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8/01/01 07:59:12瀏覽1186|回應0|推薦71

看起來,這個年又這樣跨過了;想念的人,跨越不知抵了多少辛苦,讓思念更加!

***

那人那天起了個念頭,就領了頂著重病的老人家回鄉下老家待待,適巧老人家的弟弟暈眩在家啥事兒做不了;那人趕快擺下老人家、領了老人家暈眩的弟弟奔醫院就直衝著掛了急診。披著白袍那個到處走闖的急診醫生蒼白著臉顯得更稚嫩,忙也不說地就要躺著那老人左個抽血、右個檢驗,讓接著車那人一下子就感覺到,畢竟是親人,大老遠趕著來原本只念著重病的老人家、也就自己的爹可以出到屋外多動動,安排回老家走走,也是想讓老人家探望底下三個弟弟的近況後,提昇一點抵抗重病的意念,誰知方才抵達就押著另個老人家就醫,這不是冥冥中安排,什麼才是冥冥中!

那個披白袍的年輕白面醫生,診斷出個輕微中風那樣的判決後,像就沒再見到面了;第二天的門診多方會診的結論完全推翻了中風那樣的決斷,要老人家先回家休息,觀察些日子後再作近一步檢查,再斷。

於是那老人家回得家去,陪自己的哥哥下了三兩盤棋,那人就又拉著重病、下過棋的爹風塵僕僕的又趕回去了。

巧的是,這樣的事兒正好跨著年尾和年初一。

***

那人大清早和將醒未醒的老婆叨唸道:老,其實沒什麼,那個人不走到老?只不過,老了說了的那些週邊事兒,怎麼就顯得老而更老!可能,老的慘狀真正就是陷在老而更老的迷陣中,再也擺脫不了,妳說是吧?

女人嗯啊嘿的胡亂應了一下,矇著頭死命不理地又睡了。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109846490