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二)
2010/09/19 18:20:33瀏覽216|回應0|推薦36

「輔欵,你現在在哪裡?已經六點十五分了,我這裡都準備差不多,來賓也來了超過八成,我看還得增加桌次;大家都在等你們。」

「隊長,我知道。外面雨真的下得太大,車已經在民族東路,快轉向復興南。這裡兩邊都堵得不像話,我想大概半個小時可以到得了。麻煩你要我同學張復興和飯店裡說一聲,桌次就請他看著辦,好嗎?這雨,啊,真不好意思。」

「哈哈!沒問題啦,哪個喜宴不拖到七八點才正式開始?我要他們都列在兩旁,你們只要一到,劍門就可以開了。放心,其他的事兒我會張羅。」

三千五百西西黑灰相間的凱迪拉克有一搭沒一搭繼續往南京東路環亞飯店踽行,洪庶著一身空軍大禮服,刻意換成白亮襯杉在禮服第一個釦子上的V型間,藍色制式領帶扣了一個有棱角的領結,左胸堂別了一排彩色勳章,下面一束與新娘捧花相稱的紫色藍花束。洪庶即將在28歲的今天完成婚禮,她小他四歲;一個正期的空軍政戰軍官與已經踏入社會兩三年護士的婚禮。這一天行程排得滿滿,早上趁著艷陽高照,一路沿著外雙溪青青農場、故宮、再轉往風光明媚的陽明山出外景,要給婚禮留下最美麗的紀錄,沒想到下午驟然落起大雨,連七點的宴客都可能趕不上。

他偏過頭望向新娘子,一臉昂揚;輔導長在連隊裡是政戰主管,按理並沒有侍從官,排長朱令山端坐在前座司機旁,不時指揮駕車的駕駛兵,這樣的排場有如侍從。軍人嘛,講得是革命情感,結婚總是人生大事,也給連隊帶來喜氣,一天的隨伴總就是個人情事故,不會有人計較。四個人臉上因為這場雨多少有些倦容,一部婚紗公司拍攝人員寶藍色的轎車根本沒法在雨中作業,天窗早已關實只在前面充當前導;雨真的太大,一行人剛由下山伊始,雨就沒停歇過,還好似一波勝過一波。洪庶無奈地望著窗外,心理想著小時候大人阻嚇小孩在水溝尿尿的往事,噗嗤的一個人笑出聲來對新娘子說:

「我看一定是誰在水溝裡小解,今天雨才下不停;那泡尿一定滴滴答答沒完沒了,妳就實了說吧!」

「輔欵,我想要有一定是你!嫂夫人住在台北就算真心要找條有水的溝都加上蓋,怎麼可能有心思這樣做呢?對不對,嫂夫人!」

朱令山一手握著修長的銀色指揮刀,半轉過身向著輔導長和他的新婚妻子討好的說。肩上細細的一條銀槓亮晃晃的顯出他的少尉官階,兩只本來握在左手脫下的白手套,還在眼前半遮住面,像很能體會輔導長這時候突如其來的幽默。新娘子瘦長白晳的臉龐立刻多了幾道泛紅,大大的眼珠子望向新郎只顧著羞怯,左手在他的右手掌裡輕輕的一緊鬆,靜靜地給個回應。

「不知道南部天氣會不會比這裡好,明後天上阿里山該不會還下著雨吧?其實在雨中也很好,不是更浪漫嗎?隊長說客人來了不少,我那些弟兄們怕也在現場等了很久;給隊長說我只是個輔導長,不指揮儀隊,要他們開劍門實在有點過意不去。」

「輔欵,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雖然你調到總部,畢竟你還是儀隊連的長官,隊上長官辦喜事都有這個成禮。弟兄們捨不得你,好的日子為你效一次勞,每個人都心甘情願,今晚的劍門也算給嫂夫人家裡一個安慰;倒是輔欵到了總部,有機會還是要造福一下我們這些苦哈哈的部屬,嫂夫人,妳說對不對?」

車子已經走在敦化北路,一個右彎停到半圓形的大門口,洪庶望了望銀色的新錶,一滴一答的指向六點四十五分。穿制服的飯店服務生熟練地打開車門,讓這對新人慢慢的走向透明電梯,他則挽著她的手邁向他們共同的新里程。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26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