@.........」

「阿公說從小背著你長大,他相信山神會把你召喚回來。阿公老了,再沒機會再見到你,小庶喔,阿公說小時候他告訴你山神的故事,不知道你有沒有忘記,他說有一天他走了,一定會把狐狸顧得好好的。他要你回去告訴你爸,他會明白的。」

一夜的唱歌深醉,洪庶握著車子方向盤把得輕輕的,一路上誰都沒有多言。兩旁的高山深沈的顧望著,薄薄的雲像帶有一點水氣,把個新竹山道的天空染得藍藍的。他仔細的把昨天的對話儘力的回憶著,玩味著,心理像有千斤重。他不知道有沒有能力把這樣的心情帶回都市,也不清楚還有沒有機會再還給高山來定奪,只一分一秒的開始淡忘著。

隔著幾年的年頭,他回來奔喪。外公躺在老家客廳怎麼看都小小的棺木裡,外婆說別再打開看。年尾父親也走了;隔年,外婆也走了,他沒能再回。後來,連媽媽和二姨都走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35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